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养老要算三笔账

2014-01-22 07:47:00 人民日报海外版 分享
参与

  一方面赚钱交税的年轻人口减少,一方面安老服务及公共医疗支出必然上升,此消彼长间,香港养老的账该怎么算?

  第一笔账:政府库房

  安老一年550亿,日后超支?

  香港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近日表示,特区政府本年度投放于长者的经常开支,包括医疗、综援及安老服务等,占整体开支近两成,达550亿元(港元,下同)。他形容香港的“安老号”已启航,本年度《施政报告》公布后,正加大力度让船继续前行。

  惠民生的措施总是会带来叫好声。但香港《经济日报》忧虑说,从数据推算,人口老化的香港已在未来等着,日后会否出现“财困”之日?事实上,去年特区政府财政预算案已提到,要应付人口老化和长远公共开支飙升问题。当时就有消息释放出来,说可能研究外国做法,如讨论香港是否适合成立“未来基金”等。

  全球面对人口老化,不少国家预见庞大开支摆在眼前,于是将每年部分财政盈余拨入做投资增值,为日后做保障。如挪威政府早在1990年成立养老基金,澳大利亚政府2006年动用180亿澳元成立未来基金。

  有一种声音认为,相比起来香港或许迟了几步,但若今日还不趁财政有盈余时未雨绸缪,则日后的危机只会更大。《经济日报》说,储钱之外,若不及早为养老福利开支“减磅”,未来还是要愁!

  如何“减磅”?第一招就是拖慢老龄化步伐,让财政不致被暴升的开支急速拖垮。具体措施包括推迟退休年龄,这样,劳动力、税收等可以变相增加,老人依赖福利的时间也可延迟。再者可向日本学习,国民满40岁便开始为自己老年后的护理服务投保,转移节省医疗开支。

  第二笔账:养老院

  少则两千,多则数万,你住哪间?

  香港电影《桃姐》,给了64岁的导演许鞍华讨论老人问题的一个机会。她将镜头对准了香港的老人院,在香港,便宜的养老院等不到位,贵的又住不起。

  在选拍摄场地时,许鞍华以要给亲戚找床位为名,“潜进”了二三十家安老院。结果她发现,安老院在香港密集到几乎每条街都开有两三家,但一般人往往只能住进私人和民间团体办的安老院,居住条件并不一定好。主演叶德娴甚至被普通养老院的生活环境吓到:“一间房住了6个人,只有每人一张床,衣服都堆在床上;就算单间,也只多一个桌子和椅子,洗脸洗澡和上厕所,都是公共集体的,没有阳光不说,空气流通不畅,都是臭味。”

  这类政府资助、请非政府组织运营的“津助安老院”最便宜,65岁以上的老人均可申请,收费标准是2000元一月。它们几乎全是4到6人间,而且排队等候时间非常长。“有一项统计,老人在政府审查合乎申请资格后,一般要等候两到三年,有的老人等着等着就离世了。”香港老年学会总监张玉霞说。

  在香港已领牌照的私营安老院,提供宿位最多,大约占到全港七成。因为是以盈利为目的,收费较贵且质素参差不齐。一般来讲,私营安老院环境相对较好,多是单人间和双人间的规格,收费可视老人经济状况灵活选择,有4000多元的宿位,若想条件好一点,收费则在每月3万至4万元左右。中间价位的,是由非政府组织运营的自负盈亏的安老院,收费每月5000至6000元。

  第三笔账:换地方

  内地养老?港资在粤试办安老院

  几年前,港元比人民币“值钱”,内地物价也比香港低,部分香港老人选择回内地养老。2012年,香港特首在《施政报告》中提出“广东计划”,向选择移居广东的符合资格的香港老人发放高龄津贴,预计3万人受惠。

  张建宗局长表示,根据政府统计处在2011年初进行的调查,当时在广东居住或长期逗留的65岁以上香港老人大约有4.6万名,其中深圳6100位。

  张玉霞说,“广东计划”其实从1997年就推出,2011年2月开始政策有改动,老人每年在香港居住满60天即可。现进一步改进,“广东计划”申请人获批准后,不用返回香港就可以领取全年高龄津贴。

  在这种便民政策下,香港不少机构在内地专门建立了接收香港老人的安老院,如香港赛马会就在深圳盐田和肇庆分别投资兴建了两所居住环境相当不错的安老院。其工作人员透露,每位老人每月的花费在3000至7000元之间,比香港本地的私人安老院便宜,环境更好。香港赛马会规定,接收的香港老人与内地老人比例必须维持在1∶1,也就是说入住一位香港老人,才能接收一位内地老人。不过最近两年,港元已不如人民币“值钱”,且内地城市物价也可跟香港一较高低,返回香港养老的人数又呈上升趋势。

责编:宋妍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