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边疆行——共同书写新篇章】“有点情怀”年轻援疆精神心理科医生杨程甲

2018-09-23 12:47 环球网 魏少璞

  【环球网报道 记者 魏少璞】“我要清清白白地行医和生活”古希腊就有了属于它的誓言。“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这是习总书记在今年8月19日第一个医师节时对这个职业的赞誉。

  对援疆医生杨程甲来说,“甘于奉献、大爱无疆”这样的赞誉自己还达不到,因为援疆是“自己个人的想法,是一种理想。”

  2018年3月13日前,33岁的杨程甲还和往常一样在广东省人民医院精神卫生中心忙碌着,因为报名援疆通过,3月13日,杨程甲作为此次组团式援疆医疗队24人中的年龄最小的一员出现在5000公里外的西北边陲——新疆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后简称为“喀地一院”)。

此次援疆团队中的七朵金花(受访者供图)

  2016年4月,第一轮广东省医疗人才“组团式”援疆工作队到达喀什并开展工作,每批人员工作一年,至今已是第三批援疆医疗人才。医疗人才“组团式”援疆工作开展以来,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在人才队伍建设、技术能力提升等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展。

  杨程甲每天带领三名“徒弟”医生进行学习,其中最特殊的一名可谓是“贴身”学习,因为喀什地区维吾尔族占90%,且“精神科,包括心理科专科来说,语言是我们治愈病人的工具”杨程甲医生说,基于实际情况,医院给她配备了一个翻译,这个翻译可以一句句地从杨程甲那得到学习。

  社会责任感强的企业 贴心的家人——来自广东的支持

  杨程甲一直有个梦,想为缺医少药的人们做点什么,因此每次医院有援助机会,她都特别踊跃报名,但由于专业方向或职称要求不符合而未能如愿。今年“组团式”援疆通知刚发出来,她在医院第一个报名,因为诊疗能力等符合要求,这次医院放心将援疆任务交给了她。

  病人情况需要动态监控但整个中心只有一套量表,初到喀地一院的杨程甲医生感觉不妥。她将此情况汇报给喀地一院书记邹小广、现为喀地一院院长、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副院长张琪后,联系后方软件公司,说明援疆需要,软件公司将原市场价4万元一套的评估软件以5千元一套的价格卖给喀地一院。

  喀地一院医院招标时,在后方得知是援疆需要,招标价格为配合医院承受能力适当调整。杨程甲说:“今年科室也新近一批设备,我在买每个设备的时候只要提及是援疆都很好谈。”

  援疆工作离不开家人的支持。今年33岁的杨程甲,是家里的独生女,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是还在恋爱的小女生,因为支持她的梦想,父母、男朋友都在担心中支持着她。

  “你放心去吧,家里的一切都交给我”在援疆之前还是男朋友的他对她说,随后男朋友基本每月都会飞越5千公里看她,因为男朋友的用心,杨程甲前不久答应了他的求婚。

  喀什处于新疆地震区内,刚来喀什的杨程甲被地震吓的不轻,远在万里外的父母更是被地震吓得不轻。杨程甲回忆说:“有一次地震挺严重的,我半夜在床上被摇醒的,父母焦急打电话过来问我怎么样,我就说没事,但当时心里真的挺害怕的。”现在的杨程甲已经被磨练出来了,睡觉时地震的话感受到只摇了两下那就继续睡,如果还摇再跑。

  为了援疆,杨程甲将自己的博士学习延迟一年“我是3月13号进疆,3月10号参加了南方医科大学精神病学博士考试,来了以后就接到录取通知书了”杨程甲告诉记者,因为援疆入学需要延迟一年,当她将延迟入学原因告诉校方时,延迟入学的所有材料都非常顺利的办完了。

  事无巨细的医院 嚎啕大哭的病人——来自喀什的感动

  为了留住人才,喀地一院专门建设援疆干部公寓和柔性专家公寓,指派相关部门和专人负责援疆干部日常生活管理,精心配备生活用品,为援疆干部提供了独立的居住空间,建立了专门的援疆专家食堂和健身房,配备了必要的跑步机、拉力器、握力器、自行车等健身器材,车辆使用优先保障援疆专家,方便专家外出开会、购物、会诊等。同时,从人性化角度出发,医院还专门准备了两套家属公寓,以方便援疆专家家属探亲时住宿使用,切实让他们感受到家的温暖,营造家的温馨氛围。

  只要时间允许,杨程甲就会出现在健身房中,她始终记得临走前父母对他说的“只有保障好自己的身体,才能更好的看病治人”。

杨程甲医生在病房巡查(受访者供图)

  每晚11点,杨程甲单薄但坚定的身影就会出现在精神科病区。晚上睡觉前到病房巡视一圈,让病区夜间的医疗安全多一层保障。

  2011年前,除了莎车有一个专科精神病院外,,整个南疆地区都没有专业的精神科,那些有心理问题,患有失眠、焦虑等问题的病人要乘一个多小时的飞机或18小时的火车到乌鲁木齐接受治疗,或是到莎车关闭在封闭病房中。从2011年开始喀地一院就将精神病科从神经内科分离出来。因为之前没有综合医院精神科的经验,所以从那时候起时为院长的邹小广就向广东对口医院申请医生。

  在科室建立之初,广东省人民医院派出的都是资历深的主任医生、高级医生,直到在管理方面初步培养好了当地团队,后方领导才派年轻的在科研业务上精进的医生前来援疆。

  “目前我们成立了独立的精神卫生中心,有两个病区,还有一个心理康复中心,总共有80多张床位,这个规模已经跟我后方医院是一样的。”杨程甲介绍道。

  前段时间杨程甲回广州办事,前来就诊的病人没看到她,误以为她援疆结束回到内地时,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杨程甲知道这件事后就不愿错过一次坐诊了。所以当采访尾声,杨程甲多次看表,最后说:“采访完成了?那我先走,我得赶紧去坐诊了。”说完就跑向了诊室。

责编:魏少璞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