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无国界留学日,演绎商业价值与社会责任的完美融合

2016-06-13 11:38:00 中原网 分享
参与

高考举行之际,一则“6.6留学日”的报导在网络上引起了广泛关注,无论是大V转发还是留学生圈内的集体共鸣,都让高考的前一天在这仪式感的包裹下,显得格外瞩目。于是我们不禁好奇,是谁发起了这样一个专属于留学生的节日?这样的节日有怎样的价值与诉求?本报辗转联系到了“6.6留学日”的发起组织——myOffer学无国界,由其COO黄志如女士为我们讲述“留学日”的前世今生。(以下“Q”为本报记者,“A”为黄志如女士)

Q:黄志如女士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昨天在网络上,“6.6留学日”成了热搜词。当我们在围观、热议,并参与这个节日的同时,也很自然地想知道,myOffer倡议发起“6.6留学日”的初衷?“6.6留学日”活动的意义在哪里?

A:这个想法是在我们跟留学生长时间密切接触中产生的。myOffer的前身是UVIC英国教育签证中心,12年来,我们为二十多万、上百个国籍的国际学生提供过留学和境外服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了留学生们在异国他乡求学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比如生活,社交、考试、实习、就业等等。myOffer是从事国际教育工作的,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促使我们希望通过一种方式,让社会能持续地去关注并重新认识这个群体,于是就有了”6.6留学日“这个专属留学生的节日。

Q:相当于一种对社会的回馈?

A:算是吧。 myOffer一直注重并参与各种社会公益活动,例如UVIC就曾在湖南常德收养患有心脏病的孩童。但我认为,企业回馈社会的最好方式,是把事业做到极致,用专业能力和富有价值的工作,服务好客户,通过自身理念与行为影响这个群体。

最初,在我们决定策划“6.6留学日”的时候,是以社会责任担当传播为首任,还是以商业导流转化为目的,内部也曾存在较大争议。从互联网营销和传播的角度,要同时达成两者都满意的结果似乎不太可能。但我坚持,鱼和熊掌必须兼得!社会责任、品牌传播、销售转化,一个都不能少!我们就是要做一次商业价值与社会责任完美融合的同台演绎,把不可能变成现实。我们通过对用户行为的分析、参与场景的假设,整个活动从统筹规划、内容策划、创意构思、传播渠道、媒介选择等各个方面都进行了充分的考量;从节前预热、节中互动,到节后跟进,都提前作好了布局。所以才有大家看到的这个结果:网络广泛参与传播,myOffer学无国界的品牌被更多的人知道,带来了巨大的访问流量,社会上也掀起了关于留学生话题的各种热议。

Q:等于就是“分两条腿走路“?能谈谈你们具体是怎么实施的吗?

A:总结得很形象!确实如此,一方面我们选择在PC端进行“6.6学无国界留学日”所倡导理念及群体使命的召唤,另一方面我们在移动端的发力,主要是通过myOffer提供的节日福利,引导注册并形成销售转化。而这两者,都是通过微博话题的参与讨论、“高考押题大赛”这一H5小游戏实现的病毒传播,真正的做到了低成本营销。而整个活动,从提出到策划、从准备到实现,前后也就用了两周时间,学无国界团队成员的高效率配合,非常的给力。

Q:您会担心以后“留学日”只会成为留学圈子里的自娱自乐吗?我们知道,留学生虽然是一个数量与日俱增的群体,但相对于基数庞大的中国人口来说,还是小众的。

A:完全不担心。教育部蓝皮书统计,去年出国留学人数达50万人,较之2014年增长了13%,而去年的高考人数大约是700多万人,留学人数占全国高考人数的7%,这个比例说明,留学生群体之大,不容忽视。如果把想留学的、正在留学的、和留学归国的人群加总起来,这个数字就会大得惊人,而这个数字背后所代表的力量,更是应该引起整个社会的重视与关注。

