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大反转!香港民主派本想搞一个中央政府的大丑闻,结果自己彻底臭了!

2017-08-15 17:24: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今天,香港发生了一件彻底颠覆了香港人“三观”的事情:一名声称自己惨遭内地国家安全部门人员绑架和虐待的香港民主党党员,却被香港警方揭露整个过程是他在“自导自演”……

  这个香港民主党的党员名叫林子健,是一个颇为激进的香港反对派政客。他不仅和内地这边因为颠覆国家罪而被判刑的异见分子有联系,还经常发表排斥内地的言论以及参加反内地的活动,比如2014年的“非法占中”。

  而在前两天,这个林子健突然宣称自己因为要给内地一名已故异见分子的妻子寄送物品,被内地的国安部门在香港的街头直接掳走,还遭到殴打和被“钉书钉”虐待,直到深夜才被扔在另外一处地方重获自由。

  ▲图为林子健宣称自己被内地国安人员虐待“钉书钉”

  根据林子健的描述,他被内地强力部门“绑架”的时间是8月10日的下午4点左右,地点是香港旺角砵兰街与碧街的交叉口附近,而他被放回的时间则是8月11日凌晨1:45。

  他还在接受香港媒体的采访时宣称,经历这番虐待后他以后不敢再参与政治了,因为他曾经在文革时遭迫害的母亲怕他再出事。他的下一步计划是去美国留学……

  可问题是,虽然林子健对自己的遭遇描绘的有声有色,可很多香港公众很快就发现了他的“故事”中存在很多疑点。

  有香港媒体就介绍说,既然林子健遭到内地“强力部门”的“非法控制和虐待”,为啥他没有在获释后第一时间报警,也没有立刻打电话回家?

  其次,林子健既然被钉了“21口钉书钉”,他为何不去医院迅速接受治疗,反而淡定地做公交车回家,之后又吃饭和冲凉,还把可能留有逞凶者的线索的衣服洗净,然后又带着这“21口钉书钉”直接入睡——直到11日中午才去医院拔出大腿上的钉子?

  

  

  ▲图为香港媒体整理的质疑

  然而,很多香港的反对派却并没有理会这些疑点,而是迅速认可了林子健的说法,开始谴责内地方面对香港的“暴政”。一些境外势力和内地网络的“活跃人士”也跟风支持林子健,咒骂“绑架”他的大陆政权“不得好死”。

  

  这里耿直哥需要特别提一句的是,“林子健事件”发生的背景正好是内地准备在香港修建高铁的时候。香港一些激进的反对派人士一直认为这将进一步加强内地对香港的控制,尤其是内地将租用香港境内的西九龙高铁站实施的“一地两检”做法。

  这里“一地两检”指的是香港和内地的边境管制人员,都可以在香港西九龙车站办理跨境旅客的出入境和检疫等手续。但反对派认为这一为了让两地旅客更方便出入境的做法会加强内地对香港的控制,导致 “异见人士”无法进入香港活动。

  有的反对派人士甚至宣称“一地两检”是令香港“丧权辱国”和“割地”的行为。

  而在林子健事件发生后,香港的反对派也立刻围了上去,开始借此事煽动香港公众抵制高铁和“一地两检”,称如果高铁和“一地两检”获得通过,以后林子健这种遭遇大陆“跨境执法”的事情就会不断上演。

  不过,就在今天事件彻底反转!警方直接拿出了让此前无脑支持林子健的反对派都彻底语塞的关键证据!

  原来,在林子健事件发生后,香港警方立刻就展开了调查,40多名警员沿着林子健表示自己被绑架的街区挨家挨户的询问商户们有没有在当天看到林子健被绑架的情况,并请他们提供了当天的监控录像。

  也恰恰是这些来自商户和警方“天眼”的监控显示,林子健根本没有在他宣称的时间和地点遭到绑架!

  ▲图为8月10日当天下午5点被监控拍到的林子健,他实际上很顺利离开了这条他宣称自己“遭绑架”的街区,根本没有被“掳走”

  这些很硬的证据,不仅直接导致林子健目前反而被警方以“误导警方罪”逮捕,更是吓得之前支持林子健的人纷纷删帖删微博,几天前还在力挺他的香港民主党更是“光速”与他划清了界限,表示此事只能等警方的调查了……

  ▲林子健被香港警方逮捕

  在香港的网络上,众多被警方证据惊呆的香港公众则在愤怒的声讨和痛快的讽刺之前盲目给林子健站队的民主党等反对派势力。而这些反对派的支持者除了拿出“视频是假的,是有人冒充林子健”,以及“民主党不可能用如此拙劣的骗局忽悠公众,一切都是大陆搞鬼”这样的“阴谋论”搪塞外,再也拿不出任何可以证明林子健无辜的客观证据……

  

  

  ▲图为还在狡辩的香港反对派支持者

  最后,在耿直哥看来,咱们内地给香港修个高铁,方便两地民众互通互惠,却被民主党等香港的反对派势力制造出这么多荒唐的闹剧,可见香港的这些反对派并不是在为香港人牟福利,而是早已沦为了那些仇视大陆、痛恨中央的人的工具。

  不过,当台湾的很多大学生都已经明白发展比政治作秀重要,不愿看到台湾在反中闹剧中沦落的时候,耿直哥相信香港民众也一定不会被香港这些政治小丑绑架,眼睁睁地看着香港的未来被毁掉。

  

     

责编:胡适真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