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独家庭,冷暖谁人知?

2013-12-04 09:23:00 新民周刊 分享
参与

  有这样一代人,他们出生于解放初,受过灾害苦,青春耽误在“文革”中,生儿育女又赶上计划生育。

  这一代人,如今正逐渐步入晚年,而他们中的一部分却突然遭遇了“人生三悲”中的最痛——老来丧子。

  34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带来了一个低抚养比的经济发展黄金期,却也牺牲了一代人的自由生育权利,更让这些独子家庭“伤不起”。

  或许,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计生政策实施伊始,很少有人会想到由此造成的“失独家庭”会从个体现象变为社会问题。但当“失独父母”随年龄增长成为“失独老人”时,这个特定人群如何养老,就成为事关亿万中国人幸福和整个中国社会稳定的大问题。

  “逝者已矣,来者可追。”国家、政府以及全社会都应该正视这个群体的存在,给予他们切切实实的关爱。

  失独家庭的“三重深渊”

  1979年,中国开始实行独生子女政策,第一批610万孩子领取了独生子女证,从而也造就了第一代“独生子女”家庭。

  在这些家庭里,父母将孩子视为唯一的希望和生命的延续,他们在独生子女身上寄予了全部的爱,却不得不承受失独的风险。

  “不管是‘双独二胎’,还是放开‘单独二胎’,对我来说,都已经迟了,但总算是给了还能生育的独生子女家庭多一份延续生命的希望。” 翻开手边的相册,看着女儿由呱呱坠地的娃娃出落成亭亭玉立的花季少女,李慧(化名)的眼里满是心疼和不舍。

  李慧今年52岁。25年前,女儿的出生曾带给过这个家庭无比的快乐。但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事实,也在当时给这个家庭埋下了不小的隐患。

  直到8年前,这颗不定时的炸弹突然爆炸。“孩子是猝死的,走的时候才17岁。17岁啊,正是她最好的时候。”从此,李慧成了一名“失独”母亲,她的家庭也就此成为“失独家庭”。

  按照官方的说法,“失独家庭”是指由于独生子女发生意外伤残、死亡,其父母不再生育和收养子女的家庭。其中,尤其是年龄在50岁以上的群体,由于过了生育年龄,重新生育和抚养子女的机会微乎其微。

  “失独家庭”,已经成为社会上不可忽视的群体,一个缺少社会保障和关爱的“弱势群体”。

  无法接受子女离开的现实,人生观趋向消极,拒绝回归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甚至失去对未来的希望和活下去的勇气……跟绝大多数父母一样,在得知自己的“独苗”离开的那一刻,李慧辞去了超市收银员的工作,每天只呆在家里。

  “精神上的打击太大了。”李慧说,当时的她最见不得和女儿差不多大的姑娘,见一个哭一次,“所以,当时我不愿见人,也不想说话。”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因为从小给女儿看病,原本就没什么积蓄的家庭,又遭遇了李慧丈夫下岗的变故。李慧因此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需要长期服药治疗。一家人的生活,只能靠街道每月发放的补助来维持。

  根据相关调查统计显示,中国目前失独父母中约90%的人年龄在50岁上下。他们中,50%的人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等慢性疾病;15%的人罹患癌症、瘫痪等重大疾病;60%以上的人陷入不同程度的抑郁,其中超过一半的人曾有过自杀倾向。同时,由于家庭的重大变故,50%的失独家庭面临严重的经济困难,月收入停留在1200元以下的低水平,20%的失独家庭靠低保生活。

  失去独生子女的父母,许多人都或多或少由于现实的残酷而陷入到困、病、老这三重深渊中。

  李慧也曾一度因为这三道坎而变得有些偏激。“当时,就一门心思觉得,我们家落到如此地步都是一胎政策害的,剥夺了我们可以生二胎的权利。”李慧坦言,她曾多次去有关部门上访,“觉得没有人帮我们养老,生病了没有人照顾,也没有能力赡养我们的父母,所以政府必须负这个责任。”

