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办学,做“婆媳”还是“兄弟”?

2017-11-13 08:40:00 环球时报 邢晓婧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记者 邢晓婧】本月初,京东集团推动人大附中新校落户北京亦庄,并宣布明年将成立拥有国际班与双语班的京东幼儿园,解决员工子女教育问题。前不久,由华为和清华附中共同创办的清澜山学校在东莞举行开学典礼,加上此前阿里也宣布成立“达摩学院”,一时间,企业办校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目前我国企业办校的情况如何?有哪些优势和挑战?《环球时报》记者日前通过实地采访,对话企业、校方及专家,对此进行了深度采访。

  国华纪念中学位于广东顺德碧桂园集团总部旁边,由碧桂园董事局主席杨国强于2002年捐资2.6亿元创办。《环球时报》记者到此采访时,橱窗里展示着今年的高考战绩:该校共有177名学生参加高考,其中8人考取北大、清华;137人考入“985”高校;本科上线率保持了近10年的100%。

  “免费”是国华纪念中学的一大特点,该校专门招收成绩优异的贫困家庭学生,为他们提供一切学习、生活费用,发放鞋袜、内衣等物品。而且,毕业生读本科、硕士及博士的费用,该校均可负担。高升学率和零学费吸引了不少“冒牌贫困生”,该校曾在200名新生中“打假”50人。国华纪念中学校长季德华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相比一般高中只追求升学率,国华更注重教育学生“感恩社会,回馈社会”。因此不少人选择当国防生成为军人,也有毕业生在政府部门、科研机构等单位任职。

  企业办校其理念往往在大学教育中得到较多渗透。位于广东清远的碧桂园职业学院开设酒店管理、物业管理、建筑工程技术等专业,秉承“入学即入职,毕业即就业”这一理念,要求学生大二起就在碧桂园实习,多数毕业生也被该企业直接吸纳。该校党委书记许从进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学校尊重学生选择,不要求一定在碧桂园实习就业。《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酒店经理”是不少学生追求的职业目标。“万元月薪”是该校反复提及的教学目标,许从进说,想以此激励学生在校期间努力提升自己,毕业后值得相应薪资。今年7月,该校送走首届290名毕业生,除一名“在家搞电商创业”的学生外,其余289人实现就业,11人达到“万元月薪”的目标。

  企业办校在国外也不乏先例。比如荷兰铁路公司NS开设中等技术学校,专门培养火车检修技工;丰田汽车创办的丰田工业大学,始终保持100%的就职率;IBM在纽约创办注重STEM学科教育的P-Tech学校。对于国内兴起的企业办学现象,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国家欢迎各种社会资源力量办校,企业办学主要有两种模式:第一,“订单式培养”,即为该企业的发展培养人才;第二,“开放式培养”,即面向社会需求培养人才。我国企业办学长期存在的问题是对“办学者”的定义和分工不明确,有的民营企业的老板直接出任校长,有的企业把学校当成一个部门管理,有的民办学校没有财务独立。熊丙奇说,企业办学一定要保证学校的自主性,成立教学委员会负责教学工作。企业可以作为教委会提出意见,但最终决定权要交由校方。企业是投资方、学校是办学方,定位要清晰。校方应成立基金会,自主管理各种资金。

责编:魏少璞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