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吴晨光:"水源"是媒体角力的永恒话题

2017-01-05 07:57:00 中国青年网 分享
参与

吴晨光曾在许多场合强调,“内容获取能力与内容分发能力,是决定未来媒体的两个最重要的因素”,但内容审核的重要性也日益凸显。

中国青年网北京1月5日电 (记者 吴阳)一边是内容创业浪潮汹涌,一边是内容聚合平台方兴未艾,2016年的中国互联网媒体领域很不平静。风浪迭起中,吴晨光转战一点资讯已经20个月。2016年底出炉的《自媒体之道》操作手册,夹杂了他颇多思绪。正如手册序言的题目《水源决胜局》--“水源”成为这一年多他思索的原点,也将成为新一年内容聚合平台角力的关键。

2015年4月,吴晨光对外证实:将离开搜狐,入职一点资讯,出任副总裁兼总编辑。随后的一本《超越门户》成为“送给老东家的礼物”,他以此结束了自己的“门户生涯”。

对于转型,吴晨光认为,成功的转型不是从一个岗位到另一个岗位,从一个公司到另一个公司,从一类媒体到另一类媒体,而是能够在新的岗位、新的公司、新型的媒体找到新的自我--包括从格局上、战略上、思维上、行动上去适应变化,重新定位,全面突破。

从门户网站到一点资讯的转型,吴晨光将其比喻为“中国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门户网站总编辑有权力决定头条、二条,读者只能是被动接受。这正如中国曾经施行的计划经济,由国家判断供给量。“但一点资讯颠覆了这种传播模式,开始‘千人千面’的探索。它把用户放在了‘甲方’的位置,我们通过用户的位置、机型、个人信息,以及在App内的浏览习惯等,判断个人兴趣、给出用户画像,然后把经过细分的文章匹配给相应的人。总编辑和编辑只是起到宏观调控作用--比如对稿源、对重大突发事件的处理,但内容分发的主要权力移交给了算法。这正如同今天的市场经济,由市场决定供需”。

内页上的“内部资料,注意保存”,让还未面世的《自媒体之道》保持了一种神秘感。一些章节和片段在网上一经传出,便引来行业的高度关注。

《自媒体之道》中,吴晨光对“水源”的理解和把握开启了新的篇章。早在2015年,他借用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的话,“如果把一个媒体的技术团队和产品团队比作做容器的人,那总编辑和编辑就是往里灌水的--把握水的质量”。

“灌水”、“治水”,吴晨光的压力并不小。两年来,一点资讯的最重要竞争对手--今日头条全面发力运营自媒体,对外宣称“要做中文世界最大创作者平台”,使他更紧迫认识到自建内容生态系统是场苦战。

2016年末,再次谈起内容生态系统,吴晨光更清楚地认识到,按照一点资讯算法推荐“千人千面”的分发模式,除了要满足用户对新闻的需求,还要满足用户更多个性化需求,例如教育、健康、母婴、汽车、足球……因此在机构媒体外,一点资讯必须引入更多自媒体内容。

自媒体竞争2016年达到了白热化地步。在一点资讯推出“点金”计划以吸引自媒体人的前后,今日头条发布了“千人万元”计划,腾讯发布了“芒种”计划。2015年7月入驻一点资讯的自媒体号不足5000个,到2016年底这个平台上的自媒体号超过了12万。

吴晨光曾在许多场合强调,“内容获取能力与内容分发能力,是决定未来媒体的两个最重要的因素”,但内容审核的重要性也日益凸显。由于自媒体缺少专业性把关,大量的谣言、标题党文章、色情内容、软文以及口水帖,如同污水一样不断涌入。一点资讯启动了“水源清理”计划。拟定一套严苛的审核标准,在一年内清理了1.5万家自媒体。

“手册是我从搜狐到一点资讯心路历程的回顾:从‘纯编辑’到‘编辑+算法’,从‘纯人工’到‘人文+科技’,是艰难而又快乐的探索”。《自媒体之道》出炉后,吴晨光的“水源格局”更加清晰。

