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体走转改】长征 让千年通道庚续红色传奇

2016-08-31 15:13:00 中国青年网 分享
参与

  中国青年网通道8月31日电 (记者 吴楚)八十年前,红军长征创造人类历史的奇迹,播撒中国革命的星星火种;八十年后,莘莘青年跟随先辈的足迹,追寻中国发展的红色基因……

  一段尘封历史:通道转兵,中国转运!

  “‘飞行会议’是什么意思?”“通道会议为什么我们以前没有听说过呢?”8月30日上午,湖南省怀化市通道县的恭城书院迎来一批年轻的客人。这群大多是80后90后的青年,围着通道转兵纪念馆馆长郑湘,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青砖院墙,舒卷飞檐,老树参天,草木葳蕤,这是一座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古书院。原本静谧幽深的书院,近些年热闹起来,因为一段尘封多年的历史被开掘进入人们的视野:一场值得铭记的关键会议——通道会议在此召开,中国工农红军、中国共产党乃至中国的命运也随之转折。

  恭城书院,“长征路上奔小康”网络媒体走转改活动湖南境内的第一站。处暑已过,暑气未消,年轻的记者们踏上湖湘红色热土,心更火热。

恭城书院通道转兵纪念馆内复原当时开通道会议的场景。中国青年网记者 吴楚 摄

  47岁的郑湘馆长,5年前接手纪念馆的管理,通道转兵的故事,他已经讲解了无数遍,却依然热情不减。

  “1934年的12月10日,中央红军占领了通道县城。12月12日,中央领导人在这里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决定改变原定向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计划,改向贵州西进。”郑湘向记者介绍说,“刘伯承元帅《回顾长征》里曾经记载,在血战湘江之后,危急关头是毛主席挽救了红军。当时,如果不是毛泽东坚决主张改变方针,所剩3万多红军的前途只有毁灭。”

  如今,在通道转兵纪念馆里摆着一张桌子,试图复原当时的会议场景。桌上有七个座签,分别是:博古、周恩来、洛甫、王稼祥、朱德、毛泽东、李德。

  李德自己写的回忆录《中国纪事》里也提到过通道会议,在他的描述中,他坚持原计划的提议“被毛泽东粗暴地拒绝了”,而据多位当事人回忆,李德因争论而大怒,中途离场。

  的确,这是1931年赣南会议和1932年宁都会议以来,毛泽东第一次在中央会议中赢得话语权,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是历史上更为知名的遵义会议的一场预热。

  通道位于湘桂黔三省交界之地,确实是一条“通道”:向北可进入湘西腹地,向南则通桂北,向西可进贵州。

  通道会议,讨论中央红军的去路问题;讨论去路问题的会议在通道召开,也颇具象征意义——

  红军长征,经历悲壮空前、前途未卜的漫漫征程,在恭城书院召开的通道会议,拉开了伟大历史转折的序幕,“自此革命处处有通道”!

  凡属过去,皆为序章。通道红色的过往,正掀开生机蓬勃的发展序章。

=============分页符=============

  一段繁丽侗锦:秀手织就全民奔小康的幸福!

石培云(左)和石耐群向大家展示美丽的侗锦。中国青年网记者 吴楚 摄

  “坚定信念,实事求是,独立自主,勇于担当。”在恭城书院里接受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的通道侗族自治县县委书记印宇鹰这样总结“通道转兵”的精神价值所在。“我们脱贫致富奔小康的路上,也需要传承这16个字的精神!”

  据印宇鹰介绍,通道县当前的发展也是本着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的原则,传承红色文化,舞活旅游龙头,决胜精准扶贫。“保护好红色圣迹,讲好通道故事,不仅能让老百姓提振精神、凝心聚力,对于发展旅游业也有明显的拉动效果。如今我们这里不仅有在外务工的青年因家乡工作机会增多而返乡创业,也有不少能人大户带领乡亲们奔小康。”

  欧瑞凡就是县委书记提到的“能人大户”之一、呀啰耶侗锦织艺发展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记者见到的她,风风火火,说话爽快、做事麻利。

  “不能让老祖宗传下来的美丽的技艺丢失。”凭借这样一个简单的信念,7年前欧瑞凡放弃了县文化局的工作,全心全意倾注在侗锦的保护和传承。

  “苎幅参文秀,花技织均匀,蛮乡推髻女,亦有巧手人。”侗锦是中华瑰宝。纯手工的技艺,侗族妇女一代传予一代。

  “侗锦很美,但织得很慢,熟练的话,一天也仅仅能织几寸。”欧瑞凡向中国青年网的记者展示一块侗锦桌旗,长度1米7左右,19道大大小小的工序,需要织2个月!然而花纹细密繁复,精巧又质朴的美感,令在场所有记者惊叹不已。

