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国理政新实践·广东篇】“共享广州”:心安之处即吾乡

2016-06-07 18:58:00 新华每日电讯 分享
参与

  □“全国只有广州,成立了作为政府一级部门的来穗局。可见这座城市对外来人口的重视”

  □广州的“融合计划”以居住证为载体,以积分制为手段有序提供基本公共服务

  □以前是不排斥,后来是包容,现在是主动服务和关爱

  □更多外来人员回馈着这座向他们张开双臂的城市

  ◥广州番禺区蔡边二村来穗人员和出租屋服务管理工作站的工作人员在扫描二维码,这样就可以掌握出租屋信息和租住人员情况。本报记者丁永勋摄

  ◥在广州越秀区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美容美发班的学员在观摩学习。这里的职业技能培训对户籍人口和外来人口同样免费开放。本报记者丁永勋摄

  本报记者丁永勋、壮锦、李坤晟

  从韶关老家到广州打拼13年,城管队长陈伟夫还蜗居在一间20平方米的老出租屋里。经济状况仍不宽裕,在大学读书的儿子每个周末来看他,只能跟他挤在一张床上,但这并不影响他跟有车有房的越秀区北京街商会秘书长吴春根同时申请落户广州。

  街道工作人员告诉陈伟夫,因为去年获得了越秀区优秀外雇工人的荣誉,今年他成功申请广州户口的希望很大。

  或许不能像别人家的父母拿出一大笔钱帮儿子在广州付一个买房首付,但如果自己能顺利落户广州,至少能解决儿子的户口问题。

  46岁的陈伟夫决心抓住这次机会。

  近年来,广州市政府针对来穗人员融合融入屡出新政。以包容闻名的广州,正以更科学的管理和人性化的服务,让越来越多的人共享这座城市改革发展成果。

  入户门缝不断拓宽

  获得越秀区优秀外雇工人的荣誉,不是因为陈伟夫做出什么惊人的成绩。

  作为一名城管,这个中年男人只是在自己辖区的街道上勤勤恳恳走了10年,每天巡逻4次,每周只休息1天,风雨无阻,春节回老家待两天就必须往回赶。广州春节的花市中外闻名,每年这时候,陈伟夫要在岗位上待到凌晨两点才能下班。

  陈伟夫觉得,帮还在念大学的儿子落实广州户口,是尽一名父亲的责任。毕竟,自己也给不了儿子太多。

  陈伟夫工作所在的越秀区北京街道,历史上一直是广州城的中心,优质教育、文化资源非常集中,本地居民占大多数。“大概相当于北京的王府井,在这里落户,难度可想而知。”越秀区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出租屋监督指导科科长黄俊说。

  自2011年始,广州市每年有3000个积分入户名额提供给外来务工者。到2015年,名额增加到4500个。同年,广州市还拿出500个名额专供民办学校教师入户。此外,广州市每年评选的50名优秀异地务工人员和150名优秀异地务工技能人才,也可以直接入户。

  1667万常住人口,837万流动人口,每年5200个入户名额。“虽然只是打开了一条门缝,但也让800多万来穗人员看到在这座城市打拼的希望。”黄俊对《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说。

  近几年,广州的入户渠道仍在拓宽。

  2013年以前,广州市优秀异地务工人员和广州市优秀异地务工技能人才都只是纯粹的荣誉。但2014年开始,这项评比跟入户直接挂钩。

  2015年以前,广州市积分入户有不超过45岁的门槛,现在已经取消了这一限制;以前要求社保至少缴满4年,目前降为3年。

  “广州的入户政策是,一人解决,全家解决。加上他们的爱人和孩子,每年其实是上万个名额。”黄俊说。

  积分可以入学

  租房住的陈伟夫为了儿子争取入户广州,被视为成功人士的越秀区北京街商会秘书长吴春根也不例外。事实上,大多数来穗人员谈起广州的融入政策,最关心的都是孩子的未来。

  “以前没有在意户口,现在孩子三岁了,急着考虑他的上学问题。”来穗已有20年的吴春根说。

  广州市的融合新政也在顺应相关需求。2016年1月4日,广州市政府通过《广州市来穗人员融合行动计划(2016-2020)》,计划用5年时间,全面实现户籍和非户籍人员的融合融入。城市核心区越秀区和外来人口占多数的番禺区,被确定为融合试点。

  记者在越秀区和番禺区的试点走访时,发现不少社区都修建了针对孩子们的“430课堂”,免费供孩子们在自己放学后,家长下班前学习玩耍。

  越秀区来穗局局长马美霞向《新华每日电讯》透露,越秀区今年将出台来穗人员子女积分入学政策。而外来人口聚集的番禺区步伐更快。

  按番禺区的现行政策,凡同时符合在番禺区居住并办理有效居(暂)住证,在广州地区就业,在广州社会保险系统缴纳社会保险,在番禺区计生部门办理计生登记手续等4项条件的来穗人员,其子女都能申请入读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