从商业运作的层面来看,myOffer期待“留学日”成为留学圈自娱自乐的节日。每个行业都有自身特定的服务对象,像BAT这种互联网巨头,因为搜索、购物、社交这些是“全民刚需”,所以服务人群跨度特别大。而绝大部分企业,都是在某个领域为某些人群提供某种服务。专注你所在的行业,专情你所服务的人群,在你专长的领域深耕细作,这是任何一种商业模式成功的前提,myOffer也绝不例外。

我们知道,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群的划分越来越多元化,以前将人们对立成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群类,后来又有了工人、农民、知识分子这样的分类法。而现代社会,分工越来越细,人们的标签也越来越多维化,比如IT工程师、企业家、职业经理人、金融分析师等,每一个标签都代表这个群类的既定属性和特点。而对学生群体的划分也越来越细,而留学生就是其中一类。有了这个标签,就能更清晰的认识我们所服务的人群,更准确的定位我们所在的行业。

myOffer发起的“6.6留学日”,正是基于我们从事的跨境教育事业、所服务的对象、和所扎根的“留学圈“。myOffer愿意并且有能力用公司全部的资源、专业能力和满身心的热情,真正走进留学生的世界,去了解他们的学习状况和情感生活,跟他们一起”狂欢“,或者一起”孤独“,并且引导社会更全面更客观的去认识这个群体,给予他们应有的关注与支持,如果这些都能做到位的话,那就足够了。

Q:当初提出“6.6留学日”这个设想的时候,有预料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吗?

A:有想过,希望产生巨大反响,也做好了迎接“惊涛骇浪”的准备(大笑)。学无国界是一家特别有情怀的公司,我们不满足于商业的经营,同时希望成为一家推动全球教育资源公平透明的国际公益组织。我们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所以,不管是“6.6留学日”,还是我们经营的myOffer全球大学智能申请平台,还是集合在myOffer这个平台上的学游、跨境实习、超级导师、职业竞争力训练等,都是为实现这个目的而服务的。

正所谓“正义之道,其路酣畅”,留学日以“唤醒留学生群体的历史使命感”为出发点,以“关注留学生境外学习生活及权益保护为落脚点”,倡议全民给予留学生群体理解与支持,这样的正能量必然得到大家的拥护和支持,所以才会吸引数以千万计的人员参与,并引起众多教育同行的关注。

Q:那么说回留学生。近几年,留学已经成为一种“热”,留学生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显得“弥足珍贵”,反而时不时在舆论中呈现出一种相对负面的状态,比如前段时间令人震惊“留美学生凌虐案”,您如何看待这种大家对留学生产生的负面印象,以及从您的行业接触来看,这一代留学生实际上是什么样的?

A:我认为“留美学生凌虐案”的确代表了部分留学生,但这只是极少的一部分,不应被放大到整个留学生群体,我们更应该去关注他们普遍的生活状态。不可否认,留学生中有一小部分在海外过着奢靡放纵的生活,但这二者之间不应该画等号。同样的,留学生也不一定就是官二代富二代,官富二代也不都是不学无术的。我们不要带着有色眼镜去看问题,更不要把个别行为作为留学和留学生的标签。

问题的关键在于,真的是留学造成了那些孩子在海外的劣迹斑斑吗?他们不出国、待在国内就会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吗?答案是否定的。这更多是源于他们自小家庭教育的缺失,甚至不可回避和否认的是,我们的社会风气、教育体制对学生价值观造成的影响及信仰缺失!我们应该去反思和改进自身的问题,不应该让“留学”充当这种现象的替罪羊,只有这样整个社会才能进步。

在我接触的留学生中,留学是他们人生一笔宝贵的成长财富。很多学生出国前甚至不会做饭洗衣服,但在国外的生活倒逼着他去学习独立自主,最后反而能做出一手好菜。在远离父母的他乡,同时又面对文化差异,他们除了努力学习,还要去适应甚至融入这种生活,这应该是我们所关注的。

