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补选建制派夺回两席 被提司法复核泛民席位或现变数

2018-03-14 00:23 环球时报 杨伟民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杨伟民】由“宣誓风波”引发的香港立法会四席补选尘埃落定,泛民惨败收场。有舆论13日称,建制派不但打破单议席选举不敌反对派的宿命,且在其他选区与泛民的得票差距进一步缩小,反映香港社会政治气氛的改变。

  泛民席位出现变数

  在11日举行的立法会补选中,建制派和泛民各得两席。不过,泛民获得的两个议员席位仍充满变数。据香港星岛日报网报道,有市民认为港岛区泛民当选人区诺轩曾经焚烧《基本法》及鼓吹“自决”和“港独”,13日在前立法会议员王国兴的带领下,一同到法院就其参选资格入禀提出司法复核。报道称,区诺轩还牵涉另一问题。在选举前夕,他在脸书向竞选对手、新民党的陈家佩发出公开信,陈家佩称区诺轩的文章篡改其“捍卫法治,回归理性”的竞选口号,又擅自将陈的网上宣传品改图并发放,认为区诺轩触犯《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并已向廉政公署举报。

  针对引发的争议,区诺轩13日回应称,已留意到有关司法复核的申请,他十分尊重《基本法》,下周三宣誓将按法例要求。同时他在社交网站发文,重申参选时已经签署确认书,确认自己尊重《基本法》,“我曾经焚烧的,只是一个示威道具”。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2016年11月就《基本法》第104条所做的解释,“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是参选或者出任该条所列公职的法定要求和条件。

  未来还有一场补选

  香港《东方日报》13日称,被取消资格(DQ)的前议员姚松炎在九龙西选区败给建制派,令泛民继续丧失分组点票否决权。文章说,基于所谓的“六四黄金比例”,即泛民在直选有五成半至六成的得票、建制派三成半至四成的得票,一般估计泛民可全取三个直选议席,重夺在立法会的分组点票否决权。不过泛民最终只获得两席,其中之前被取消资格的姚松炎败给民建联候选人郑泳舜,是泛民在单议席单票制的立法会补选中的首次败绩。

  郑泳舜和姚松炎的比拼一度相当胶着。两人得票数最接近时仅差20票,其后郑泳舜反超,到12日凌晨3时,他将优势拉开至2000多票,胜券在握。不过现场记者苦等近两小时仍未有最终结果,原来是姚松炎团队拒绝承认败选,要求重新点票并得到批准。不过,选举结果并未改变。12日,多名泛民成员为败选集体鞠躬道歉。民主派会议召集人莫乃光直言,本次在九龙西的败选给民主派敲起了警钟。

  星岛日报网13日称,被取消议员资格的九龙西的刘小丽及新界东的梁国雄二人的议席尚未补选,预料将成为建制和泛民的另一战场。全国政协主席团成员、金城营造集团主席王国强也说,未来还有一场补选,而且形势更为严峻,因此不能有丝毫松懈。

  结果反映民心所向

  理大学者陈伟强分析认为,泛民败选明显与过往的“拉布”行为、“宣誓风波”及内部分裂有关,尤其是九龙西有较多基层长者,他们较关心民生问题,并非事事以政治为先。民建联主席李慧琼称,建制派胜出反映市民不希望立法会继续乱下去,不希望香港社会内耗。郑泳舜12日马不停蹄地落区谢票。他表示胜出的最大原因是建制不同党派、不分彼此地支持他,另外两区的建制派候选人虽然落败,但都分别取得超过十万票,反映建制派得到很多市民认同。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认为,建制派本次只是险胜,不过泛民派系关系未见改善,相反建制派日趋团结,今后双方竞争会更激烈。

  《星岛日报》13日称,泛民向来各有山头,尤其是激进本土派和自决派冒起,抢占的不是建制派而是传统泛民地盘。本次补选结果也显示特区政府换届后,社会上的泛政治主义气氛和对峙心态有所减退,泛民提出“反对DQ”口号纯粹从政治出发,发挥不到预期作用。与此同时,建制派早前趁泛民失去否决权,通过修订议事规程对付“拉布”,收窄了泛民在议会内搞事的空间。香港文汇网称,选举结果对立法会及整个特区未来政治走向具有重要的启示作用。姚松炎未能重返立法会,是反对派此次在补选中大败的重要标志,说明市民已越来越厌倦议会长期不务正业,反对议会政治化和被当作“抗中乱港”及阻挠政府施政的阵地。大公网还说,补选摧毁了反对派试图重新集结,挑战中央宪制权力和“一国两制”的图谋。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