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检仪 辐射可忽略

2014-02-07 09:26:00 人民日报 分享
参与

  目前,北京、上海等不少城市都实施地铁常态化安检。有人担心X射线安检仪的辐射对人体有害,称“每天被辐射一次,人的命都要短一天。”记者了解到,在一些因拒绝安检引起的纠纷中,有的乘客就称是“怕不安全”。

  安检设备的辐射量会影响健康吗?人民日报“求证”栏目记者进行了采访和实地检测。

  安检仪辐射有害健康吗

  【回应】 实地检测辐射剂量远低于安全限值,可忽略不计

  地铁、机场、火车站的行李安检仪原理相同,对乘客而言,这些安检仪可能产生多大辐射?记者随成都市辐射环境管理监测站技术人员近日对成都地铁东大路站和成都火车站东客站安检仪进行了实地检测。

  检测中,安检仪外壁辐射量接近本底即环境中天然存在的放射性辐射剂量,据专家介绍,可以忽略不计。

  而当安检仪进出口处铅帘被拨开时,技术人员拿在进出口处的便携式辐射检测仪上显示数据最高。技术人员测算后表示,以最高数据作为计算标准,如果一个乘客一年365天每天都乘坐地铁,每次乘坐地铁过安检时都拉起铅帘,每次拉起的时间长达5秒,那么这位乘客每年因此接受辐射的有效剂量不到0.007mSv(毫西弗)。

  成都市环保局核安全辐射监管处处长周润民告诉记者,根据国家《电离辐射防护与辐射源安全基本标准》,正常人每年接受辐射的剂量不得超过1mSv。“我国的标准是根据联合国原子辐射效应科学委员会、国际原子能机构等六个权威国际组织的标准而制定,即使在世界范围内参考,都是较为严格的。”周润民说。

  “安检仪内部射线基本是直射,全部密封在安检仪内。射线里还有极少量散射,但安检仪进出口的铅帘基本能挡住,加上安检仪内部四壁全部为厚厚的铅壁,只要不把铅帘大幅度撩起,安检仪四周就检测不出射线。”生产安检仪的北京同方威视技术有限公司工程师杨建介绍,安检仪只在有行李通过时,才会瞬间通电、产生射线。

  “乘客可能接受的安检仪辐射强度甚至比不上坐飞机时乘客在高空接受的宇宙射线辐射。”成都市辐射环境管理监测站工程师易欣说,坐飞机时的宇宙射线辐射是安检仪的5倍,且接受辐射时间远长于安检仪。

  上海市环境保护局辐射安全管理处陈继亮表示,2010年上海市辐射环境监督站对上海地铁站两种安检设备的抽测显示,设备外表面辐射剂量率最大值为0.443μGy/h,铅胶帘表面的辐射剂量率最大值为1.35μGy/h,均满足《X射线行李包检查系统卫生防护标准》要求。据了解,我国这一限值要求与美国联邦行政法规的要求基本一致。

  “可以说,设备外表面即为安全距离。”陈继亮表示。

  尽管安检仪辐射剂量很少,专家们仍建议尽量远离出口,或缩短在出口处的滞留时间,应等货物通过挂帘且挂帘完全下垂后,再去取行李物品。

  还有人担心经过安检仪的饮食有残留辐射。对此,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肖雪夫说,安检装置绝大多数使用低能X射线,“经过安检照射的物品没有必要担心。”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电离辐射所副研究员李兴东说,经过安检的食物和水均可放心食用饮用。

  此外,专家认为,公众不必对辐射太敏感。“辐射无处不在,很多物质都会产生辐射,包括人体、建筑等。”四川大学核科学与工程技术学院教授陈向荣说,“辐射本身是中性词。”

  安检仪质量能保证吗

  【回应】 生产、使用要许可证,出厂要合格证,联合监管、多方检测保安全

  上海市辐射环境监测站总工程师戈立新介绍,地铁安检设备属于Ⅲ类射线装置,Ⅲ类为低危险射线装置,长时间使用不当或设备防护泄漏时,会引起人员超剂量照射,但不会对人造成永久性损伤。

  2012年11月20日,上海市环保局向上海城市轨道交通保安服务有限公司颁发了《辐射安全许可证》,许可使用Ⅲ类射线装置,最大使用量800台。公司每月对现有500多台机器进行检测,目前未发现异常情况。

  记者在成都地铁站看到,地铁站所用安检仪是同方威视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的“CT型行李安全检查系统”。该公司工程师杨宁介绍,根据国家《电离辐射防护与辐射源安全基本标准》规定,这种产品在生产过程中需接受环保、卫生、公安和质检等多个部门的联合监管,并取得生产厂家所在地环保局颁发的《辐射安全许可证》。产品出厂时还必须取得合格证,确保产品产生的射线在人体健康安全范围内。

  周润民告诉记者,安检仪需要在地铁站试运行前安装完毕,试运行期间,核安全辐射监管处下属各监管站对安检仪辐射量进行定期检查。

  成都地铁公司工程师彭著发介绍,根据国家规定,公共场所安检装置需每年进行年检。在地铁站正式运营后,监管站技术人员每半年就对安检仪辐射指标进行一次全面检测,每周进行一次外观辐射检测,“至今所有的检测报告均显示,地铁站的安检仪辐射指标在人体健康安全范围内。”

  安检员所受辐射超标吗

  【回应】 经安全培训懂规范操作;上班配备计量片,送检未见辐射异常

  安检员每天都在安检仪旁边工作,还常常帮乘客取包等等,健康会否受损?李兴东介绍,我国对于射线装置使用人员有严格的管理制度,通常要佩戴个人剂量计或配发电离辐射巡测仪,实时或定期监控工作人员工作环境以及个人累积剂量是否符合国家相关要求。

  成都地铁公司安保部主任胡佳说,对于安检、医疗等可能接近辐射源的从业人员,国家规定他们接受辐射的剂量上限是公众上限的20倍。安检员每个季度都需要接受体检,而且他们都随身配备有每个季度都需送检的辐射计量片,如果计量片显示辐射量超过上限,安检员就必须调岗。到现在为止,所有送检的计量片都从未超过上限,最高值也不到国家规定上限的1/10。

  “我工作前还担心过,但经过安全培训,了解了安检仪操作的注意事项以及安检仪的工作原理,就不再担心。”每天在安检仪旁负责成都火车站东客站安检的公安教导员胡凯告诉记者,自己从事安检工作已有数年,经定期体检,身体未受到辐射影响,也未听说其他负责安检的民警受辐射影响。

  上海轨道交通安检人员上班时间需佩戴日释光剂量仪,上海预防医学研究所每月跟踪并记录数据。“每两年会对操作员工进行染色体检测,到目前为止已体检过4000人次,没有发现问题。”上海城市轨道交通保安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巢俊峰说。

  (韩晓梅、李鑫、唐健参与采写)

  本期栏目统筹:胡安琪

责编:宋妍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