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县改市时隔20年重新开闸:孩子长大后穿上更合适衣裳

2017-04-14 13:29:00 央广网 分享
参与

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日前,经国务院批准,同意湖南省撤销宁乡县,设立县级宁乡市。此外,10日,陕西神木县撤销,设立县级神木市;11日,浙江玉环县撤销,设立县级玉环市;12日,河北平泉县撤销,设立县级平泉市;昨天,四川隆昌县撤销,设立县级隆昌市。

这也就是大家常听到的“撤县设市”,虽说这个词常听到,但是上一波动静这么大的集中撤县设市,还是20年前的事。有观点认为,这一波县改市,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号,就是暂停了20年的县改市,重新开闸。

撤县设市,不管字面上叫什么,管辖区域没变,行政级别没变,政府部门机构及人员组成除了名字上换了个字,也没什么太大变化。那么,很多地方政府为什么如此努力地想要推进县改市?对于老百姓来说,县和市到底有什么区别?撤县设市能给新市民带来什么切实的好处?

统计显示,在1994年到1996年,全国共有95个县改市和1个新设县级市。截至1998年,我国县级市数量达437个,其中近350个为县改市。也就是说,有接近15%的县改为市。

不过,县改市一度引起盲目跟风,从而带来不少问题。比如,许多地方县级市市区农村人口比重过大,城郊比例失调,城乡概念模糊、大量占用耕地等“假性城市化”问题。在这种情况下,1997年国务院暂停了实施10多年的撤县改市政策。此后将近20年间,只有少数县成功改市。

华东师范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院城市与区域经济系、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教授林拓表示,县改市不可能永远停滞,但停滞20年之久,让县改市时间紧迫,湖南宁乡就透露了一个信号:暂停了20年的县改市开始真正开闸。

湖南师范大学经济学研究所所长刘茂松认为,撤县设市,将对宁乡进一步提升城市定位,增强城市功能,拓宽发展空间等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归农用地的指标会增加,市政建设的几率、优惠政策,国家在大型工业设施,服务设施的投资都会增加。”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支持中小城市和特色小城镇发展,推动一批具备条件的县和特大镇有序设市,发挥城市群辐射带动作用。湖南省社科院城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郭丹指出,宁乡撤县变市,就是要改变省会城市一家独大的功能,让宁乡分担长沙经济特区的功能,使长沙中心逐步地向外扩充。

目前,一些经济强县经济总量超过1000亿,已经相当于一个地级市,但却还是县级行政管理体制,这样的体制已经不符合区域经济发展需求。有人这样比喻“就像孩子长大后还穿着小衣裳一样,如果能够把县改成市,就可以给他们穿上更合适的衣裳。”

县改市,最根本的变化是在建设城市中配置资源的权力增大了。一些涉及城市建设和管理职能的部门,如住建局、城管局等,机构规模将更庞大,以适应城建和管理的需要。此外,县改市也有利于扩大地区知名度,有助于当地招商引资。

种种利好之下,随着县改市的重新开闸,地方也点燃了新一轮县改市的冲动。据统计,截至到2015年,已在民政部“排队”申请“县改市”的县超过200个。有观点认为 ,在接下来新一轮的县改市过程中,一定要设定严格的科学标准,避免一窝蜂和盲目跟风,但在林拓看来,不必太过担心会出现一窝蜂等盲从现象。“一个省一批只能报名一、两个,成功之后才能再报名,周期很长,让各省压力很大,如果第一个没成,下一批都要拖延。”

那么,县改市的标准又是什么?虽然目前县改市的新标准还尚未公布,但是毫无疑问,县域经济发达、区域内城镇化比例较高,城市规模较大的地方,撤县设市的可能性也会比较大。

林拓认为,最基本的是人口和经济水平,但标准不只是这些,还有环境承载力问题、公共服务水平以及教育水平,这次的标准更多元、更系统。

说得更明确一些:与传统的以服务三农为主的县相比,市一级的财权相对独立,在地方财政收入中的占比更大,在使用上级政府转移支付或者专项扶持资金方面也更灵活。此外,市的行政管理权限也比县大,无论是建设用地指标,还是工业项目、市政建设等,都远胜于县。

但不管是市还是县,无论政府部门的权限有何变化,都不能忘记,行政区划调整的最终目的还是增进民生福祉,让老百姓切实体会到,日子过得更有滋味。(记者 何源 朱宏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