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官员请穿山甲,是香港寄给纪委的举报信

2017-02-07 07:15:00 侠客岛 分享
参与

  知道有人爱吃穿山甲后,心里颇受了一番冲击。对这个生活中见不到的动物,我等知识来源大致相仿,都是葫芦兄弟里那只,身披红色盔甲,心有热血涌动,一心为了爷爷和葫芦娃好。长得还萌。

穿山甲

  没有什么比一锅看上去像羊蝎子的玩意更毁童年,如果有,那就是穿山甲还是被妖精吃掉的。一位据说来自香港钟表家族的二代,在微博上晒了广西之行的幸福合影,“李局长黄书记请我们到他办公室煮穿山甲给我们吃,第一次吃,口感味道很好,已经深深的爱上这野味了”。

  微博发出时间是2015年7月15日,而据广西自治区政府信息公开统一平台,确有一位黄姓书记、副局长于7月就任,而非该局对外回应的10月。许是巧合,不作深究,静待调查结果出炉。

  初看这条微博时,我有些不屑,这几年在网上见了太多咋呼之辈,拿出牛津大学毕业证书,上面印着中文“牛津大学毕业证书”者比比皆是。未曾想,网友很快翻出他以前的微博截图,充斥着跟高级官员的合影,茅台内供酒,以及与潘石屹儿子的对话记录。

  事情一下子严肃起来。鸡年至今才过去十天,现实已然比贺岁片精彩。

  

  Tom Standage是经济学人杂志编辑,他发现,早在2000年前社交媒体已然成型。西塞罗在古罗马用的蜡板与莎草纸,与你我不到睡觉不放开的手机,在社交层面并无本质区别。用好了说不定能当上凯撒,或美国总统。

  我总怀疑在社交网络上,存活着那么一类从未真正融入之人,他们对周遭的钝感远超敏感,从不知恰当为何物。我对这些人的喜爱溢于言表,他们的过分坦诚,总带来意外之喜。

  在微博发开房信息的局长言犹在耳,这位香港富二代就赶了上来。如今他被扒出的微博,大多发自2014年至今。几年来,无人提醒也无人问津,此公默默更新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小世界。在中央八项规定三令五申之下,他依然享受着高端酒文化洗礼,吃到了梅花鹿和我们的好朋友穿山甲,坐飞机能进驾驶舱。他跟诸多官员的合影虽说并不违法乱纪,但舆论少见这种照片公之于众。在当下语境中,这些都是罕见之举,但正是一个恰如其分的世界,才无聊的让人绝望。

  不论看上去有多蠢,这名删光了所有微博的富二代都不是核心问题。他更像乱入其中,顽童一般到处拍照、吹牛,如同平日在香港的生活。一个人晒自己在维多利亚港喝拉菲,到底哪里有问题呢?似乎全然没有。在维港吃穿山甲当然有问题,不知香港警方如何处理。

  但他不经意间点的火,在每个人心中都能找到干柴与灰烬。这几年执政党下大力气反腐,八项规定严苛到无以复加(你可以在每一个公职人员朋友那里问到十个例子),也直到去年才作出判断,反腐败压倒性态势已然形成。

  世上并无不漏之网,纪委的朋友们,这是一封寄自香港的举报信。

  

  特意去搜了一下,穿山甲作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养殖难度超高”,野外也已难觅踪迹。这意味着,如果那锅确属穿山甲,则有触犯《野生动物保护法》多个条目之嫌。

  公职人员消费野味,此前也曾见诸报端。中纪委网站通报过一些,比如有一市委书记让人印象深刻,“据参加者后来透露,他们在一起吃过的有穿山甲、焖蛇、金钱龟、东青斑、金枪鱼,等等”。说起来并非自谦,这其中我只知金枪鱼面目。

  在信息通达的时代,理当及时回应关切。但在舆论异常敏感之时,回应和辟谣是两码事。广西投资促进局第一时间便作了辟谣,却少有媒体跟进。原因大概有二,一是运动员不适合当裁判员,此事性质已不在部门业务内,而是党纪国法问题,自行回应不具备公信力;二是殷鉴不远,几年前国家能源局前局长被举报之时,也有迅速回应,结果似不理想。

  当此时,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这个打开的盖子不那么容易合上。谁也不应低估反腐的决心,而一个有公信力的官方调查结果值得期待。

  

  作为一个童年没有动画片的人,葫芦兄弟是少有的温暖记忆。我还记得第五集,穿山甲为了救爷爷和二娃,故意引开妖精,不幸被抓。为了正义事业,它不得不舍身赴死。在惨遭殒命前,那个红色尖嘴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句:

  “放开我,你们这些坏蛋,害人精!”

责编:赵衍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