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香港浸大学生闹事 “占中”后遗症该治治了!

2018-01-25 16:59:00 海外网 分享
参与

(资料图)

  近日一段网上短片引起香港社会广泛指责。短片中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几名代表因不满学校的普通话毕业考试难度,强行冲入语文中心,“占领”办公室抗议,对包括外籍女士在内的几位教师厉声喝骂,还夹杂粤语粗口,态度粗暴恶劣,完全不像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所为。如果不知道是大学校园,还以为是黑社会公然收“保护费”。

  事件曝光后,香港社会舆论皆发声“十分痛心”,民调显示94%的市民认为这些学生的做法很不恰当。浸会大学校长钱大康在随后的记者会上更是一度哽咽,称这样粗劣的行为是“不可以接受的”。两名涉事学生被勒令即时停学。但更荒唐的是,面对满城劝诫,二人并无丝毫反省,还扬言要“上诉”。难道二人真的不明白究竟错在何处?奇怪了。只要看过短片的人,都能指出一二三来。

  其一,浸会大学规定学生必须修读普通话课程,并取得及格成绩才能毕业。涉事学生称,正是由于不满考试太难、妨碍毕业才“闹起情绪”。问题是,香港不少大学(包括浸会大学)也要求学生修毕英语课方能毕业,怎么就不见有学生去跟英语教师“闹情绪”?显然这是一种泛政治化的情绪宣泄。事实是,学习普通话不仅离“洗脑”差得很远,反而恰恰是为每位学生的最大利益着想。

  全球最大的市场是讲普通话的,超过13亿人以此为母语,世界政商精英都以会讲普通话为荣。Facebook创办人扎克伯格用流利的普通话在清华大学演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孙女普通话标准得“吓人”。香港高校将普通话列为必修课,就是希望增强毕业生的竞争力,利用背靠祖国内地的天然优势,获得更多发展机会。

  然而,有些大学青年学业不精,却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反而以此作为搞事的理由。课程难、没学好就是抗议的借口吗?短片中的闹事学生不仅普通话没学好,对外籍教员大吼时英文也磕磕巴巴,怎么不见有人针对英文课如法炮制闹一场?说到底,还是在某些势力的荼毒下,年轻人滋生了对国家和中央逢事“必欲反之”的扭曲心态,普通话课程“身负原罪”,成了“替罪羔羊”。

  对此,有香港市民在社交网站上留言:对于这样的人,查清楚后,该开除的开除,该停学的停学,该检讨的检讨,绝不姑息,否则大学风气只会更差。

浸大外墙被喷“不要说普通话”

  其二,这几名学生在名为知识殿堂的象牙塔内,既无事先商议、也无预约,纠众就直闯办公室,甚至恶言恐吓教师。在他们眼中,什么是谦恭守礼的大学之道,什么叫通情达理和尊师重道,通通都被抛诸脑后和踩在脚下。如此言行粗鄙、不负责任之人,和“大学生”的应有素质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

  有位浸会大学的老毕业生在朋友圈里叹息:“尊师重道,这是无论何时何地都应该遵从的原则。你有意见可以提,但一定不是用这样侮辱人的泄愤方式。一个进步的文明社会,能容得下各种不同的声音,但是都应该用文明的方式表达。 这么恶声恶气,嗓门大难道就占理?再说这些学生是怎么考进来的?别说普通话了,英文也是一塌糊涂,操句广东话就能笑傲世界?简直无知!”

  其三,大学校园和言论自由不是“庇护所”,凡事都要遵循基本的法律底线。即使学生有意见,也应该通过正常渠道反映商议,而非稍有不满便做出过激行为。

  违法“占中”事件之后,香港各大学发生多起暴力冲击校委会、干扰校方人事任命、冲击捐款典礼等事件,大学生目无法纪、以暴力激进手段表达诉求的现象有蔓延之势。教育界人士忧心忡忡:违法“占中”破坏香港法治,留下的后遗症已逐渐显露。

  香港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曾在媒体上喊话香港青年,“闹下去没有希望”。他说,香港年轻人不能掉入民选政府就是最好政府的思维陷阱,没有法治,民主很容易变成暴民政治。“我比较担心香港的年轻人。眼界比较小,这是香港年轻人的致命伤。 内地市场大,成本低,年轻人的拼搏精神也比我们强。我希望现在的香港人能好好思考,究竟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都说青年是一个社会的未来。可如果香港的年轻人还这么闹下去,难以想象香港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浸会大学这次对违规学生迅速作出严正处罚,正是为剎住这股目无师长、粗暴野蛮的歪风,让青年回归和平、理性、非暴力。惩罚只是手段而非目的,浸大的处罚可提醒所有学生,必须守法依规,尊师重道,希望香港青年都能够引以为鉴,避免重蹈覆辙。(文/雷蕾)

责编:徐亦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