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飞行员张浩、王晓冬牺牲!请照亮他们归航的路

2017-01-22 19:37:00 解放军报 李晓东 分享

陆航某团2名飞行员夜间飞行训练英勇牺牲

张浩和王晓冬被批准为革命烈士

王晓冬烈士

张浩烈士

1月19日,驻闽陆航某团一架直升机夜间训练坠毁,机上2名飞行员牺牲,所在部队批准他们为革命烈士。

牺牲的机长张浩,一级飞行员,正营职,少校军衔,江苏灌云人,1983年4月出生,2001年9月入伍,2003年4月入党,多次立功受奖。张浩26岁时在同批飞行员中第一个走上中队长岗位,能飞多种机型,团里几次新装备接装,都由他担纲飞行。他还是团里首批某型直升机飞行员,也是经验丰富的特情处置教员,多次担负模拟教学任务。

牺牲的副驾驶王晓冬,三级飞行员,正连职,上尉军衔,江苏睢宁人,1989年2月出生,2008年9月入伍,2012年5月入党,去年被团评为“优秀基层干部”。王晓冬能飞2种机型,担负保障任务的机务大队官兵评价他:技术全面、视野开阔,在同批飞行员中较早具备独当一面能力。

强军路上,勇于担当,可战友们再也迎不回他们驾机归来的熟悉身影;春节临近,万家团圆,可亲人们再也盼不到他们休假归来的勿勿脚步。1月21日,张浩怀孕8个多月的妻子和准备步入婚姻殿堂的王晓冬未婚妻,万分悲痛地来到烈士生前所在部队,睹物思人,肝肠寸断。

沙场如霹雳,丹心照汗青。在强军兴军的征程上,烈士张浩、王晓冬,用年轻的生命诠释使命担当,用扎实的行动投身强军实践,在人民军队的历史上留下了铿锵的足迹。

向守护万家团圆的军人致敬!

向守护千千万万军人家庭的军属致敬!

向支持国防和军队建设事业的人民群众致敬!

(李大勇)

相关链接

当牺牲接踵而至

我依旧挚爱这身戎装

这个春节,对我而言,是灰色的。

2016年,英雄以身许国的消息霸占着我的朋友圈,我不想看到,因为我怕我哭。每一条朋友圈分享的背后,是一张张鲜活的面孔,申亮亮、程俊辉、杨军刚、李磊、杨树朋、余旭.....

我原以为,我们的牺牲已就此打住。但就在刚刚到来的新年,1月19日,驻闽陆航某团在组织夜间飞行训练时,一架直升机在泉州市泉港区界山镇下朱尾村附近坠毁,机上2名飞行员下落不明。两名战友的失联让我们揪心.....声声呼唤战友,请速速归队!

失联的两名飞行员牺牲了?!

很遗憾,这个消息是真的。作为2015级新学员入学时,在礼堂听的第一场报告会就是姜涛、鲁朋飞烈士先进事迹报告会。在飞行世界里,最惊心动魄的是起飞的瞬间,最扣人心弦的是着陆的航线。姜涛和鲁朋飞的飞行生涯中,这样的时刻很多很多。然而,最壮美的却是他们在人生最后17秒飞出的那段航线。17秒舍命一转,蓝天划下“凄美弧线”。

总有一些牺牲伴随着民族复兴,毛主席早在延安时就说过:“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

正如习主席所说,能战方能止战,只有我们自身实力强大了,那一天才不会来临。就算那一天真的来临了,我们也有实力将黑暗拒之于国门之外。为了建设一支能打仗、打胜仗的人民军队,训练必须紧贴实战要求。只有贴近实战才能让我们发现短板,找出问题,否则当那一天真的来临,我们受到的可能是重创。习主席说: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贴近实战,可能流的不仅是汗,也有血。

即使有牺牲接踵而至,我依旧挚爱身上的戎装。我是一名真正的95后。我出生的那年,我们国家早已进入和平建设时期。我上小学之时,我和我那一代人被叫做“跨世纪儿童”,的确,我们经历的是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不说高楼大厦平地起吧,就说我们手里的手机吧,我小学时候用的是小灵通,如今幼儿园的孩子都有智能手表了。时代在变迁,人也在变。因此现在有句名言叫做“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我时常在想,什么才是初心。当看到“XX市公开处理思想退兵”的新闻时,我沉默了。有时候我也搞不懂自己为何选择军装,想起小时候的自己,成天穿着一身小军装拿着玩具枪跟小伙伴们高唱着“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发子弹都消灭一个敌人”,这可能就是我的初心吧,从小就有军旅梦。

去年夏天,洪峰来临,武汉告急,安徽告急,江西告急,98年之后最大洪水来临。18年,足以让一代人成长。我们的子弟兵冲锋在一线,接受住了这次考验。在这里,我想举一个例子。一个艺术类院校表演系的学生——白宇帆,南京艺术学院表演系2013级学生,貌似和抗洪一线的列兵划不上等号,但是让我们感动的是,他去年入伍成为人民解放军中的一员。这个夏天,他在离母校几公里之外的三汊河奋战四天三夜保住了堤坝,保护了他所爱的城市。可以说,这是他一场特殊的成人礼。

2016年7月15日,海军某水警区副参谋长吴光怀永远离开了他牵挂的那片海,我们的军媒以《致敬参谋长,走好!今夜,大海为你低咽》为题送别我们的参谋长,分享这条消息表达敬意的同时附上自己的誓言:也许某天,我也会离开那片海,但是,那片海还是祖国的。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这是毛泽东离开韶山冲去追求真理之际在父亲账本上写下的。想想自己执拗选择离开北京外出求学不就是为了心中的梦想,想穿上戎装走上祖国的万里海疆。还记得去年的这时候,真的是这时候,我已经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当我妈看到真的是海军之时,担心得好几天晚上睡不着觉,现在我爸把这事当成笑谈来说。因为我爸跟我妈说,海军都在海上,我妈怕不通水性的我掉下去上不来了!后来我妈也开始关注国防和军队建设了,现在只是不会被我爸“骗”了。甚至在前些天看到军报上文章《一名中尉的抗洪家书:对不起,妈妈,这一次我又撒谎了》后,还跟我打电话说,以后你毕业了要执行啥任务,回来后要给家里打个电话.......

这让我想起了烈士姜涛、鲁朋飞的父母。英雄许国之后,仅靠种5亩地维持生计的鲁朋飞的父母在抵达部队当晚,他们就拿着2万元现金找到部队领导,要求转交给姜涛的父母,还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点钱算朋飞一点心意。”追悼会一结束,鲁朋飞父母当即提出拿出10万元抚恤金,交给部队作为爱心基金。他们说:“孩子走了,我们留着钱也没多大用,也算了却孩子一个心愿吧。”

想起朋友圈一句话:我在另一个城市上了四年大学,父母看了四年那个城市的天气预报。对于军人的父母,如果总结一下,我只能这样表述:父母害怕我们牺牲,甚至担心我们风吹雨淋。但是他们不会阻止我们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而踏上远方的征途。正是成千上万这样的爸爸妈妈,筑成了最坚固的后盾,我们的钢铁长城才能屹立不倒。

当兵之前是个小王子,当兵之后是条汉子,这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真实写照。有颜值,有担当,敢于追求,可能是我们的标签。只要我们爱这身戎装,敢于追求,我们就能担当戎装背后的家国天下。心有阳光,脚下就有力量。

当牺牲接踵而至, 我依旧挚爱这身戎装!

(李晓东)

转自解放军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