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饭店、老凤祥都在这事上吃了亏!谁为老字号撑起保护伞?

2018-10-09 10:44 上海大调研

  老字号,能走出去吗?

  光明邨、老大昌、新雅、大富贵……据不完全统计,上海180家具有老字号称号的企业中,半数以上都在黄浦区。

本文图片均来自微信公号“上海大调研”

  老字号之所以受到热捧,很大程度是因为上海人特有的情怀——光明邨、老大昌、新雅、大富贵等品牌都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甚至某道菜、某种制作方法,都让老上海们如数家珍。

  老字号想要走出国门,却发现商标被抢注了,怎么办?如何让黄浦区的超多美食老字号走出去,让更多市民品尝到“上海味道”?来看黄浦区的调研——

  【问题多】

  老字号想走出去却遇难题

  近年来,知名商标尤其是老字号打官司争夺商标之战屡见不鲜,如何做好商标保护已经成为企业发展的重要议题。

  黄浦区市场监管局在走访调研企业品牌保护与发展中发现,区内不少企业特别是老字号企业,在商标注册、使用、侵权保护、品牌发展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与困难。

  比如,上海一家老字号品牌欲进军海外市场,结果尴尬地发现,自己的品牌在海外已被他人注册,面前只剩两条路:在海外更名,或花重金从他人手里买回品牌,十分尴尬。

  黄浦区市场监管局通过大调研发现的问题有哪些?

  部分老字号企业品牌没有注册商标—— 老字号企业由于商标注册意识不强,往往只有字号没有商标,商标常被抢注或无法注册。

  黄浦区市场监管局在走访和平饭店时了解到,上海和平饭店有限公司至今没有“和平饭店”的注册商标,“和平”二字已被外地某企业注册,上海只拥有英文商标,对企业品牌使用和发展造成较大影响。

  侵权现象严重,企业对商标保护力不从心—— 外地一家珠宝公司使用与“老凤祥”商标高度近似的“百年凤祥”商标,在全国20多个城市百余家加盟商的店招门头、广告语和产品包装上使用该商标,损害了老凤祥品牌形象。企业虽然全力维权,但是成本较高,收效甚微。

  老字号注册商标使用范围和领域有限—— 大富贵酒楼目前除了连锁经营餐饮外,还增加了熟食销售,但企业只有餐饮类别的老字号商标注册证,亟需尽快注册增加商品商标。上海大光明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只有“大光明院线”的注册商标,和目前大光明影院的发展不匹配。

  当前,要根据发展需要不断扩大老字号品牌商标的使用范围和领域,推动老字号企业品牌做大做强。

  缺乏商标管理人才—— 企业普遍存在缺乏商标管理人员、商标管理制度不全、商标专业知识不足的情况。上海老城隍庙餐饮(集团)有限公司反映,由于原商标管理人员离职,造成企业相关工作难以持续。

  今年11月,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将在上海举行,越来越多的国内品牌将借助这个平台走向海外。

  如何为国内品牌在全球布局和竞争中保驾护航?黄浦区创新商标注册申请的“上海服务”,为企业撑起商标保护的“大伞”。

  【破题】

  为让企业安心发展,黄浦区市场监管局通过完善多项举措,助力企业做好商标保护工作,如——

  加强对企业商标注册的指导与服务,支持企业建立商标联络员机制,健全商标管理制度,制定商标品牌战略规划;

  以商标品牌指导站创建为抓手,积极搭建平台,促进创意园区企业商标品牌培育发展;

  加强市区联动,加大商标保护力度,多方协调为企业维权。

  今年5月,上海商标审查协作中心在黄浦区行政服务中心设立了全市首个延伸服务的“马德里商标国际注册受理窗口”,上海、长三角乃至全国的企业都可就近选择到黄浦区进行国际商标注册的申请。

  近年,很多有商标保护意识的国内企业都在进行国际商标的注册申请。申请国际商标有两种途径,一种是进行单一国家的申请,比较麻烦;一种是申请“马德里商标国际注册”,这是目前我国企业采取最为广泛的商标国际注册方式。

