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数据造假理当与卖假药同罪

2017-04-14 21:27:00 山东商报 分享
参与

医药行业临床数据造假现象屡禁不止,引发社会强烈关注。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审议并原则通过司法解释,首次将临床数据造假骗取药品批文纳入刑事处罚,最高可判处死刑。(4月12日《广州日报》)

目前药物临床数据造假问题相当严重,甚至成为一种潜规则和业内公开的秘密。且不说媒体屡屡曝光的个案,单看一个数据就让人心惊肉跳——2015年食药总局曾发布公告,要求申请人对申请上市和进口的1622个临床试验数据的真实性、完整性、规范性进行自查,自查工作进行一年之后,撤回申请数量占到注册申请总数的83%。

药物临床数据造假,发现、查实殊为不易,而处罚力度又严重偏软,一直以来都是依据《药品管理法》及其实施条例的相关规定,处罚措施包括警告、责令改正、责令停产、停业整顿、拉入黑名单等,均限于行政处罚,且处罚对象以机构为主,对个人的处罚力度更加有限。

根据此次最高法审判委员会审议通过的司法解释,“对于药品注册申请人弄虚作假,提供虚假的非临床研究或者临床试验报告及相关材料,骗取药品批准证明文件的,可以按生产、销售假药罪定罪处罚”。这就是说,药物临床数据造假并骗取批文将视同卖假药,与卖假药同罪。而根据《刑法》,生产、销售假药罪最高可判处死刑。

从行政处罚到最高可判处死刑,这个跨度的确很大。用虚假数据骗取药品批文,生产出来的药品缺乏安全性和有效性,在本质上与假药无异,只是披着一层合法的外衣,而这层外衣是通过弄虚作假获得的。而且,这些药品将会对民众的生命健康造成难以预料的危害,在后果上也与假药无异。所以,药物临床数据造假不仅应与卖假药同罪,而且在量刑时还可视情节从重处罚,以此震慑犯罪,让任何机构或个人都不敢铤而走险。 晏扬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