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通”逃犯归案后自述:能看到天网,能看见那一只巨手

2019-01-04 16:25 澎湃新闻

杨秀珠接受采访。 视频截图

  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联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摄制,反映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的五集纪实专题片《红色通缉》将于近日播出。预告片中,正在浙江省女子监狱服刑的“百名红通”头号嫌犯杨秀珠接受了采访:“这个苦楚,你们在国内的是领受不了的,我们在外面是知道的。”

  2016年11月16日下午3时13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有“中国第一女巨贪”之称的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在两名女警的押解下缓缓步下飞机舷梯。落地后她感叹道:“逃亡的日子不好过。”这一天距离其外逃已经有13年零7个月。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注意到,杨秀珠并非首位在电视上忏悔的“百名红通人员”。此前反腐专题片《永远在路上》中,专门有一集题为《天网追逃》,就是揭秘海外追逃的故事。当时,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江西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李华波都曾亲口讲述了自己的逃亡岁月,并表现出深深懊悔。

  “看到了天网,看见那一只巨手”

  2014年12月22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潜逃美国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副厅级干部王国强回国,向纪检监察机关投案自首,成为近十年来第一个从美国回国自首的腐败犯罪嫌疑人。

  多年间,王国强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2012年,王国强预感事情要败露,心虚之下便携妻子匆忙出逃。

  然而,到了美国的日子并不好过。由于不敢用护照在酒店登记,他们只能和别人一起住在合租屋里。每一天都生活在恐惧中,担心会不会出现打架的情况,会不会被害、被抢。

  “与其在美国东躲西藏,惶恐不安,有病不能就医,有交通工具不能乘坐,如果到了这种程度的时候,我觉得即便留下来,意义也不大。”王国强说。

  当时,王国强的女儿也在美国读书,但是由于担心被人发现,在美国两年多,他没敢跟女儿见一面,甚至到美国几个月后,才给女儿打了第一个电话。

  “姑娘就问我:‘你为啥,咱家缺钱吗?你跟我妈都是公务员,单位都不错,你又是领导,缺钱吗?’”王国强说,“我没法回答孩子,我觉得那一刻我不是父亲了,我就好像面对检察官来提审我一样,心里很痛。”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国强越来越觉得举步维艰。“我要不回来,一定是通缉榜上有名的,那你说,全世界见到了这个协查通报,这一百多个国家都行动起来,你不像过街老鼠一样吗?也可能处境比它还难呢。被通缉的人,被追逃的人,他才有这样深刻的感受,这个法律的威慑,有的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网在哪儿?平常谁说也看不见,但是只有当事人那种处境,他能看到天网,能看见那一只巨手。”在接受采访时,王国强感慨道。

  只“逍遥”一个月,父亲过世都不知道

  李华波在“百名红通”名单上排第二位。

  外逃之前,他是江西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的股长,职位虽然不高却掌握着重要的资金监管权。当年李华波伙同两人利用职务便利侵吞公款9400万元,而这相当于这个贫困县年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堪称小官巨贪的典型案例。

  李华波生性好赌,这些钱大量被他用于前往澳门赌博挥霍。“去一次以后就觉得有点上瘾,有时候真的是有点不计后果的样子,拿了以后输了,输了又去拿,好像到自己家里保险柜里拿钱一样的。”李华波坦言。

  澳门检察院提供的记录显示,李华波在赌场输掉的钱高达3400多万港元。李华波心里清楚已犯下大罪,因此决定外逃。

  与大多外逃官员不同,李华波临走前做了周密的准备。“我当时在网上也查了,有些资料我也看了,如果能跑到一个跟中国没有引渡条例(约)的国家,可能会相对比较安全一点。”于是,李华波提前办理了投资移民获得了合法居民身份,还通过地下钱庄等渠道将挥霍剩下的3000多万元预先转移到了新加坡。2011年1月,李华波举家飞往新加坡。

  “我自己说句实话,认为出了国不要紧了,当时是这样认为。”然而,“好日子”只维持一个月,新加坡警方突然对他实施拘留,并冻结了他在新加坡的所有资产。

  原来,在李华波出逃后,我国第一时间就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了红色通缉令,并向新加坡提交了李华波跨境转移赃款和伪造移民申请材料的有关证据。

  “当时我还抱有这种幻想,我们跟新加坡没有引渡条例(约),律师当时说的,真的有这个案子也别怕,因为新加坡的法律跟中国法律不同。”李华波说,“国外这几年天天打官司、坐牢,还不如回国了。就是后悔自己如果不做这个事,就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当时我走的时候我父母也在,正是希望我在身边的时候,给他们养老送终的时候,自己还给他们背个这么大的包袱。像我父亲去年过世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家人也不告诉我,这个事我真的是后悔,真的很难过这个事。”谈到家人李华波更是感到后悔万分。

  生活高调奢华,打入当地上流社会

  东躲西藏、战战兢兢是多数外逃人员在国外生活的真实写照,然而也有例外。

  例如,即将播出的《红色通缉》预告称,“百名红通”第5号闫永明在外逃新西兰后就过着高调生活,一掷千金豪赌,82分钟输掉500万新元。

  在《永远在路上》专题片中,也出现过一名高调的逃犯,他就是迈克尔⋅程。

  在加拿大,迈克尔⋅程可以说是当地风云人物,著名房地产开发商,住在估价约合人民币两千多万的豪宅中。迈克尔⋅程还多次向当地党派捐款,有他资金铺路,女儿积极参与政治,成为了加拿大联邦青年自由党某分部主席,是当地颇受瞩目的政治明星。

  然而,2015年,随着红色通缉令的发布,迈克尔⋅程一家的风光生活被彻底改变了。通缉令发出不久,就有人发现迈克尔⋅程与“红通”名列第69位的程慕阳颇为相似。

  据新华网报道,2015年5月2日,加拿大移民和难民署发布文件确认:迈克尔⋅程与程慕阳就是同一人。

  程慕阳为河北省原省委书记程维高之子,因涉嫌侵吞、骗取国有资产、贪污等被通缉。而他竟利用在国内贪腐得来的财富,在国外过着奢侈的生活,甚至用金钱打入了当地上流社会。

  事情败露后,程慕阳迅速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公司人去楼空,女儿的职务也被加拿大联邦青年自由党紧急撤销。

  从2000年8月被追逃开始,程慕阳已逃亡了18年。目前,程慕阳的追捕工作仍在继续。

责编:王丹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