此前他提出,“内容获取能力与内容分发能力,是决定未来媒体的两个最重要的因素”。今天,决定一点资讯“水源生态系统”的因素变成了四个。

“将整个一点资讯的框架纳入到‘水源生态系统’中”。这个系统包括“内容获取”、“内容审核”、“内容分发”、“内容互动”四个环节。

四个环节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如何让它具备自净功能,成为吴晨光思考的方向。

内容获取就是“灌水”,邀约内容生产者入驻一点资讯的平台,提供内容。但获取的内容不能随便分发,必须经过审核,审核之后才能分发,分发之后才能让用户互动。

但吴晨光不认为这是一个简单的线性结构,四个环节应该形成闭环。

内容获取是内容审核、分发、互动的前提。但如果内容审核不及时,会导致内容生产者的流失;内容分发不精准,也会导致内容生产者的流失。用户互动中体现的内容需求,也决定着内容拓展和邀约的方向。

所以四个环节有着复杂的关系。将整个一点资讯的框架纳入到四个环节之中,才能形成一点资讯具有自净化能力的“水源生态系统”。吴晨光认为,这中间的难点是“判断用户需求”。这将是一点资讯未来着力的方向。

对话:

中国青年网:我们注意到早前您在许多场合提到媒体的内容与渠道的时候都使用了“水源”的概念,《自媒体之道》的序言也是《水源决胜局》。这种思想的源头是什么?

吴晨光: “水源”的提法来自张朝阳,在搜狐内容团队是做水的,产品团队是做杯子的。后来我来一点资讯的时候,当时的理解是产品是挖渠的,内容是灌水的,商业化或者广告是养鱼的,是一个三角形来构建公司的框架。

内容就像各种各样的水,江里的河里的湖里的,都流入到大海里。大海旁边,各种各样的人去取用这海水。有的去淡化了喝了,有的去制盐,有的放到游泳池里,或去养鱼了,每个人需求不同,索取不同。正因为有人不停地在取水,所以我们需要有特别特别多的江河汇聚到这个海里边,包括天上下的雨、地下水要渗透……要维持一个平衡,所以应该是这样一个水源格局。

为什么一点资讯会需要这么多自媒体的内容,包括机构媒体的内容?如果是一个新闻类的客户端,每天抓取新闻类网站就够了。正因为现在千人千面,除了满足用户新闻需求之外,还要满足他教育、健康、母婴等等的需求。每天一点资讯4800万用户,每个人细分得特别细,理论上每个人看到的东西都不一样,4800多万张面孔是非常有个性的,所以现在需要去汇聚更多水源,除了机构媒体之外,自媒体源非常重要。

完成《超越门户》书稿是在2015年春天,那天下午,我去了密云水库;一年半之后,《自媒体之道》出炉,我面前是大海。在搜狐的时候,我做新闻、做原创;到了一点资讯,做内容平台、做全网资讯。互联网的版图,已经在我面前逐渐展开,这也许就是人生的进阶吧!

中国青年网: 对于水源获取后的处理,你认为包括哪些环节?

吴晨光: 《自媒体之道》编写的过程,也是我系统梳理思想的过程。其实在写作后期,我已经认识到,决定媒体生死的因素有四点,不仅是内容获取和分发两个环节。

首先,是内容获取能力。在一点资讯这个平台上,内容主要来源于机构媒体的版权合作和自媒体人的生产。当然,如果未来我们拿到了牌照,原创内容也是必不可少的。在内容获取层面,需要做到两点:一是丰富;二是优质。所谓丰富,不是传统门户的“海量”概念,而且覆盖的领域要多,如此才能满足千人千面的要求。所以优质,是文章要可读性和必读性兼具,不能给用户喝脏水。

其次,是内容审核能力。有人可能会说,内容审核,不就是把有害的、不健康的内容拦截掉吗?没错。有害政治信息、涉黄涉低俗内容,这个是必须要删除的。但这只是第一步。好的审核,应该是安全与效率兼顾。审什么不审什么,先审什么后审什么,审核的过程中给文章打什么样的标签、给文章什么样的定位,这些都非常重要。因为人力是有限的,必须保证效率第一。每个人每个班次(8小时),一般能审核800-900篇文章,如果审核的都是没必要审的,或者是垃圾文章,那就等于做无用功。