留学生的负面报道确实揭露了一些问题,myOffer也在通过各类权益保护、心理辅导等关注留学生身心健康的措施,去解决那些问题。如果公众把目光过分聚焦在负面新闻上,甚至给留学生贴上这样那样不好的标签,对于那些身在异乡的学子来说是很不公平的,甚至会让他们受到舆论的中伤,这样又怎能感受到祖国对他们的期待、接纳与包容呢?他们学成之后又怎么能有着强烈的归国报效的热情呢?因此我们倡导“6.6留学日”,也是为了让那些正在留学的朋友,或多或少能感受到社会对他们的支持与鼓励。

Q:那么对于留学生在海外遇到的问题,比如自身权益收到侵害。他们该如何去面对呢?像myOffer这样的智能留学平台,好像大部分服务都是在线上进行的,它又是怎样帮助留学生解决这一类问题的?

A:对于留学生来说,我认为他们需要了解三个层面的东西:一是他们的合法权益有哪些?二是他们要勇于去维护自身的权益,第三是他们能够通过什么样的机构或途径去为自己申诉。有的留学生在权益受到侵害后甚至都一无所知,因为我们在国内可能不是很注重这些,但欧美国家的法律相对更为完善,对人的保护也是全方位的。这就需要自身在海外的时候,有过硬的语言、和当地人多多交流,不要总是待在自己的华人小圈子里。

myOffer正在倡议建立一个全球留学生心理及权益保护联盟。我们会在当地联合一些律师、心理专家,共同为留学生的海外学习生活保驾护航。留学生在海外权益受到侵害,只要你跟联盟单位取得联系,我们就会协助学生进行相应的维权支持或心理疏导。

海外院校申请是myOffer业务里面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在深耕细作这一业务之外,我们还会打通产业上下游,把留学生的海外房产与金融,以及毕业后的海外实习与就业,通过API接口嫁接到myOffer这个平台上,这些业务构成了学无国界跨境教育及服务的“大留学”生态圈。留学生在出国前遇到的诸如择校选专业、语言培训,离境指导等,出国期间遇到的社交、心理、权益保护,毕业后的实习与就业指导,都能在我们的平台找到相应的服务。

Q:通过“6.6留学日”这次在网络上的广泛传播,您认为在未来,留学作为一个传统行业,它能完全地互联网化吗?以及它还会有哪些发展趋势?

A:互联网跟水电、公路一样,已经成为社会的一种基础建设,传统企业的互联网化是不可阻挡的趋势。myOffer打造海外大学智能申请平台,也可以说是顺势而为。

对于留学行业来说,互联网让它突破地域的限制,让信息变得透明,让服务规范便捷。但留学行业有其独特性,互联网不可能完完全全的取代线下服务,它是一个“人机交互”的过程。当用户浏览我们的网页或使用APP时,一方面我们要不断优化其体验,另一方也需要专业顾问对其进行一对一服务。传统留学机构全部依靠顾问的知识储备,顾问经验决定了他会建议学生选择什么样的学校和专业。但人的知识是有盲点的,比如英国有一百多所大学,几千个专业,人的知识面根本无法全部覆盖。大数据就解决了这个问题,能为用户在信息海洋里标明方向,比如我们通过MBTI性格测试来帮助学生明确适合的职业发展方向,通过海外大学智能匹配帮助进行择校选择专业。但留学同时也是非常个性化的,因此我们也有资深留学顾问来进行一对一全程指导,也就是说,线下和线上是互相补充的。

myOffer通过大数据与智能匹配及在线一键申请和全程跟踪查询,对传统留学行业遇到的一些问题进行改进,这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是一次大胆的革新,是一种里程碑式的进步。但留学互联网化的进程远不止如此,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我们也期望有更多的同行加入进来,一起推动这个产业的互联网化,让留学变更得简单,让国际教育变得更透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