  从“侗锦传习所”的创办到荣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仅花了2年多的时间,如今基地有300多位织女,采用公司+农户+基地的发展模式,带领村民脱贫致富。

  69岁的石培云是一位“资深织女”。老太太不会说普通话,只能用侗语表达,靠翻译与记者交流:“原先都是自己用什么就织什么。要用一条手帕啦,就织一条,哪里会想到要去卖……”

  石老太太原先靠种些作物、养鸡养鸭换得一些收入,一年大概三四千元钱,而自打加入“侗锦传习所”之后,凭借着精湛的织锦手艺,年收入能达到四万元左右,翻了10倍不止。

  85后的石耐群是石培云的侄女儿,一位美丽的侗族姑娘。“从小就看妈妈、姨妈、姑妈们织侗锦,但我不怎么会。长大了,反而觉得这些传统的东西很有意思,也学会了一些。”她如今在呀啰耶侗锦织艺发展有限公司做管理工作,负责从织女手里收货、验货和销售。

  “‘呀啰耶’在侗语里的意思就是吉祥如意,类似于藏语里的‘扎西德勒’”,石耐群腼腆一笑。在网上搜索“呀啰耶”会跳出公司的网站,界面素美而有古风,宣传侗锦文化、展示侗锦产品、互联网销售一条龙。

  一天仅能织几寸、缓慢而珍贵的传统手艺与风驰电掣的互联网电商相结合,交织出一曲幸福的小康乐章……

=============分页符=============

  一条康庄大道:初心不忘继续新长征!

从通道往凤凰的路上,途经高速公路洪江服务区。中国青年网记者 吴楚 摄

  “不能忘记壮丽的长征史诗,不应忘却伟大的长征精神,不会忘了英雄的三湘人民!”这是8月30日上午湖南站出征仪式上,采访团领队、中央网信办网络新闻信息传播局副局长刘冲对记者们的叮嘱,与此同时,他也提到湖湘精神。

  这是一种被总结为“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精神,这种精神在许多地方得以体现,甚至包括一处湖南省高速公路服务区的卫生间……

  8月30日下午,采访团从通道县转战凤凰的路上,途经高速公路洪江服务区。“这里的卫生间怎么这么干净!”“这镜子也太亮了吧!亮瞎我眼……”不经意间,这个清洁的服务区刷新了大家对中国免费公共厕所的普遍认知,而这清洁,是“霸得蛮”的科学精细管理和“吃得苦”“耐得烦”的敬业爱岗换来的。

  谢建国是湖南高速广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经营部部长,他管理着公司下辖湖南境内62.5对服务区的经营工作。

  “为什么是62.5对?哦,因为跟湖北交界的一处,只有单边服务站,所以是62.5对。”谢建国笑着解释。作为服务区的“大管家”,他对各种情况如数家珍:

  “服务区全天候向所有人提供免费热水。5千瓦的开水器,一个服务区配备4到6台,24小时不停地烧,一年下来的电费就需要几十万元……”

  “公用洗手间,一对服务区一般是两个大型的公用厕所,每天的冲水量150至200吨,光冲厕所要花一两百吨水,水费是4块钱一吨,开销不小吧。还有安保和保洁人员的薪资,根据服务区规模、新旧、车流的不同,少则五六十万,多则一百多万。”

  这些数字让在场不少记者咂舌,在此前,很多人并没有留心过高速公路服务区这样一个一年也就偶尔途经那么几次的地方,它的运营能给当地乃至辐射地区带来些什么样的变化?

  30岁的张莉,是洪江服务区附近明亮村的村民。曾经在外务工的她,因为这条高速公路的修通而回到家乡工作,成为一名加油员。“工资不低,比起以前在家种地强多了。在这里工作离家也近,上下班走路就能到。”说起这些,张莉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离家近”的这份工作,让她3岁的孩子免于成为留守儿童的失落。

  “通了高速,我们村里的葡萄、黄桃能卖得更多、卖到更远了!”张莉的笑容,能代表中国许多农民的心声。

  资料显示,截至2015年,湖南省的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到5653公里,建成“五纵六横”湖南高速公路网,连通全省114个县市区,打通出省通道24个。

  放眼全国,高速公路里程已达12.35万公里,若是连接起来,绕地球两圈还有余……

  通道、寻路、追梦——这些美好的意象,凝结着一个民族的厚重,承载着一个国家的希冀。

  八十年前,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先辈浴血奋战,求的是民族独立、国家统一、人民富强。

  八十年后,英雄的中国人民仍在接续奋斗,为的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荣梦想!

  没有通道,长征不会骤现转机;没有长征,通道不会平添生机。

  如今,当车辆飞驰在八十年前红军用双脚一步步丈量过的大地上,战火纷飞的时光浮现眼前,耳畔仍尤响起那铿锵的声音:“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新长征路上,我们“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责编:陈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