第三,是内容分发能力。从对开大报到四开小报,从PC到手机,“屏幕”越来越小,信息越来越多。所以,千人千面的个性化分发成了这个时代的阅读主流。因为人们希望在更短时间内获得自己更喜欢的信息。所以,在内容分发能力上,也需要做到两点:精准、快速。但好的平台,不能让用户陷入“信息孤岛”,这就需要算法和编辑的充分配合,水乳交融。

第四,是用户互动能力。内容分发到用户那里后,如果能够在用户之间形成良性互动--充分的评论、转发,包括问答,这样总编辑和编辑会得到很大的解脱。因为用户在评论、转发的时候,会帮你过滤劣质内容、推荐优质内容。微信朋友圈功能的伟大,就是因为它发动了6.5亿用户当编辑。

中国青年网:一点资讯在这几个环节上是如何运作的?

吴晨光: 《自媒体之道》里讲的很清楚,就是说水源的获取,账号的多少,自媒体文章的优劣,绝不仅仅是战略拓展部一个部门的事。能不能在形成一个闭环--如同大海一样自净化的系统,难度其实是在这里。内容获取,内容审核,内容分发,内容互动,之间的关联度是什么,是我们真正应该考虑的事情。

比如说我们拓展了一个自媒体号,但发了文章没有人审、或者审核时间很长,那他就走了,下次就不在这个平台发了。审核完以后可能是算法去推,算法一共推给20个人,点击的只有2个,又没有人评论,那我肯定也不来了。分发完之后还有评论、打赏,读者跟作者的互动,这都会反过头来,影响水源的获取。

另外,我们平台的用户,会留下所有的数据--比如他们对哪些内容更感兴趣?更喜欢转发评论哪些内容?按照这些数据,我们做出供需象限图来,然后去指导内容拓展的方向。

所以,这(四个环节)不是一条直线,是一个圆圈,也只有这样,才能形成闭环、形成生态。

中国青年网:“水源决胜局”是不是说资讯聚合类媒体在现阶段本轮竞争的关键是“水源”。下一轮的竞争会在别处?

吴晨光: 我觉得水源是个永恒的话题,从报纸到电视再到杂志,直到今天的互联网平台,都是如此。1990年代的《南方周末》、《中国青年报》拼的就是内容;焦点访谈、东方时空的崛起也是因为好的内容。凤凰网能在四大门户都已经上市的环境下脱颖而出,依靠的依然是优质内容。所以,优质水源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自媒体之道》里有一句话,一切服务于内容,就是“三横一竖加一点”,才能成为一个“主”字。内容是一,产品是一,渠道是一,技术也是一。但你仔细看这个“主”,如果把“一点”比喻成用户,最上面、代表内容的“一”距离用户最近。如果用户真的渴了,只有杯子是无用的,只有超市也是没用的,解决问题的是水。

但作为一个新的平台,技术、算法、产品的进步,会给水源以最大的优化。我能看到的未来,人工智能的应用不仅仅是在内容的分发环节,也包括内容的生产、内容的审核,以及用户的互动诸多环节上。我可以使用机器人在最快的时间里写出消息;也可以根据用户的评论,用算法鉴别内容的优劣;还可以把用户喜欢的问题分发给他,让他更方便、更有兴趣回答。机器变得更聪明,就会让编辑得到更大的解脱,去寻找、创造、分发更优质和更深度的内容,比如解释性报道、比如调查报道。

说实话,与十年前相比,我们每天生产的内容多了百倍千倍,但品质也下降了很多--没有编辑、没有审核的自媒体鱼龙混杂,这真是拜互联网所赐;净化水源,回归精品,依然要靠互联网--如果在未来,算法真的能够做到在几个环节上进行精确的判断与识别,而让人解脱出来去雕刻“王冠上的明珠”,整个内容源生态又会发生根本性变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