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行无锡分行副行长许阳受贿案:19家企业卷入,多为民企

2017-12-19 07:36:00 澎湃新闻 分享
参与

  境外“邂逅”,“夫人外交”,当受贿之事即将败露时,又与相关人等伪造提前退赃的“君子协议”,妄图“金蝉脱壳”,可最终仍难逃恢恢法网。

  近日,随着中国工商银行江苏省无锡分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许阳受贿案的审结,一出由其导演的“受贿大戏”也日渐清晰。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获悉,许阳在担任工商银行无锡市锡山支行行长、江阴支行行长、无锡分行副行长等职期间,受贿近200万元,被无锡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澎湃新闻记者根据法院判决书认定的相关事实,逐一还原这出受贿案的脉络与细节。

  令人深思的是,无锡当地有19家企业主动或被动卷入其中。企业负责人行贿的理由无外乎,希望获得银行行长的“关照”,在企业贷款审批发放等方面给予帮助。卷入这起起贿赂案的企业中,又以民企为主,其中不乏当地的一些知名企业、上市公司。

  境外“邂逅”

  2008年至2010年,江阴福斯特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斯特公司”)在工商银行无锡市江阴利港支行贷款4亿元左右。

  2010年上半年,工行江阴支行新任行长许阳走马上任,福斯特公司董事长杨某锋与其结识。为保持贷款额度,2011年春节前,杨董事长开始给许阳送礼,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共送了46万余元。

  许阳收钱的地方不仅限于办公室。2012年国庆黄金周后第一个周末,许阳飞到香港与杨某会面,收下20万港元。2012年春节前两天,许阳又飞到加拿大“过年”。期间,与杨某相会,又拿了对方1万美元、1万加拿大元。收礼后,回过头来给杨某锋的女儿、侄子各发了2000美元“压岁钱”。

  福斯特公司,是一家在德国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的企业。近日,许阳受贿案刑事判决书曝光了这家公司上市前后与地方银行行长之间的隐秘往事。

  判决书显示,卷入许阳受贿案的企业不止福斯特一家,共有19家之多。其中不乏知名企业的身影,比如无锡某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在韩国上市的宏裕科技有限公司子公司江阴通利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等

  这10家企业共向许阳行贿额的数量,经法院认定的有204万元。今年10月17日,许阳因犯受贿罪,被无锡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

  许阳的辩护律师奚海清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许阳没有提起上诉,判决已经生效。

  工行江阴支行“风暴”

  许阳,2003年5月开始,担任工商银行无锡市锡山支行长。7年后的2010年,调任中国民营经济重镇江阴市,担任工行江阴支行长。2012年,提拔为无锡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还兼着江阴支行行长。2013年10月起,任工商银行无锡分行高级经理。

  2015年6月,工商银行江阴支行有多位副行长涉贪被查,其中就有工商银行无锡分行授信审批分部原总经理、江阴支行原副行长江伟,工商银行无锡分行公司部原总经理、江阴支行原副行长葛伟东,江阴支行原副行长陈新。

  老同事相继栽了,许阳开始担心自己东窗事发。2015年下半年,开始实施退赃计划。他先找到江阴福斯特纺织有限公司的杨某锋,退了20万港元(折合人民币163960元)。后又找到江阴通利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江阴市新华富染整有限公司的老板,分别退了2万元的购物卡和现金10万元。

  2016年6月1日,检察机关掌握许阳涉嫌受贿的部分事实后,对其进行调查。11天后,他便被刑事拘留。

  “夫人外交”与50万港元

  和多数贪官一样,许阳刚被调查时,没有如实交代其受贿情况。

  检察机关找与许阳谈话之前,工商银行无锡分行相关领导先找他谈了。可许阳还心存侥幸,说之前收的50万港元,已退还给对方了,至于其他逢年过节时收的礼金、礼卡,要么立即退还,要么上交了。

