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体走转改】贵州红军足迹犹在 天堑已变通途

2016-09-11 20:56:00 千龙网 林涛 分享
参与

千龙网贵州贵阳9月10日讯(记者 林涛)今年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历经80年沧桑,当初的山中野径、泥泞小路,已经是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长征路沿线的百姓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红军途经贵州的黎平、遵义、安顺、毕节、盘县等68个县市区,黎平、瓮安、习水的三位老党员,向记者讲述了长征路数十年的交通变迁。

黎平 昔日“铁脚板” 今日“铁公机”

“10多年前,我送女儿去贵阳上大学,得先坐两个多小时的摩托车到县城,再坐10个小时的大巴才能到贵阳。女儿晕车,在车上吐得一塌糊涂,现在想想还是心疼。”黎平县永从乡永从村65岁的老党员孙振远回忆,“现在从我家到县城才半个小时,这得感谢县交通运输局的同志把路拓宽了,还铺上了沥青。”

当年,红军长征依靠“铁脚板”冲出重围的艰苦,孙振远特别能体会。在一代人的心中,落后的交通条件一直是黎平经济发展的最大阻力。

2005年起,黎平加快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孙振远一路见证了从“铁脚板”到“铁公机”的发展过程。

黎平县交通运输局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该县公路总里程达3264公里,其中高速公路92公里,国、省、县道1090公里,乡、村道里程达到2082公里,基本形成了较为通畅的公路网络系统。

2005年,黎平机场建成通航;2012年,厦蓉高速公路黎平段通车;2014年,贵广高铁开通运营,黎平“两高一空”立体交通网由此形成,这也使黎平由偏居贵州一隅的“边城”变为贵州南下两广、东进两湖必经的桥头堡。

从5天到2小时,赤水河畔80年

“现在说到交通,哪个都高兴!当年的小路不好走,红军可辛苦了。现在的交通条件好了,老百姓有福了。”这是当年红军长征“四渡赤水”之第一渡所在地、遵义市习水县土城镇老街的93岁高龄老党员罗明先的一番感慨。

老党员罗明先是亲历红军长征时期的人,是当地的“袍哥”。他现在还清晰地记得,1935年12月,红军走着泥泞的小路来到土城镇。而现在,遵义途经土城到赤水市的遵赤高速公路已全线开通,“美丽乡村小康路”也已通村联组进户。

“我们年轻的时候,从土城去遵义要走5天的路,后来有了汽车也需要七八个小时。现在有了高速公路,只要两个小时就到了遵义。另外,在土城镇还修了一个小型直升机停机坪,旅游飞机隔三差五地来,可热闹啦。”罗明先喜笑颜开,小八字胡不时地翘动。

除了遵义至赤水高速公路,按照贵州省委、省政府打造赤水河流域“四河四带”的战略部署,赤水河谷旅游公路已于今年5月全线贯通,是目前国内里程最长、功能最完善的快慢系统组合的旅游公路。这两条公路的开通,给沿线百姓提供了方便,也为贵州黔北融入长江经济带,拉动黔北、川南经济融会贯通起到了促进作用。

养路人曾是泥巴路的“公路纤夫”

曾有红军“三过”瓮安的故事——1934年12月31日,中共中央在瓮安猴场召开“猴场会议”,为遵义会议成功召开奠定了坚实基础,被周恩来称为“伟大转折的前夜”。瓮安县江界河曾经是红军长征强渡乌江的红色老区,今年52岁的党员杨志友就居住在这里。

杨志友是瓮安公路管理段江界河养护站的站长,他皮肤黝黑,眼睛炯炯有神,谈笑间不失公路人的纯朴。“以前经常听犹家坝村的老人们谈起红军强渡乌江的情景。”杨志友说,那时,红军为突破乌江天险,跳入江水搭建浮桥通过,争取了北上时间。

20世纪50年代,为使乌江河两岸的群众来往便捷,在红军曾经搭过浮桥的犹家坝村附近,建起了江界河渡口渡轮。每天往返渡运数十辆车,改变了旧式过渡方式,极大地方便了来往行人。

1983年,杨志友接过父辈的养路事业,参加了江界河船班工作。“那时公路还是泥巴路,交通极不方便,这条省道205线(马遵线)是黔南遵义两地区连接的要道,周围群众和车辆只能通过渡轮才能到河对岸。我们每天都上船工作,大家还戏称我们是‘公路纤夫’呢。”杨志友说。

一条路、一座桥,就是一段历史。当年红军在瓮安强渡乌江、与百姓亲如一家的故事仍在杨志友的心中惦记着,他听着红军的故事,沿着红军的足迹,一步一个脚印。这片红色的土地上传承和践行着红军精神。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