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勾搭纪委"内鬼":有人拨省委副书记红机求关照

2017-09-12 08:28:00 政知见 分享
参与

  “他是恐惧的,从2014年巡视结束了之后,10月份把他一个关联人抓了之后,他晚上都靠安眠药才能入睡。他还是非常担心的,所以他就想方设法地去接触这些纪检干部,去拉拢腐蚀这些人。”

  政知见注意到,在两天前播出的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里,甘肃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虞海燕多年的秘书如是介绍其涉案情节。

  虞海燕拉拢腐蚀的纪检干部是谁?

  中央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原副主任明玉清。

  两个人的交情从2010年开始,直至虞海燕落马。期间明玉清不仅把中央纪委的调查内容向虞海燕通风报信,甚至最终胆大妄为地帮助虞海燕抹平问题,将他的线索作了了结处理。

  政知见发现,明玉清不是唯一与落马高官勾结的“内鬼”。

  向相关官员泄露案情

  有两点需要明确:第一,纪检监察系统一直严打“灯下黑”,一经发现从未手软;其二,违规违纪的纪检干部毕竟还是少数,并不影响整支队伍的战斗力。

  有一组数据可当注脚:2015年1月到2016年11月,全国因履行监督责任不到位被问责的纪检干部有4800多人,中央纪委查处的机关干部达17名。

  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袁卫华即是其中一名,他众多违纪行为中最突出和最恶劣的问题就是故意泄露案情。

  据披露,袁卫华不止一次将工作秘密拿来做交易。从2004年开始直到2015年案发前,他通过“卖案情”牟利,以案谋私,泄露问题线索、初核方案、审计报告、调查报告等,从官员手中“换”取工程项目,然后转给其父的工程队。11年间,承揽到总金额超过10亿元的工程项目。

  令政知见意外的是,身为副处级的袁卫华竟然“搭”上了正部级高官。

  此人正是黄兴国。

  2014年到2015年,袁卫华在天津查办相关案件,时任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的黄兴国就主动地多次与袁卫华接触,打探武长顺案件、杨栋梁案件的相关信息,同时也套取、打探关于黄兴国本人一些问题线索。袁卫华都一一奉告。为此,黄兴国多次请他喝酒、吃饭,赠送名贵手表等贵重的礼物。

黄兴国迎候巡视组

  好吧,其实是黄兴国“搭”上袁副处长。因为他很有用。

  能搭上袁副处长的,还有已落马的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委原书记侯凤岐。

  “中纪委找我谈话,我也心里没底,不知道谈什么问题,所以我给他打电话,他当时也跟我说,说是没啥,就是在调查某案过程中,有一个情节需要你证明,我从内心是表示感谢吧,那我们水利上有工程,就给他引荐。”专题片中出镜的侯凤岐说道。

  当然,被盯上的不仅是中纪委的“内鬼”,情节类似的还有天津市纪委信访室原副主任刘忠收受武长顺的财物并向他泄露举报信息,内蒙古自治区纪委案件审理室原主任沈佳收受贿赂为人抹案等。

  拨通省委副书记的红机

  政知见还注意到,纪检“内鬼”违纪的另一种主要情形是利用自身职务为他人办事,成为利益输送链上的一环。

  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中披露了十八大之后中央纪委机关首个被调查的厅局级领导干部,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的违纪情形。

  调查显示,魏健进入中纪委后不久便开始受贿,向他送钱的人多达100多人,涉案总金额达数千万元;魏健则利用对口联系各省份纪检工作的便利,帮助这些人给地方“打招呼”,遍及他先后联系的十多个省份。

  向他送钱财最多的一名老板是四川商人宋志远,金额达到上千万元。当时他想在四川上马一个项目,希望能获得当地政府支持,为此找魏健帮忙。魏健立刻给当时担任四川省委副书记、成都市委书记的李春城打了一个电话,请他关照宋志远的项目。该项目随后得到迅速推进。

  值得一提的是,厅局级干部能让省部级干部欣然应允帮自己办事,其中自然有其在中纪委任职的原因。而违纪的中纪委干部不少是在自己长期联系的省份结成利益共同体,在相互利用中一起走向堕落。

  再如中纪委法规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曹立新。在他联系山西期间,正处于山西政治生态恶化的时期。一些人组饭局请客,想要和他拉近关系,他觉得碍于情面也不好拒绝。而后来主要的行贿人,几乎都是通过饭局结识他的。山西交通厅窝案涉案人之一、山西省交通厅高速公路管理局原纪委书记冯朝辉,就是从饭局打开了突破口,多次行贿曹立新,托他打招呼以获得了职务上的提拔。

  找副部级的公子买低价房

  有时候,勾搭上高官的家属,也是很“划算”的。

  比如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罗凯和中纪委第十二纪检监察室原处长申英。

  他们的故事,跟天津的一个楼盘有关。

  专题片《信任不能代替监督》里曾提到,“天津海河边有一幢十分醒目的楼盘,名叫君临天下。在这幢楼里,有中央纪委的干部以三折的低价从开发商手里购买了房产。房价打了三折,本应坚守的廉洁底线也打了折扣。”

  君临天下楼盘一度被封为“中国大陆最高住宅”,开发商正是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之子赵晋。

  片中提到的“中央纪委的干部”就是罗凯和申英。

  罗凯先后低价购买了四套住房、两间商铺,而他则在自己联系的天津地区多次为赵晋在土地审批、工程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

  赵晋除了在天津,在江苏和山东也有投资,于是罗凯又介绍他认识联系江苏、山东的同事申英。最终,赵晋涉案被调查,罗局长和申处长也东窗事发。

  顺藤摸瓜揪出“内鬼”

  坚决清理门户的中央纪委如何揪出“内鬼”中也有门道。

  政知见注意到,最容易的方式是由同样违纪的“猪队友”直接供出。刚刚提到的曹立新,是被自己帮助过的山西省交通厅高速公路管理局原纪委书记冯朝辉供出的。而后者是在因其他问题被调查时,顺带地把曹立新交代了出来。

  不过,相当多时候,办理复杂案件需要费一番周折。

  《打铁还需自身硬》中篇《严防“灯下黑”》介绍过这样一个典型案件。2016年1月,四川省委原副书记、原省长魏宏被立案审查,作为一名落马的省部级干部,这一消息已经广为人知。而一个月后,中央纪委成立调查组,对魏宏和四川省资阳市原市委书记李佳案件开展了“一案双查”。

  “我们在审查魏宏的问题的时候,发现魏宏对有关的违纪事实拒不承认,有的避重就轻,同时我们感觉到其中应该是曾经跟李佳进行过有关方面的信息沟通,李佳本人的口供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应该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跟魏宏有过这种信息方面的沟通,进行过串供。”

  中央纪委第十一纪检监察室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李亚群介绍。

  李佳人在看守所看押,怎么能和魏宏进行串供呢?办案人员据此推测,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有“内鬼”帮忙,“一案双查”由此展开。

  最终调查发现,检察机关、公安机关有3名领导干部从中帮助串供。此外,还查出四川省纪委调查李佳案的负责人李世成,曾三次和李佳单独见面。而按照规定,调查人员如果要和调查对象接触,一是要报经领导批准,二是必须有两人以上,目的就是严防跑风漏气的可能。

责编:张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