  当检察机关再找他谈话时,他仍坚称自己没有问题。直到被带到检察机关的办案点,才松了口。

  许阳之所以敢信誓旦旦地说50万港元已退还,正是因为其原本认为自己设计的“金蝉脱壳”之术可以瞒天过海。

  2013年春节前三天,许阳带着妻子到香港,度假3天,但没有留下过春节,而是在大年三十那天返回了无锡。江苏融泰石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老板马某则携妻子提前一天到香港,待到大年初二才走。

  在港期间,两个男人导演了一处“偶遇戏”。他们各自带着妻子逛商场时恰巧“”碰上,老熟人见面相谈甚欢,留下两个女人单独相处。马老板的妻子唐某把事先准备好的50万港元,分两次塞给了许阳妻子。返回酒店后,妻子把此事“告知”了许阳。彼时,中央“八项规定”刚出台数月。

  许转身又把45万港元给了另一人,对方换成人民币36万,回无锡把这36万元交给了许阳。

  故事演进到这,原本钱可以落袋为安了。不成想,2个多月后马某因为涉嫌犯罪被抓,许阳一下子就着急了。

  于是,许阳委托一人把马某公司的工作人员叫办公室,说他准备把收的50万港元折成人民币,退给马某。

  许阳还生出一计,要求对方先写个收条,并收条落款时间倒签至2013年大年初四,也就是在香港收钱后的几天,营造出他立即退钱的假象。这笔钱最后也是委托他人,转交给了马某公司的工作人员。

  事后,许阳在法庭上辩称,他收到这50万港元后“就想着退还的”,事后也确实退了,不能算是受贿。法院则认为,这是他为了遮掩犯罪,通过中间人退还的,不影响受贿的认定。

  不过,许阳捞钱的同时,也放过几次向单位上交礼金的“烟雾弹”。

  最终,法院认为,检方指控的204万元应扣除6.2万多元,可没退还或上交的财物还是占了大头,最终认定受贿197.8万元。

  19家公司卷入

  许阳受贿案的曝光,让行贿企业名单浮出水面。

  澎湃新闻注意到,卷入的企业共有19家之多,均为无锡(6家)、江阴(13家)当地的企业,其中,又以民营企业为主。甚至一些知名企业也赫然在列,比如,在德国上市的江阴福斯特纺织有限公司,在韩国上市的宏裕科技有限公司子公司——江阴通利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等等。

  涉案的一家公司法定代表人说,2005年,该集团开始在工商银行无锡市锡山支行贷款,后来陆续增加。为感谢时任行长许阳的帮忙,其从2005年春节前至2016年春节前,先后多次向许送购物卡,金额共计10万元。

  卷入贿赂案的另一家公司——江阴通利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做精密涂布功能性新材料和高分子薄膜材料的自主研发制造企业。

  这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周光南在证言中称,2012年1月至2015年1月间,他多次向许阳送购物卡,金额共计8万元。

  对于向许阳行贿,周光南表现得很无奈。他向澎湃新闻回应称,那几年,每年过年前,许阳均会向其索要购物卡,“出于维持关系”,他才不得不送。

  判决书显示,19家企业向许阳行贿,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希望在授信贷款审批、发放方面得到关照。

  比如,杨某创办的江阴宏茂合金材料有限公司、江阴市南洋纺织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在工商银行江阴支行有1亿余元的贷款,均为一年期。为了公司继续获得贷款,他先后送了3万元现金、2万元购物卡。

  对此,无锡当地政商界人士对澎湃新闻分析称,如此之多的企业为了贷款向一个银行支行长行贿,折射出企业融资难的困局。

  该人士称,无锡虽是民营经济发达的地区,但多数银行仍将风险防范作为放贷与否的指挥棒,导致部分企业但凡存在一点风险,贷款就可能遭到拒绝。面对一边是高企的民间借贷成本,一边是低利率的银行贷款,一些企业家只好找行长或其他银行人士“疏通关系”,以求贷款能获批,放贷时间能加快,或者贷款额度可提高。

  该人士进一步称,银行贷款通常需要考察企业经营情况、抵押资产情况、担保情况、信用情况等因素,但这些条件均是弹性的,需人为加以判断,这就使银行行长或其他人员获得了寻租的空间。

责编:韩雯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