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体“走转改”】带乡亲种下千亩玫瑰园 她却说自己是“最不懂浪漫的人”

2016-09-13 14:52:00 第一财经日报 张佳琪 分享
参与

(原标题:【网络媒体“走转改”】带乡亲种下千亩玫瑰园 她却说自己是“最不懂浪漫的人”)

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南部的小金县,当年红军走过的第一座大雪山——夹金山的山腰,4000余亩玫瑰花在农田里绽放,为当地藏民百姓铺就了致富之路。玫瑰在人们眼中是浪漫的象征,而说起带领全县种玫瑰的过程,小金县达维镇冒水村村主任陈望慧—一这位40来岁的藏族大姐,却腼腆一笑:“这经历,一点也不浪漫。”

【网络媒体“走转改”】带乡亲种下千亩玫瑰园 她却说自己是“最不懂浪漫的人”

陈望慧接受记者采访(摄影 宋若冰)

野猪扰出的新思路

2011年5月,冒水村的老百姓天天去找村主任陈望慧,他们遇到了麻烦——山里的野猪经常跑去破坏农田。陈望慧组织人去打了几次都无功而返。一筹莫展之际,她突然发现庄稼地边有两颗玫瑰从未被野猪“偷袭”过。陈望慧当时冒出了一个想法:玫瑰不是粮食,野猪不爱吃,而且浑身带刺,野猪也无从下口。为了抵抗野猪,要不试试种玫瑰?

另一方面,当时冒水村适逢地震后的灾后重建,村子焕然一新,但是这里属于高半山地区,没有经济作物,人居环境改善后,产业发展如何跟上,如何让百姓脱贫致富,是摆在陈望慧眼前的另一道难题,种玫瑰是否也能成为攻克这一难题的突破口?

想法很大胆,落实需谨慎。陈望慧立刻开始了对食用玫瑰的考察,2012年先后跑了甘肃、河南、山东、陕西、湖北、贵州等六个省。新鲜的玫瑰苗不敢在路上耽搁,她就自掏腰包坐飞机来回,算下来一株花苗的“成本”都要三四百元。

好在这些珍贵的花苗没有辜负陈望慧的期望和努力,2012年种下去的玫瑰,第二年上半年就开了花。而小金县独特的高半山气候条件也特别适宜玫瑰花的生长,平原地区的食用玫瑰花期只有短短的20天,在高原却能开上3、4个月,从海拔2000米到3500米,花开不断,而且每亩地的产量是其他玫瑰的三倍。

【网络媒体“走转改”】带乡亲种下千亩玫瑰园 她却说自己是“最不懂浪漫的人”

小金县玫瑰

花香不怕大山深

种出了玫瑰花,下一步就是销路问题,陈望慧把自己种出的玫瑰花带到成都茶业市场,向那里的商家咨询,得到的回答让人惊喜:“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玫瑰,这花你有多少我要多少!”

陈望慧心里却还是不踏实,她又到了山东玫瑰研究所,耿直的她直接问专家:“虽然我是种玫瑰的,但我不能自卖自夸,我的玫瑰到底有没有那么多功能,有没有那么好?”专家直接指着《本草纲目》给她看玫瑰的功效,并且肯定了她种的玫瑰含油量大,香型、纯度都优于一般玫瑰。陈望慧说:“我是代表顾客问的,如果是假话,我也说不出口。”

带着老百姓一块儿富

揣着商家和专家的肯定,陈望慧的心真正踏实了,回到冒水村马上开始成立小金县清多香玫瑰种植专业合作社,采取“合作社+基地+农户+市场”的经营模式,鼓励村民改种食用玫瑰。

冒水村99%都是藏族群众,他们种了大半辈子的庄稼,让他们改种似乎只能看、不能吃的玫瑰花,很多人一时接受不了。陈望慧耐心地给他们讲解食用玫瑰的用途和效益,并且免费发放自己买的玫瑰苗,让老百姓自愿带回家种,只要开花了就上门来收。村民们渐渐养成了习惯——不出家门就能卖花赚钱,这可比以前种粮食划算多了。村民们参与合作社的热情高了,同时在政府的支持下,玫瑰种植从冒水村辐射开来,如今小金县已经有13个村、1107户加入了合作社,其中有200多户是建卡贫困户,他们中的70%已经靠玫瑰种植摘掉了贫困帽子。

【网络媒体“走转改”】带乡亲种下千亩玫瑰园 她却说自己是“最不懂浪漫的人”

陈望慧向种植户发放当年花期收入。种植户付秀英,76岁,2016年种植玫瑰收入7000多元,家里的几亩玫瑰田都由她打理。玫瑰属于粗放式种植,不需要太多的重劳力。(资料图)

之前老百姓种土豆、豌豆,每亩地收入大约是500-600元,而2013年种植玫瑰后,第一年每亩地收入就可以增至1800元,第二年可以达到3600元,这两年进入了旺产期,一亩地可以摘下5500多斤玫瑰花,收入可达5000多元,比之前翻上了近十番。

因为要防止花香的流失和精油的挥发,玫瑰花必须每天在太阳升起前就采摘完毕。合作社每天上门收购,让农民在账本上签字,公开透明。为了鼓励大家的积极性,发扬“比学赶帮超”的精神,花期结束后,合作社会把全村种植户聚集在一起,按照账本现场发放现金。

【网络媒体“走转改”】带乡亲种下千亩玫瑰园 她却说自己是“最不懂浪漫的人”

陈望慧向种植户发放当年花期收入,同时向老百姓讲解种植技术。(资料图)

增产量 拓路子 迈向全面开发

小金县的4000亩玫瑰因为品质优良而供不应求,陈望慧却并未满足于此。

玫瑰浑身都是宝,可以加工成玫瑰茶、玫瑰酱、玫瑰醋、玫瑰酒、玫瑰精油、玫瑰露等等产品,甚至余下的渣滓都能制成玫瑰香,用小金县玫瑰加工成的产品已经出口至韩国日本等地。目前小金县自己的玫瑰产业园也在马不停蹄的建设当中,建成后的厂房将有4000多平方米,可加工1万亩玫瑰的产量,实现生产、加工、销售“一条龙”,增加就业。同时还可以形成“产业园+乡村旅游、红色旅游”的模式,促进红色老区绿色新发展。

陈望慧还将高原玫瑰与平原玫瑰嫁接,开发出的新品种既有前者的浓郁香味,又有后者的高产量,命名为“金山玫瑰”,已经进行了注册。

大家都称赞小金玫瑰的美容功效,而陈望慧自己其实很少使用,她笑称自己是“最不讲究的女人”,也“不懂什么浪漫”。在她心中最期盼的,是产业园的尽快落成,是到2019年打造出万亩玫瑰园,是利用电子商务让更多人更便捷地买到小金玫瑰产品,是到外地打工的年轻人愿意回到家乡乐业,是村里、县里的乡亲们在玫瑰花海中过上更舒心的好日子……的确,基层干部带领群众致富,靠的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坚实努力,而这种努力,谁又能说它不浪漫?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