  来自湖南的龚自霞就是这项政策的受惠者。舍不得老家的宅基地,在番禺区打工15年的龚自霞始终没有选择申请落户。但凭借番禺区宽松的积分入学政策,目前她的两名孩子都在附近的公办小学就读。

  “如果没有积分入学的政策,他们现在只能回家做留守儿童了。我怎么忍心?”说起身边没有替子女申请到积分入学的工友,龚自霞的眼泪毫无征兆地流了下来。

  2010年以来,番禺区为来穗人员随迁子女提供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免费学位近2.1万个,全区有8.8万名来穗人员子女入读义务教育学校,其中4.5万人就读公办学校。

  而《融合行动计划》中提到,2020年广州将实现符合条件的非户籍常住人口子女接受九年义务教育与当地户籍学生享有同等待遇。

  来穗局与出租屋

  陈伟夫希望自己退休后能留在广州。早年离异的陈伟夫计划入户广州后,就申请公租房,改善父子俩的居住条件。

  黄俊称得上整个越秀区出租屋的大管家。身为越秀区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出租屋监督指导科科长,黄俊常自嘲自己就是来穗人员。2003年,黄俊辞去湖南常德乡镇政府的工作,来到广州发展。2006年,他开始在越秀区负责出租屋管理。10年来,他所在办公室的上级单位变来换去,2014年终于划到了来穗局名下。

  “全国只有广州成立了作为政府一级部门的来穗局。可见这座城市对外来人口的重视。”黄俊说。

  自从来穗局成立,黄俊的工作也有了变化。“过去想的是怎么管住外来人口,现在有更多统筹协调的考虑。没有标准要研究、要思考,我们区的特点是什么,工作抓手是什么,我们要为政府的决策提供支持,压力大了许多。”

  为提供更科学的管理和更人性化的服务,广州市来穗局局长曾凯章透露,广州的“融合计划”思路是以居住证为载体,以积分制为手段有序提供基本公共服务。

  番禺区率先推出的来穗人员和出租屋智能化服务管理网络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番禺区全区共有出租屋17万栋,90.9万套,是广州市来穗人员和出租屋最密集的区域之一。2012年番禺建立起出租屋安全星级管理制度。根据消防、治安、卫疫、诚信等把全区住宅类出租屋划分为星级类、监管类和重点监管类。

  “租户租住不同的星级的出租屋会有不同等级的积分,并可凭积分兑现相应公共服务。”番禺区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办公室主任张莹莹介绍。目前番禺区外来人员可凭积分兑现的公共服务包括政府13个职能部门及企业提供的入学、就医、就业、培训、文娱等23项社会服务和优惠项目。在番禺区申请义务教育的积分项目中,租住最高等级3星级出租屋5年所获的积分,和拥有自有产权住房者是一样的。

  番禺区的这一举措,解决了出租屋管理的很多难题。

  2014年11月,广州市发布通告,要求外地人口来广州,应当自到达居住地之日起三个工作日内,向所在街道、社区等管理机构申报登记。房屋出租人、物业、中介、用人单位也有责任协助登记。

  当时的舆论认为,这是刚刚成立的来穗局在刷存在感:要求外来人口主动登记的政策,既不亲民,也不可行。

  但当与来穗人员利益息息相关的社会公共服务与出租屋管理挂钩时,这个问题迎刃而解。

  登记后的出租屋,不仅租户可以积分,房东同样可以积分,然后去换取一些当地提供的公共服务。于是,原先被指责损害广州包容、纯属多此一举的“恶法”,变成了来穗人员主动遵守的“善政”。

  记者在番禺区东环街道蔡边二村看到,服务管理工作站的管理员基本掌握了全村现有3651套出租住宅、1000多套商铺的各类信息。出租屋管理员林雄辉说:“每栋出租屋前都贴有二维码。管理员用手机上的APP扫描后,手机上马上会出现租户个人信息、租户是否办理过居住证,以及上次上门检查的时间,十分方便。”

  从捞仔到城市的主人

  越来越多的来穗人员开始共享广州的发展成果。猴年春节之前,有媒体问广州市来穗局局长曾凯章,广州的进入门槛是不是太低。

  曾凯章回答说:“每个城市都有特质,广州包容的特质不能丢。哪怕因包容带来很多人,会带来社会管理的压力,也要克服困难,不能丢掉包容的特质,要使包容成为广州这座城市的软实力、竞争力和城市名片。”

  对此,黄俊深有感受。从事出租屋管理工作10年,他与无数来穗人员打交道。“当积分入户政策颁布,大家来申请时,我才发现,哎呀原来身边的一些朋友竟然还没有广州户口。平时真的感觉不到这种差异。广州对外来人口的接纳比我去过的其他大城市要包容很多。”黄俊说。

  但黄俊也承认,这种包容也是逐渐进步的。“以前是不排斥,后来是包容,现在是主动服务和关爱。”

