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官场地震:“回头看”后已落马1正部1副部5厅级

2017-07-13 21:07:00 上观新闻 分享
参与

  7月11日傍晚6点整,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卫生委员会副主任王三运(正部级)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调查。王三运曾任甘肃省委书记,从2011年起,共在甘肃任职5年多,今年4月才转入全国人大任职。

  据上观新闻梳理,与王三运关系最大的一次中央巡视就是2016年11月8日至2017年1月6日,中央第三巡视组对甘肃省委开展的巡视“回头看”,“回头看”结束后的2月23日,王三运还在整改工作会议上发言:省级领导同志要发挥好“关键少数”作用,个人要坚决承担起第一责任人的责任,坚持以上率下、以下看上、带头抓好整改。

  不到5个月之后的昨天,“关键少数”没当成,王三运成了“反面典型”。

  1坊间传闻:王三运落马与房地产商有关

  王三运1952年12月在山东单县出生。1983年,31岁的王三运正式步入仕途。他的官路走得很顺畅。1995年,他担任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升任副部,在此之后,他分别在四川、福建和安徽担任过省委副书记一职,四川1年多,福建5年,安徽4年。2008年1月,王三运被选为安徽省省长,首次出任省级行政长官。3年后,在甘肃首次挑担省级党委一把手。

  2016年11月8日的《兰州晚报》上,王三运与后来第一个落马的虞海燕名字被放到了一起。其时,虞海燕离任兰州市委书记,他说:“四年前,我到兰州市来工作,带着省委王三运书记‘一定要把兰州的大气污染治理工作搞好,一定要把新区的开发建设搞好,一定要把兰州的干部作风搞好’的殷切嘱托而来。”且不说干部作风如何,治理大气污染和新区开发的确是王三运在甘肃的两个重头工作。从当地媒体报道看,兰州治霾成效明显,“兰州蓝”甚至一度成为全国学习的范例;但兰州新区的发展却不尽如人意,屡屡被媒体称作“鬼城”。

  王三运的具体违纪情节目前还没有权威披露,但有坊间传闻,传闻中他的落马也与兰州新区脱不了干系。北京青年报旗下微信号“政知圈”发文称,甘肃当地政界人士表示,有关王三运的传言并不多,有一条,安徽房地产开发商进驻兰州。

  据财新网消息,甘肃坊间流传,王三运儿子涉足地产经营,另外与当地地产商有权钱交易。甘肃一位浙江籍地产商是王三运在安徽任职时的老友,王三运调至甘肃后,追随王三运而来,在兰州市高新区违规拿地。王三运主政甘肃时这两件事即在当地民间非议不断,之后又被其同僚举报。

  2甘肃官场地震,官员接连落马

  事实上,今年初结束的巡视“回头看”之后,甘肃官场堪称“地震”,截至目前已经落马一正部级、一副部级、五位厅级,共七名厅局级以上干部。

2017年1月11日晚,新年首虎落马,甘肃省委常委、副省长虞海燕(副部级)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虞海燕是甘肃本地树大根深的人物,他的履职经历没有离开过甘肃省。虞海燕的仕途起步于甘肃的大型国企酒泉钢铁集团,后来在天水市委、甘肃省政府和甘肃省委都有过任职。他落马之后,兰州的空气里弥漫着不安的味道,消息果然接踵而至。

  两天后的1月13日,甘肃省委原副秘书长、省信访局党组原书记、局长戴炳隆(正厅级)被双开。

  四月份密集公布4个。

  4月14日,甘肃省林业厅党组书记、厅长马光明(正厅级)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4月17日,武威市委副书记陶军锋(正厅级)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4月21日,庆阳市委原常委、华池县委原书记张万福(副厅级)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第二天,也就是4月22日,定西市政协原副主席彭双彦(副厅级)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3从“体检报告”看问题:带病提拔、搞团团伙伙

