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与我们不告而别?我们把这问题抛给了林郑月娥……

2018-02-05 10:18: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上边这两张图是不是似曾相识?金色大厅、摄像机、排排站的服务人员。。。不过,这并不是去年两会的照片被错贴到此,这张照片是2月3日由香港特区政府与香港“一带一路”总商会主办的“国家所需、香港所长——共拓‘一带一路’策略机遇”论坛,香港,在本周末成了金色大厅的主角。

  我们来看看论坛的阵容: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国资委主任肖亚庆、亚投行行长金立群、港交所董事会主席周松岗、中国银行董事长陈四清、中国交建董事长刘起涛。。。120多位香港专业服务界和商界人士,与来自170多家国有企业的380多位负责人和高管人员直接对接,深入探讨如何借助香港资本市场拓展“一带一路”建设、与香港专业服务互补合作,以及实现“一带一路”下创意和科技产业与支柱产业相结合、在“走出去”过程中携手共拓机遇。

  难怪有记者同行开玩笑说:“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都来了。”

  那么这次的论坛,跟以往在香港举办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有什么不同呢?在回答《环球时报》记者的提问时,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这样回答:“香港在过去几年都在积极参与建设‘一带一路’,在香港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已经举办了两届,为什么这次我们把论坛搬到北京?因为这次主要对象是国有企业,我们希望把香港的专业服务提供者跟国有企业做一个更好的对接,如果把很多的国有企业一把手都请到香港显然比较难,所以,就把论坛搬到了北京。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是很对的。今天出席论坛的有170家国有企业,近380名高管。虽然只有短短一天,但内容非常丰富,我们听到的是,香港还有独特的优势,能够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要走出去的国有企业提供专业服务枢纽和平台的作用,这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和信心。”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掐指一算,“一带一路”倡议从提出到现在,也已经走过五年的时光,有媒体称,“‘一带一路’倡议正在由写意画变成工笔画!”

  在“工笔画”的精雕细琢中,怎能少了东方之珠的身影?

  “香港是内地企业走出去、引进来的双向平台。”香港律师会会长苏绍聪这样总结香港的角色,“比如投资引进常常面临繁复的审批,有投资区域的限制、还要考虑投资是否在63项准入负面清单中,而内地企业走出去又面临海外反倾销、反垄断、知识产权调查等‘关卡’,2015年起,美国、欧盟与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加大对内地企业并购的跟踪与审查,据美国财政部报告,2015年遭到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审核最多的是中国企业,在被否决时最常见的是‘被收购业务性质对国家安全构成危害’等四条理由。”

  

  图:香港律师会会长苏绍聪发言展示内地企业投资海外市场的风险。

  多位与会嘉宾都认为,香港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方面拥有区位、开放平台、国际金融中心、专业化和人文交流等优势,在“一带一路”建设投融资、专业服务、法律仲裁、营运管理、创新创意等方面可扮演重要角色。

  香港在“一带一路”中扮演的角色之重要性毋庸多言,在合作潜力方面,内地和香港仍然空间巨大,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向与会者展示了一张有趣的图:

  

  在这张图中,各个国家和地区的面积改为由其在世界跨境金融版图地位来显示,红圈中上方就是中国内地,而下方是香港,朱民教授表示,从版图来看,内地和香港的合作潜力非常巨大。

  “找到‘国家所需,香港所长’的结合点,是香港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最优策略。”多位与会嘉宾认为,香港的定位积极务实,找准了方向。

  《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这次论坛召开的时间也“恰逢其时”,就在论坛开幕前一天的2月2日,香港连续24年被美国传统基金会评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

  在今年美国传统基金会发布的《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中,香港的总分比去年上升了0.4分达到90.2分,是唯一一个总分超过90分的经济体,并且远高于全球平均的61.1分。在报告所列出的12项评估因素当中,香港在其中8项取得90分或以上的佳绩,而且在“财政健康”、“营商自由”、“贸易自由”和“金融自由”方面,获得全球最高分。传统基金会在报告中赞扬香港经济具韧力、司法制度优质、社会风气廉洁、政府透明度高、监管制度高效,以及对环球商贸持开放态度。

  另一方面,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1月24日,恒生指数盘中最高达33018.71点,在百年港股历史上首次突破33000点。有媒体惊呼,港股逐渐走出了过去萎靡不振的状态,“10年时间,港股迎来了牛市新时代”,回归20周年的香港,已整装上路。

  然而,尽管形势大好,但对于香港的质疑仍然不断。

  这几天,一篇《我们与香港终于不告而别》的文章在朋友圈流传甚广,全文开头调侃了某影帝在内地拍的一则游戏广告:“很多年后,香港影帝拎起屠龙刀说:大家好,我是渣渣辉。”接着,作者开始对香港影视圈昔日的辉煌进行膜拜:“那时的香港,让多少人魂牵梦萦。每一寸街道,都可能是电影布景;随便拦个行人,都可能是天才演员;金庸的江湖,尚未远去;卫斯理的冒险,仍在继续。红磡鼓声一响,全亚洲的歌迷,心脏要偷停几拍。”

  当然,跟所有类似的立论一样,“厚古”永远不会是最终目的,“薄今”才是。

  一通感怀之后,文章终于交了底:“香港正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封闭,港味的传承看起来遥遥无期。那个自由的香港,正在自建围城。”

  观点并不新,但大众总是爱为怀旧买单的,文章成功地让大部分读者落入了预设的“圈套”,此文在朋友圈内爆火。

  带着这个问题,3日,《环球时报》在论坛上,向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提问,想听听她的看法。

  林郑特首仍然身着标志性的旗袍,外搭一件白色西装外套,当听到记者对这篇文章梗概的总结时,她稍显惊讶地露出微笑,然后回答道:“香港是个非常自由的地方,有人喜欢留在香港,有人喜欢离开香港都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有人说香港没有了自己的优势,那么今天在场的每一个参会者都会告诉他:不是这个情况。香港仍然是个非常有优势,非常有吸引力的地方,尤其是昨天,美国传统基金会又发布了‘全球最自由经济体’的报告,香港连续第24年获得‘全球最自由经济体’的称号,能获得这个称号肯定不只是因为金融、财务、商务方面的自由,也包括多方面的自由。这能消除很多人对香港的疑问,香港依然是个非常尊重法制,崇尚自由的城市。”

责编:张盼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