  马德里商标注册申请,是根据《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的规定,在马德里联盟成员国家间进行的商标注册。马德里联盟覆盖117个国家,包括中、美、德、英、日等世界主要经济体。

  通过一个机构、使用一种语言、递交一份申请、缴纳一次费用,就可以在那些加入“马德里协定”的缔约国受到商标品牌的法律保护。

  目前,企业可以就近选择到巨鹿路上的黄浦区行政服务中心申请商标国际注册,极大地便利了企业办事。

  针对企业的个性化需求,黄浦区还对“马德里商标国际注册窗口”进行了功能升级,成立了“商标品牌创新发展指导中心”,为企业提供注册商标申请咨询、品牌建设咨询指导、品牌维权受理及商标资产运作指导等多项指导服务。

  新战略让老字号焕发新生机

  除了为走出国门做准备外,不少老字号企业也在积极调整经营策略以适应市场的新需求——今年5月,黄浦区的老大昌、光明邨、哈尔滨、新雅等老字号企业纷纷以新面貌出现在市民游客面前,让人眼前一亮。

  以前“深藏闺中”的老字号焕发了新生机,一些老产品如冰糕、哈斗、掼奶油等再回归,让“吃货”们找到了新的打卡地。

  哈尔滨食品:香到舌尖儿、酥到心坎儿

  上海哈尔滨食品厂成立于1936年,前身是福利面包厂,当年创办人杨冠林曾在哈尔滨做过面包生意,而后来到上海闯荡,将俄罗斯风格融入到面包生意中,因此得名“上海哈尔滨食品厂”。

  哈氏的蝴蝶酥是不少上海人的心头好,热乎乎的蝴蝶酥一出炉,一股奶香气瞬间袭来,香到舌尖儿上,酥到心坎儿里。

  2014年6月,哈尔滨食品厂旗舰店重返淮海路后,开始做大“哈尔滨”西点,并逐渐向外辐射,开始连锁店选址布局,先后在轻食尚成群、老字号食品集聚的购物中心开出分店,不久前又在陕西南路老字号一条街上亮相,成为老字号食品中的佼佼者。

  杏仁排

蝴蝶酥

  推出线下实体店织网、线上网络店联动的模式,在“天猫”平台上开设“哈氏”旗舰店,实现线上线下融合;

  巧用、活用微信微博等新媒体平台,不断扩大“哈尔滨”品牌影响力;

  加强研发杏仁排、中蝴蝶酥产品,以上海城市的食品伴手礼“圈粉”,增添海内外游客喜欢上海的理由。

  光明邨:购物排队、吃饭等位、订位赶早

  光明邨的熟食闻名沪上,半成品销售年年火爆,是淮海路上屹立不倒的“常青树”。

  每逢节假日,光明邨甚至要聘请专业保安人员应对大客流。“购物排队、吃饭等位、订位赶早”的景象,成了老字号光明邨酒家最好的广告。

  今年起,光明邨大酒店开出了连锁门店,因地制宜,融合新消费模式,入驻商业综合体,把正宗“上海本帮味”送到更多市民餐桌。

大富贵:“两房一厅”格局复制推广

  大富贵始于光绪七年,是沪上历史最久、名气最响的徽帮菜馆,在上海设有多处连锁店。

  大富贵酒楼始终保持老字号的风味不变,原材料的统一配送,现场明窗加工,以“两房一厅”格局供应各色美食。

  “一房”开外卖熟食;“一房”开外卖点心;“一厅”设大堂小吃。

  老字号名店正以新战略出思路,希望越来越多的老字号打破“辖区”概念,开出连锁店、体验店丰富市民餐桌,也为上海增添美味的温度!

  (原题为《和平饭店、老凤祥都在这件事上吃了亏!谁为老字号撑起“保护伞”?》)

责编:秦璐敏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