  广州番禺区桥南街道番奥社区外来务工人员党支部书记万立安也有同样的感受。

  1999年,万立安从湖北黄冈来到广州番禺务工。那时候,本地人还喜欢叫外来者“捞妹”“捞仔”,“说我们到这里捞世界捞钱来了”。

  那几年,没带暂住证的外来务工人员走在大街上,很可能被拦住,人往车里一塞送进派出所,好几天才能出来。

  “很多人是被逮进去才知道要办暂住证。”现在已是一家大型物业公司副总的万立安说,“现在政府会主动引导你去办居住证。你在这里工作生活,需要办什么都有指引。”

  来穗人员境遇的改变来自当地政府和本地居民认识的提升——当一座城市的外来人口占到常住人口50%时,非户籍人口早已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15年,广州GDP达1.8万亿元人民币,超过中国香港。广东省综合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彭澎接受采访时表示,广州的GDP总量是建立在大量的外来人口基础上的。

  在番禺东环街道蔡边二村,本地居民对此认识深刻。蔡边二村常住人口最多的时候达8000人,而户籍人口只有1400人,当地人靠出租房屋就能获得一笔不小的收入。但随着附近的奥林巴斯等大工厂搬迁,整个村子一下子少了两三千人,当地房东的荷包也缩水不少。

  万立安说:“过去,本地人认为外来工来广州是抢占资源。现在大多数人意识到,我们是来做服务的。过年的时候,外地人都回家了,马上整个番禺就觉得冷清。你想搞装修,没有人;你想发快递,也没有人上门……现在很多工种都是外地人在承担,你看干环卫、修鞋、缝缝补补的都是外地人。”

  在越秀区来穗局局长马美霞这位土生土长的老广州看来,整个广州的氛围越来越好,本地人和外来务工者的隔阂越来越少。

  马美霞介绍,今年越秀区人大会议,来自企业的人大代表对广州的落户政策、子女入学政策表示欢迎,纷纷要求来穗局的工作人员去自己公司做宣传。“我们来穗局也是在帮本地企业留住人才。”马美霞说。

  事业有成的吴春根,2011年5月当选越秀区党代表。“作为一个外来务工人员,能当选区党代表,是一个非常高的政治荣誉。”老家河南的越秀区北京街流动人员和出租屋管理服务中心主任李兴旺说。

  包容与回馈

  最近,黄俊在思考越秀区来穗局新一批的海报宣传语。思来想去还是“心安之处即故乡”这句最为妥帖。“我们的工作就是让来穗人员把心安在广州。”他说。

  广州历来有包容的传统。长期研究岭南文化的广州大学教授罗宏认为,广州人喜欢称自己的城市为羊城,五羊衔谷穗的雕塑是城市的图腾。但要知道,历史上广州既不产羊、也不出产小米,这是岭南地区包容吸收北方农耕文明的有力证明。

  走在广州中心的越秀区商业街,你无法区分出任何一个行人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经过当地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农民运动讲习所时,当地来穗局工作人员突然想到:“当年毛主席也是来穗人员呢。”

  20年前辞掉安徽老家乡镇公务员来广州打工的吴春根,对广州的包容和多元感受很深。刚来穗时,他下决心要学好粤语,后来发现无论是自己的团队还是打交道的人,全国各地的都有,“学完粤语,发现基本用不上。”

  广州对来穗人员包容和服务,更多的外来人员也在回馈着这座向他们张开双臂的城市。

  番禺区桥南街道南郊村居委会的吴盛国2011年从部队复员,曾担任一名出租屋管理员。几次当地村民家中失火,吴盛国都拿着灭火器冲在救火一线,“灭完火后,满身都是灰,一个人默默地回来。”

  来自石家庄的赵阿姨,因为丈夫是本地人,1995年工作调动到了广州。如今,退休的她是番禺一个大型社区老年艺术团的团长。手下80多号人,有三分之二是外地人,三分之一是本地人。

  去年,赵阿姨率领艺术团做了70多场演出,包括慰问当地敬老院。赵阿姨计划,2016年教团员们学几首粤语歌,表演一些白话的节目,让团员们更深地融入广州。

  担任越秀区来穗局局长以来,马美霞接触到很多来穗务工人员的故事。让她印象最深的,是入选了中国好人榜的80后马晓春。

  2014年11月22日,马晓春在地铁站捡到装有10.6万元现金的斜挎包后立即报警寻找失主,急匆匆赶回来的失主拿出1万元作酬谢,被她当场谢绝。后来,失主费尽周折找到马晓春的工作单位表示感谢,这位来自襄阳农村的姑娘却说:“我把钱还回他,并不是要他回报我。我一个女孩子来到广州后,太多的人帮助过我,他们并没有求回报,一个帮助过我的人曾告诉我,‘以后如果你有机会,能帮别人就帮一把’。我只不过像他们一样做罢了。”

责编:陈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