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级驻京办如何说“再见”

2014-01-23 10:11:00 人民日报 分享
参与

  比驻京办本身更值得关注的,是“驻京办需求”。需求不变,即便撤了也是“名亡实存”。在这个意义上,让县级驻京办真正成为历史,就要走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式的思维定势

  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近期通报,各驻京办事处接待数量同比平均降幅达70%。但记者调查发现,尽管国家严令撤销,一些县级驻京办改名为服务中心、联络处、会馆等,仍在私下运行。

  这则新闻,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早在2010年国务院发出撤销令时,就有媒体预测,有的县级驻京办会改头换面、借壳重生。如今,或穿上迷彩服,或“大隐隐于市”,一些县级驻京办成了请不走的菩萨,其背后的隐情,值得深思。

  电影《神鞭》有一句台词,“辫子没了,神还在”。如果驻京办撤了,但“人还是那些人,事还是那些事”,那么驻京办注定难以说再见。因此,比驻京办本身更值得关注的,是“驻京办需求”。需求不变,即便撤了也是“名亡实存”。在这个意义上,让县级驻京办真正成为历史,就要走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式的思维定势。

  平心而论,驻京办并非一无是处。在方便中央地方交流、提高进京办事效率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只是,后来的驻京办越设越多,其职能不断被扩大异化,成为接待和应酬的场所,甚至演变为滋生腐败的机构。正因如此,改革驻京办就要区分:哪些职能是合理的,哪些是不合理的?哪一级是必需的,哪一级是不必要的?

  县级驻京办撤销、市级驻京办报批、省级驻京办保留,当初国务院文件体现的就是这一务实思路。同样,沿着这一思路,舆论盯着县级驻京办,并不意味着省市驻京办就高枕无忧了。县级驻京办背后的“另类需求”,省市一级驻京办有没有?而造成这种需求的,除了省市县自身,还有没有其他的原因?

  比如,“跑部钱进”问题。有论者指出,只要跑项目、要资金需求不止,驻京办就会找到存在的理由,以各种方式延续其“跑部经济学”。去年以来,国务院已经取消、下放了数百项审批权。釜底抽薪解决驻京办的“跑部钱进”问题,就要进一步加快转变政府职能速度,加大简政放权力度,从根本上铲除“跑部钱进”的土壤。在这个意义上,驻京办是衡量简政放权的一把尺子。

  比如,上访维权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处理好维稳与维权的关系。缓解驻京办在这方面的压力,就要切实按照法律要求,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使群众由衷感到权益受到了公平对待、利益得到了有效维护。同时要处理好文明执法与严格执法的关系,既不能搞粗暴执法、“委托暴力”那一套,又要坚持严格执法,对违法行为严肃依法处理,走出“小闹小解决、大闹大解决”的误区,并由此捍卫法律尊严、稳定人们预期。在这个意义上,驻京办是衡量依法行政的一面镜子。

  再比如,接待应酬问题。除了承担公务,一些驻京办还成了领导的“生活秘书”,要为领导及其家人来京就医、子女就学等提供“一条龙”服务。驻京办成为继豪华酒店、神秘会所之后的又一值得关注的公款消费场所。反“四风”没有自留地,八项规定更不会设保护区。在这个意义上,驻京办也是反“四风”的一块试金石。

  当前,第二批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正在开展。如何抓住驻京办这个“末梢神经”,见微知著查摆问题、举一反三整改落实,这是对全面深化改革力度的考验,也是对改进作风成效的检验。

责编:宋妍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