杨善集:革命同志死一人,生百人!

2016-06-19 08:46:00 海南日报 分享
参与

  原标题:杨善集:革命同志死一人,生百人!

杨善集

  椰子寨村百年枇杷树下,当地老人讲述烽火岁月的动人故事。当年,杨善集站在树下,向参加椰子寨战斗的战士们发表战斗宣言。记者 王凯 摄

椰子寨的战斗遗址。记者 李英挺 翻拍

  核心提示

  6月的万泉河畔,田园清新,城市惬意,百姓安居乐业。谁曾想,这里曾在89年前迸出了一句冲破时空的有力呐喊:“革命同志死一人,生百人!”杨善集的振臂高呼仿佛仍在耳边回荡……

  善集路、善集中学、善集小学、杨善集纪念亭……行走在琼海市,杨善集的名字深深嵌入其中。这位中国共产党早期革命活动家、广东青年运动的杰出领导、中共琼崖地方组织及人民武装的主要创始人,以英勇、胆识和信仰,成为海南大地上的一座红色丰碑。

  杨善集对于革命的高呼掷地有声,永远地落在了1927年。为了追逐光明,这位琼崖才子不惜身先士卒,不惧马革裹尸。虽然硝烟散尽,那血脉深处的无畏信仰动人心魄。

  青年时期思想进步: “所得乃是革命知识”

  从潭门镇福田墟朝东北方向,经过田间公路,跨过玲珑石桥,一座清末民初特色的民居呈现在眼前,这就是杨善集故居。在周围的翠绿中,杨善集童年时与继母栽种的龙眼树依然枝繁叶茂。“如今的故居是1988年在老宅原址上修建而成的。”杨善集的堂侄杨庆太自那年起就守护着故居的点滴,到现在也已28年。

  杨善集走上革命道路,与少年时期的进步思想不无关系。1915年,15岁的他考进了琼崖中学(今琼台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在这里,杨善集涉猎各种进步书刊,接触到先进的革命思想,完成了从懵懂到觉醒的蜕变。

  杨善集的革命生涯是从“五四”运动开始的。“五四运动,我便如蛰虫惊雷,出来做五四运动的战士,在琼崖学联颇做一点功夫。兹时才算是学做现代青年的初步。”在自述《革命杂话》中,杨善集这样回忆当年的“人生转折”。

  那时的杨善集到处奔走,积极发动学生参加反帝反封建斗争,与王文明等人发动海口、府城地区学生上街游行示威,声援北京学生爱国运动。1922年考入广东公路工程学校后,杨善集思想大大进步,与其他青年创办《琼声》、《新琼崖评论》。在总结自己那两年的学习情况时,他说:“我在广州本来是入工程学校,而所得乃是革命知识。”

  聂荣臻元帅评价: “杨善集是位好同志!”

  “聂荣臻元帅是阿叔杨善集在苏联留学的同班同学。”杨庆太望着故居门楼牌匾上的“杨善集故居”几字,心生感怀。牌匾字迹苍劲有力,题字者,正是大名鼎鼎的开国元帅聂荣臻。

  1924年,中共广东区委决定选送杨善集到苏联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与杨善集在一起学习的中国学员,还有叶挺、聂荣臻、王若飞等人。”琼海市党史研究室主任谢才雄告诉记者,在莫斯科,杨善集废寝忘食地学习马列著作和革命理论书籍,思想进步很快。

  在杨善集故居的陈列馆中,有这样一份珍贵的史料:1924年12月1日,中共旅莫支部召开党员大会,批准杨善集加入中国共产党。会议记录上的入党名单中,杨善集的名字赫然在列,他的入党介绍人就是革命英烈、陈独秀次子陈乔年。

  上世纪80年代,琼海党史机构派人到北京征集史料时,聂荣臻元帅谈起当年跟杨善集在一起工作、学习的情况,深情回忆:“杨善集是位好同志!”

