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三分钟检查一小时 “以药补医”刚走 “以查补医”就来

2018-04-13 07:21 经济参考报

  看病三分钟 检查一小时

  “以药补医”刚走 “以查补医”就来

  随着科技的发展,不少医院引进了高精尖的检查设备,这些设备帮助医生发现了很多隐藏的病变。在医院,随处可见拿着一叠检验单的患者排队做一项又一项的检查,有患者感慨,看病大部分时间花在了检查上,与医生的沟通时间却相对较少。业内人士指出,部分医院在实施药品零加成政策后陷入收入受损、政府补助又不到位的困局,需要防止医院通过过度检查来弥补损失,避免患者陷入过度检查的局面。

  患者:就医“113”现象何解

  一些患者反映,在医院看病挂号排队花1小时,做各项检查花1个小时,最后在就诊室和医生沟通的时间不到3分钟……有人将这种现象总结为群众就医“113现象”。

  “我会不会被过度检查了?”记者采访发现,不少患者都有这样的困惑。一些患者也反映看病中一些检查项目有所增加。“我只是得了普通感冒,却被要求做胸片,又去排队等了好久照片子,照出来结果还是普通感冒,既花时间又多花钱。”一位患者抱怨说。

  对此,医务人员却有自己的专业见解。受访医生指出,有一些疾病比如结核病的一些表现和感冒的症状相似,比如有些结核病患儿出现头痛、发热、呕吐的症状,容易被诊断成感冒,很多时候医生也是为了保险起见,让患者多做一些检查,放心一些。

  “我们最担心的是一些重大疾病漏诊和误诊,所以开检查单都是尽量地考虑周全,也是为了患者着想吧。”一位医生说。

  有患者质疑,“同级医院之间的检查结果都不能互认,这不是让病人重复检查吗?既浪费了金钱,又让人疲惫不堪。”

  湘雅二医院门诊部负责人李异说,大多数医生不会刻意让患者进行“过度检查”,但由于患者之前的检查结果质量不高、患者病情有变化等原因,不得不建议患者进行必要的“重复检查”。

  “医护人员的工资是否与检查项目的多少挂钩?现在去医院,医生看几下,就要求去做各种检查,我们患者也不懂,只能拿着单子去排队做检查。”一位患者说。

  “我在医院看肠胃发炎,做完了检查后,医生开了药,反而给我张单子,喊我去门口药店买药,说是医院缺药了。”一位患者告诉记者。

  湖南湘潭市医保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大多数患者不懂医,要做什么检查只能任由医生牵着鼻子走,基本无法自主判断,在进行医保审核的时候,我发现有一位骨性关节炎的病人在一家医院进行了心肌酶检查、心脏B超、血清碳酸氢盐测定、双下肢深静脉彩超检查等多项检查,我认为关节炎不必做这么多检查,这家医院对这个病人存在过度检查的问题。”

  “重复检查是两难,

  防御性检查源自信任缺失”

  业内人士分析,目前患者所诟病的“过度检查”有几种类型:

  防御性检查。“我们压力也很大,现在医患关系那么紧张,本来有些病可以简单诊断出来的,我们也得让患者去做多项检查,防止以后患者或家属闹事。”有医生说,多开一些检查,一方面是为了应付医院的科室考核,免得被扣奖金,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以后的纠纷。

  一位医生告诉记者,为避免漏诊或者误诊,减少不必要的医疗纠纷,有医生要求患者全面检查,以检验、心脑电图等来记录医疗过程,进行“防御性检查”。

  表面上是“过度检查”,实际上很有必要。湘雅二医院门诊部负责人李异认为,绝大部分医生不会刻意给患者进行过度检查,因为每一种检查确实都有让患者获益的方面,而且在临床治疗中,有很多病情复杂的患者确实是多做了检查,才发现了“隐藏得很深”的疾病。“很多医生是对患者负责,才会要求患者进行必要的检查。”李异说。

  “重复检查是两难。”湖南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告诉记者,“有时候下级医院甚至是同级医院做的检查结果质量并不高,在这种情况下,我一定会要求患者再做一次检查,图个放心吧。”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心内科余国龙教授告诉记者,近年来,心脑血管疾病高发,一些县级与县级以下的基层综合医院心血管内科中有一些患者被漏诊、误诊,患者在反复求医的过程中,无奈接受过度检查和过度治疗,这增加患者的经济负担。

  个别医院为了自己的收入和医院的创收,医生被鼓励多开检查单、多手术。四川省一些医生坦言,目前在一些医院,医生的收入还是与科室的整体收入相关,因此不能完全杜绝多开检查的情况发生。

  警惕药品价格降下去

  检查费用升上来

  记者发现,一些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后,相应的配套补偿措施不到位,引发一些公立医院管理者和医护人员的担心。湖南省一家公立医院的负责人告诉记者,2016年初,湖南省城市公立医院全面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然而,目前的情况是,政府补偿少,医疗服务费用的提高弥补不了药品收入的减少。

  四川省一些医院的管理人坦言,长期以来,公立医院无论是扩大规模还是改善软硬件设施,绝大部分投入主要依靠医院自筹资金解决,导致医院负债急速上升。取消药品加成以后,如果提高医疗服务价格不到位,政府补偿不足将导致公立医院在债务偿还能力方面雪上加霜。

  一些医院管理者坦言,取消药品加成后不少医院都存在资金缺口,一般是几百万到几千万不等,这对医院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这部分缺口需要医院及时填上,不然会影响到医务人员的正常收入。

  湖南省儿童医院副院长李爱勤认为,取消“以药补医”必然是整体性的工作,不可能靠单纯的取消药品加成或“一刀切”控制药占比、耗占比就能完成。破解以药养医问题需要系统地解决,不能“头痛医头、脚痛治脚”。

  在医院补偿机制不完善、政府补贴不到位的情况下,单纯地控制药费,那么医院在药改之后收入受损的情况下,很有可能通过过度检查来弥补损失,这样患者难免陷入被过度检查的尴尬局面。李爱勤指出,仅靠降低药占比来控制医疗开支的过快增长是不现实的,有可能出现的问题是降下药费的“葫芦”,却浮起检查费的“瓢”。

  李爱勤建议,破除以药补医机制,需要建立科学合理的补偿机制,实现公立医院良性运行,才能避免药品价格降下来,检查费用不断升,才能让群众整体负担不增加。与此同时,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对医院的管理和考核的重点除了仅放在控制药占比和耗占比上,还应把病人的诊疗效果和疾病的治愈率纳入重点考核范畴,这样才能真正让患者获益。

  李异等建议,对于是过度检查还是适度检查,由于信息不对称等原因,医患经常难达成共识,建议增强患者对必需的检查的理解,通过良好的沟通,达成医患共识,让医患双方不再因检查项目而相互猜疑;同时通过免责条款和职业保险等方式,降低医生少做检查的风险。记者 帅才 董小红

责编:秦璐敏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