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藏族歌手成都蓉漂生活

2018-05-21 14:33 环球网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香港《南华早报》4月28日报道,成都,繁华的音乐之都,歌手的梦想家园。大批藏民奔赴千里之外的成都寻梦。尽管方言不尽相同,普通话水平参差不齐,但仅仅是听闻过成都的一两家夜总会,这些藏民歌手们便觉得可以来试唱。要么是投靠堂兄妹,要么是投奔远亲或朋友的朋友,他们便奔赴成都,在酒吧和俱乐部专门从事藏乐和藏舞的表演。

  但是生活远比理想心酸,这些藏族歌手们一般居住在廉价公寓房内,很可能是住在索然无味的混凝土箱,墙壁油漆剥落,有裂缝,一个月也就500元左右。好一点的话就是合租公寓。

  演出时,观众会向这些藏族歌手献上哈达。即红色、金色或绿色的围巾。哈达也就是顾客给的小费,从100-500元不等。顾客给歌手献上哈达,歌手在晚上结束后再将哈达上交给俱乐部。合计歌手获得的哈达后,俱乐部给予歌手相应的奖金。

  有时表演结束后,肩上披着许多围巾的歌手会向那些只听了几分钟表演就给他们超过月工资的客人鞠躬致谢。但也有时候一首歌结束也没有观众献上哈达,歌手只能谦卑地谢幕离场。

  Meiduozuo

  30岁的Meiduozuo坐在一家茶馆,等候晚上在俱乐部演出。她佩戴着自己民族的传统珠宝,热情地介绍自己的家乡。这些热情洋溢之词往往出现在她的家乡。她很乐意去向成都人介绍自己的文化。Meiduozuo来自甘南藏族自治区的山城,父亲是一名驻扎在新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母亲只读到小学三年级。她父母以至古稀之年,并不支持她的歌唱事业,但她不会退缩。她说,“爸妈不同意我来成都,因为我得自己花钱做唱片。但是能自己制作音乐,并向外界展示我自己的文化使我感到自豪。我为家乡人做音乐,因为我想让别人知道家乡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Kawa

  28岁的Kawa 坐在成都一个餐馆的昏暗的密室里,在歌词本上写写画画,夜晚他将在这里表演的。眼镜耷拉到他的鼻子下方,这让他看起来像是个学者或是艺术家。Kawa 出生于牛川藏族和羌族自治区,在一所技术学校学习藏汉翻译,并于2012年夏从学校毕业。毕业后的Kawa 在家附近的通讯公司上班,离家200公里,10小时的车程。这对有表演欲望的他来说,坐在狭小办公空间的这6个月对他来说就是折磨。他说,“我再也受不了了。有一度时间,只有音乐才会让我入睡。就好像我脱离了现实一样。给我百万的薪水我也不会再留在那里”。2013年5月,Kawa 抵达成都。大学期间,他在一家俱乐部试唱,这里有一块藏乐和藏舞的表演区。第一次,试唱被拒。第二次,终于通过。但他没有马上告诉自己的父母。很快,街坊间闲聊,他晚上演出的事情不久便被父母知道。Kawa 第一年在成都的日子里,他并没有取得什么成果。尽管他在以音乐现场见了很多人,但大多数时间他都是在喝酒社交。快过新年了,Kawa 也不好意思回家。

  直到2015年,Kawa 才真正开始自己的音乐生涯。他一个在北京做电影导演朋友联系到了他,说他需要为一部关于藏民爱情的电影做一首歌。Kawa读了剧本。在一个下雨的雨后,这首歌便出现了。他说这是缘分。这一经历给了他自信。他继续创作歌曲,这些歌曲混合传统西藏风格,结合祖辈和现代风格。歌曲还融合了方言,普通话,和些许英语。

  Churdan

  Churdan穿着传统的藏族服饰,在成都的一家酒吧勉强谋生。是四川本地人。在成都居住7年了。他演唱的是传统音乐和原创。尽管已经演出上百次了,但收入仍旧很一般。幸运的是,Churdan外出次数较少,与其他演出者只在俱乐部的免租金的5人宿舍里。他说,“自己目前的寓所还不错。之前,住的地方不太好,有些俱乐部甚至不提供住所。”我们在成都人民公园聊天,身穿藏族传统服饰的Churdan在众多汉族人中十分突兀。他很懂得形象的重要性,告诉《Post Magazine》的摄影师在哪拍照,并且十分自信的解释他想传达的视觉信息。Churdan说自己的梦想就是出专辑,如果能找到投资人,便可以随时实现自己的梦想。

  卓玛

  22岁的卓玛,在自己成都的21层的公寓中坐着喝茶,说道:“成都就像是家”。她来成都已经三年了。家在1000公里外,坐车得花一整天。

  卓玛的父母在她3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养父母待她为亲生女儿。后来。她姐姐去世,这使得卓玛来到成都,赚钱去养家。晚上,她在一个拉萨人开的酒吧里唱歌。晚上9点开始凌晨2点结束。

  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唱歌,我只想在旅馆上班或干点其他事情,但是我看到有人在酒吧唱歌,后来我就开始自己唱歌。我的堂姐让我在成都安顿下来,并把我介绍到这里工作。起初,我一个月只能赚700元。和很多人住在一个宿舍。直到两年后情况才有所好转。

  她说,“如果攒够制作专辑的钱,我就不会再在晚上演出了”。但聊着聊着又变卦说:“ 如果专辑成功后,我还是会继续的。得考虑实际情况”。

  Sang

  Sang在歌唱之前是个舞者。他想成为嘻哈艺术家。21岁的Sang-Sang是三年前来到成都的。最开始唱歌时他在一家藏族音乐酒吧上班。一开始他是一名舞者,是成都的亲戚和朋友将他带入这个圈子。Sang-Sang还未能制作唱片,也没能自己录歌,但他有这个打算。 他希望跻身嘻哈业。

  Duo-ZhaxiDuo-Zhaxi在成都生活了,6年了。尽管他早前在兰州西北民族学院学习西藏语及其文化研究,但他的兴趣始终是音乐。Duo-Zhaxi说西藏各个村落都有自己的歌曲。然而,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如果不做挽救的话许多歌曲可能会消失。因此,Duo-Zhaxi拜访了各个村子的长者搜集和记录传统歌曲。

  Qimei

  29岁的Qimei来自青海省的玉树藏族自治州。他从11岁就开始创作音乐了,现在常常出现在电视上。他弹奏的乐器是长笛、曼陀罗和龙头琴。7年前他来到成都追寻他的音乐理想,在藏族酒吧唱歌。和中国的其他藏民一样,Qimei已经在城市扎根。他有一妻一女,经营着一家服装店。他说,“我更愿意呆在家乡玉树,但在家里我没法发展自己的音乐事业,也没法上电视”。他还说到自己的梦想便是到国外演出,将藏族歌曲分享给广大国外观众。

相关专题

责编:崔舒飞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