  为满足国内大革命对干部的迫切需要,1925年,杨善集、聂荣臻等一批学员奉命回国。“杨善集回国后,先后担任共青团广东区委宣传部长、共青团广州地委书记、共青团广东区委书记。”谢才雄说,杨善集提出广东青年运动的方针,使广东的青年学生运动、青年工人运动、青年农民运动和青年妇女运动统一起来,形成合力,使广东全省青年运动“大有雨后春笋的发展之势”。

  永不褪色的“红”: 创建中共琼崖地方组织

  在谢才雄看来,杨善集的“红”,永不褪色的特质是无条件地服从党组织调遣安排。

  1926年6月,中共广东区委任命杨善集为特派员,代表广东区委到琼崖指导地方党组织创建工作。90年前的海口市竹林里邱宅,迸发出了琼崖曙光——这里召开了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选举成立了以王文明为书记的中共琼崖地方委员会。出席大会的杨善集传达了中共第四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精神和中共广东区委对琼崖工作的指示。

  “中共琼崖地委的成立,使琼崖革命有了指明灯,谱写了孤岛奋战、红旗不倒的雄壮序曲。”谢才雄表示。会后,杨善集深入全琼各地考察群众运动,海口、乐会、文昌,学校、码头、农民协会……琼崖大地上留下杨善集的诸多足迹,在他的指导下,中共琼崖各级地方组织蓬勃发展。

  1927年“四二二”事变带来的血色恐怖,骤然让琼州大地阴云密布。杨善集奉命于危难之际,他化妆成商人,机警地摆脱国民党特务分子的耳目,回到海南,亲自领导琼崖组织恢复和发展工作。在阳江镇宝墩村召开的中共琼崖地委紧急会议上,杨善集当选中共琼崖特委书记兼军事委员会主席。同年7月,杨善集主持成立琼崖讨逆革命军并任党代表,创建了党领导下的琼崖工农武装。

  “阿叔总是带头冲锋。他带领武装小分队沿龙滚河、九曲江乘船到达博鳌,袭击博鳌港的国民党警察所、盐务所和海关。”杨庆太告诉记者,杨善集还亲自指挥了袭击博鳌、中原、迈汤等敌人据点的战斗,连战告捷。短短几个月,党领导的全琼武装队伍发展到1000余人。

  献身于椰子寨战斗: 以生命竖起不倒的红旗

  万泉河畔的椰子寨隐在苍翠椰林中,河坡边的渡口一片静谧。时间的指针拨回到1927年9月23日凌晨,小村枪响,点燃了琼崖革命的烈焰。

  当年9月,为了响应中共中央的号召,配合秋收起义,中共琼崖特委决定举行全琼武装总暴动,第一仗就选在嘉积外围的椰子寨。

  椰子寨小学书声琅琅,峒主庙旁的枇杷树亭亭如盖,它见证了89年前的惊心动魄。“杨善集和王文明所率领的部队在椰子寨会师后,杨善集在树下向战士发表了战斗宣言,而在峒主庙里,骨干们还举行了一次战地紧急会议。”谢才雄说,谁也不会想到,枇杷树下的演说,竟然是杨善集最后的奋斗宣言。

  杨善集、陈永芹带领乐会、万宁讨逆革命军到加所坡迎击敌人,指挥部就设在康氏祠堂内。“革命同志死一人,生百人,革命是向前发展的,共产主义是一定会实现的!”杨善集的振臂高呼在简陋的指挥部格外激昂、壮烈,透着无畏的共产党人的风采。

  战斗中,杨善集身先士卒,在加所坡双棺墓高地指挥作战。杨庆太曾听当年参加过那场战斗的老人回忆,“当年阿叔头戴一顶白色‘南洋帽’,敌人一颗子弹打飞帽子,可他还是站在高处指挥战斗,最后被敌人击中数弹,壮烈牺牲了。”当时他仅有27岁。

  “椰子寨战斗打响了琼崖武装总暴动的第一枪,是琼崖武装斗争23年红旗不倒的发端。”谢才雄说,9月23日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琼崖人民军队的诞生日,杨善集的生命则停留在了那一天。

  从1919年到1927年,短暂的8年时光里,杨善集用青春和热血写就一代青年的光辉人生。岁月年轮不停转,但琼海这片红色土地对英雄的追思却愈久弥坚……(记者 赵优 陈蔚林)

责编:朱马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