  直到后来,社会公益组织的介入和帮助,再加上时间这味疗伤的良药,李慧在精神以及生活上才稍稍得以平复。

  如今,李慧丈夫在外做些木工活贴补家用,一家人的生活勉强算是回到了正轨。但当面对将来“做手术、住养老院都不知道找谁签字”的晚景,夫妻两人常常悲伤落泪。

  谁懂“双面人”

  事实上,与李慧一家有相似经历的失独家庭不在少数,子女遭受突如其来的疾病、事故、意外都会令全家的生活蒙上一层阴影,久久无法散去。

  由于尚未进行过全国性专项普查,失独家庭的确切数字不得而知。根据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以及卫生部发布的《201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中国现有独生子女的数量已经达到2.18亿,按照15至30岁年龄段万分之四的死亡率,每年的独生子女死亡人数不少于7.6万人。这就意味着,每年全国新增的失独家庭也至少是7.6万个。截至2012年,失独家庭的总数累计已经突破100万的大关。

  人口学专家易富贤更是依据这一数据推断:中国现有(1975-2010年出生)的2.18亿独生子女,将会有1009万人在或将在25岁之前离世。这意味着不用太久以后的中国,将有大概1000万家庭成为失独家庭。

  在上海,据不完全统计,因为遭遇“白发人送黑发人”而长期无法走出“中年丧子”之痛的失独家庭至少在7200户。

  为了帮他们更快重拾生活的希望,今年年初,上海海布社工师事务所与所在辖区的区计生委联合开展了“失独家庭关爱”行动,并建立了“海布计生社工站”,通过该平台为全区多户失独家庭逐步进行个案疏导。

  上海海布职业培训中心、海布社工师事务所校长、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马世婧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表示,许多失独父母都会经历被消息震惊、拒绝接受事实、麻木和无奈、陷入沉默和抑郁、随时间逐渐恢复活下去的信念等一系列心理过程。

  接触中,马世婧发现,“失独”父母比同龄人显得苍老。他们中间,有些40多岁仍有生育能力的夫妇,因为一直沉浸在悲痛中难以解脱,错过了生育的机会;还有些存在着负面的情绪,觉得自己很孤独。

  “其实,孩子走了,他们更多的时候是感到身边没有人可以诉苦,也没有人能够分享喜悦。”马世婧说,“所以,在人力和财力有限的情况下,海布做得更多的就是陪伴。我们的社工会通过电话、上门等形式对他们进行关心和帮助,当然也会邀请他们来参加我们的一些活动,例如心理讲座等等。”

  在马世婧看来,对于失独家庭,关爱很重要,要唤醒他们内心的希望,让他们明白孩子不是生活的唯一,找到另外的生存意义,感觉到自己并没有被抛弃。所以,马世婧也鼓励一些失独父母来给海布其他公益项目做社工。

  如今,该行动已经开展了近一年时间。海布帮助过的失独家庭中,大部分人的心情都得以平复,至少打消了过去过激的想法。

  但马世婧也坦言,即便是身心能够恢复健康,有些父母却依然无法完全摆脱“两面人”的状态:在外表现出格外的坚强,回家后默默哭泣。

  “因为长期处于抑郁的状态,这些人的情绪都是经常反复的,也会变得特别敏感。”马世婧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 “有一次,我们到民工子弟小学给孩子放电影,由于临时将片子改成《唐山大地震》,一位经常来参加海布社工活动的失独母亲前一秒还有说有笑,一下子就低头、沉默、不住地抽泣;还有一次去帮助一家私立养老院做义工,她一听住那里每个月要花4000元,而她的退休工资才2000多元,她就一下子急了,觉得以后连养老院都住不起,变得不知所措。”

  马世婧说,现在国家对失独家庭有一些经济援助,这是必要的,“而一些父母在步入中老年时失去唯一的子嗣,也确实成为老无所依的失独老人。对于他们,已有的政策要积极宣传让他们知道。据我所知,至少在上海,每个区都有自己的日间看护中心,如果有失独父母生病了,就可以去那里寻求帮助。”

  另一方面,马世婧也建议,还未完善的社会服务体系必须尽快跟上。

责编:宋妍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