  “回头看”后,陇原震动不断。不正之风从何而来?这些官员究竟得了什么病?从巡视组开出的体检报告中也许可以窥得一二。

  中央第三巡视组组长傅自应在向甘肃省委反馈时表示:交通、民航、土地、文化等领域廉洁风险较高;存在“带病提拔”、“带病上岗”、搞团团伙伙、超职数配备干部等问题。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至少在7月5日,王三运即已失去自由。同时失联的还有曾任王三运大秘的甘肃省委政研室主任唐兴和。46岁的唐兴和是王三运的老部下,曾任安徽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室、安徽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为时任安徽省省长王三运服务,王三运调任甘肃省委书记后,也将唐兴和带到甘肃,先后任甘肃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甘肃省委副秘书长、甘肃省委副秘书长兼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等职。

  该刊称,有接近甘肃官场的人士透露,王三运被调查或涉及虞海燕案。具体如何涉及,我们暂时不得而知。但虞海燕从副省长入常,正是发生在王三运入主甘肃5个月之后。从履历上看,虞海燕和王三运似乎不在同一条线上,但如果像传闻中所说,王三运的儿子在新区拿地,则兰州新区党工委第一书记虞海燕一定是绕不过去的关口。

  在中纪委对虞海燕双开的通告中就有“搞团团伙伙,培植私人势力”这一条。

  《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刊文谈虞海燕案,该文中特别提到了和虞海燕“捆绑出现”的一个名字——“金晋哲”。兰州市委原副秘书长金晋哲和虞海燕几乎是先后脚被“双开”,有媒体梳理虞海燕和金晋哲的履历发现,几乎是虞海燕到哪里,金晋哲就跟随到哪里。虞任职甘肃省政府国资委,金也任职该委;虞到酒钢,金也跟着来到酒钢;虞到兰州市委,金也跟着到兰州市委,可谓亦步亦趋,步步紧随。

  除了搞团伙,贪官们几乎都绕不过权钱交易。在甘肃许多微信群等社交媒体上,流传着“水性科天”(兰州科天水性科技有限公司)的老板因涉王三运案被抓了”的消息,消息称“水性科天”是王三运的财源。消息是否属实暂时无法得知,但据公开资料可以看到,“水性科天”的起家、崛起史与王三运的仕途有许多巧合,“水性科天”2001年在合肥成立公司,2014年他们在兰州新区打造出世界上第一个水性科技产业园,占地面积1314亩。王三运在调任甘肃省委书记之前,曾长时间担任安徽省省长。

  4官场动荡经济增速下滑,新班子绝不轻松

  王三运落马,甘肃由此成为十八大之后所有省份中唯二两任省委书记落马的省份(另一个省份是青海)。中央巡视组曾指出,“苏荣在甘肃造成的负面影响肃清不力”,苏也曾担任甘肃省委书记,两任书记都出了问题,对当地政治生态的破坏可想而知。

  省委主要领导出问题,经济上交出的一张答卷也不好看。

  2012年3月,在王三运担任甘肃省委书记的第一次全国两会上,他自曝“家底”,称甘肃的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全国倒数第一,人均GDP倒数第三,小康实现程度是倒数第五。按理说,敢于自曝家底,应是带领全省干群知耻后勇、奋发图强、谋略发展的开始。王三运也确实做出了一些动作,其中影响力较大的有“联村联户”政策,即让全省各级单位联系贫困村、干部联系特困户工作,帮助特困群众脱贫,让老百姓尽快富起来。

  但甘肃经济整体发展的态势并不特别乐观。这5年,在经济总量稳定位居全国第27名的情况下,甘肃省每年的GDP增速从2012年的13.0%一路下滑至7.6%,虽说有这些年全国经济增速总体放缓的宏观环境影响,但从每年排名来看,甘肃的增速排名也是在逐渐落后的,从2012年的全国增速第5逐步掉落至2016年的全国增速第16位。

  陇上官场的这一波震动,是否已经接近尾声,尚难断言。面对一串落马官员遗留下的不利影响,甘肃新一任领导班子肩上的担子很重,面对的考验绝不轻松。但不管局势如何变幻,最根本的一条是要保证坐得端、行得正,坚守对党和人民的绝对忠诚,坚决不走两名前任省委书记的老路。唯如此,每一位任职甘肃大地的党员领导干部,面对波涛汹涌流过高原的黄河时,才能够问心无愧。

责编:王雪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