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国理政新实践·广东篇】日本再挖掘:创新协作中的佛山作为

2016-05-27 13:26:00 南方日报 分享
参与

日本经济产业省六大部门九名负责人组团对话跨国调研组。陈奕凯摄

山口胜彦分析中、日、德、美四国制造业升级路径的异同。李慧君摄

←近年来,佛山企业对智能制造需求较大。 戴嘉信 摄

  穿上用脑电波控制的“机器人西装”,伤残人士可以恢复行走。日本Cyberdyne株式会社的医护类服务机器人,自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至今已研发超过20年;

  当前风靡全球的特斯拉汽车,其电池系由日本名企松下提供,而松下早在30多年前就开始研发筹备该项技术。

  “近些年来,日本企业沉淀了一些技术。”日本参议院议员、经济产业委员长小见山幸治说,中日产业界已开始技术转让转移的合作。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迎来了以技术合作为导向的新一轮并购热潮。在日本ESJ株式会社董事长山口胜彦看来,日本企业有技术储备,但内需不足,两国企业之间在技术合作上有一定的空间。

  而佛山不少企业对日企的收购举动,正在印证这一点:4月初伊之密宣布拟购买日资控股的上海川口机械80.09%股权;3月底美的一举收购东芝生活电器株式会社80.1%的股权。

  从2000年前后“到中国办工厂”,到当前广东一些企业“去日本买技术”,两地产业界的合作内涵有所改变。在这一趋势下,南方日报与佛山市组成的联合调研组专程奔赴日本,调研日本的产业变革以及跨国经济协作的新动向。

  走进日本第一工业大县

  走进爱知县县厅,在主管该县新兴产业的次世代产业室门口,一幅预告2017年机器人足球世界杯(RoboCup)的海报首先映入调研组眼帘。

  RoboCup目前已风靡全球,这项致力于以机器人足球赛来推动全球机器人技术竞争发展的国际性赛事,第一届正是由爱知县名古屋市在1997年发起。随后,包括中国苏州、合肥在内的多国城市都举办了该赛事。20年后,RoboCup将重回诞生地爱知县。

  “爱知县机器人产业迎来了史上最好的发展机遇。”该县次世代产业室主任都筑秀典说。

  爱知县是日本第一工业大县,拥有汽车、航天航空等尖端产业,也是丰田等世界名企的所在地。顺应全球新工业革命的最新趋势,这个日本传统制造业中心正进行一次全新的产业转向:主攻工业类机器人、医护类机器人和无人飞机三大新兴产业。

  其中,机器人产业被爱知县视为全新的增长点。都筑秀典介绍,该县机器人出货量已占全日本的20%,2013年销售额达988亿日元。2014年,爱知县机器人创下有史以来最高的销售额,一部分原因是中国市场对机器人的需求增长。“我们非常看好中国技术升级带来的市场需求。”

  日本ESJ株式会社董事长山口胜彦说,日本企业有技术储备,但内需不足,两国企业之间在技术合作上有一定的空间。

  除爱知县外,联合调研组在此次日本之行中,多次感受到日本企业界、研发界对与中国企业展开新技术合作的期待:

  在筑波市,由Cyberdyne开发的医护类服务机器人用脑电波进行控制,行动有障碍的伤残人士穿上这套“机器人西装”,将能恢复正常行走。“医护类服务机器人是日本机器人产业的新热点,我相信这在中国会有很大市场。”Cyberdyne现场工作人员说。

  “近些年来,日本沉淀了一些技术。”小见山幸治说,日中两国很近,中国是非常巨大的市场,拥有超过日本十倍以上的人口,在一些新产业方向上,有不少合作机会。

  中国企业的后发优势

  在日产横滨工厂博物馆,一台使用了20多年的工业机器人已经从日产生产线上“退役”。但类似技术结构的多轴机器人,却还被其他国家的企业所引进。

  这种技术应用的“时代差”,给跨国技术合作带来空间。

  日产横滨工厂博物馆馆长河村,是日产与广东合作史的见证者。2003年,河村曾前往广州参与筹建日产广州基地。彼时的广东,正值引进日资汽车产业的高峰期。本田、丰田、日产以及日野四大日系品牌的整车生产基地相继落户广州。

  “此前,日资企业在中国设厂,看中的是较低的劳动力成本,但这样的阶段已经基本完成。”小见山幸治说,近年来,中日企业合作模式逐步转向技术转让转移。

  佛山不少企业的实际举动佐证了这一观点。今年,装备制造企业伊之密拟以自有资金购买日资控股的上海川口机械有限公司80.09%股权;家电巨头美的动作更大,一举收购东芝生活电器株式会社80.1%的股权。

  节能环保、智能制造等技术合作,是日企与佛山企业之间的另一个合作点。去年,坚美铝材与日本郡是集团签署了节能合作项目;安川电机(中国)有限公司与佛山市广工大数控装备技术发展有限公司等合资设立佛山凯尔达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而安川电机(中国)有限公司还与美的集团成立两家机器人合资公司。

  “通过并购或合资等方式,运用资本手段就能引入日本积累多年的技术,这是中国企业的后发优势。”山口胜彦说。

  “日本市场有限,我们在2010年就进入了中国市场。”日本大和化学工业株式会社董事长土井润一说。目前,大和化学已在佛山成立合资公司,主营VOC在线检测仪器研发与制造,以及负责活性碳再生中心的建设及运营。

  从“来中国办工厂”到“去日本买技术”,广东与日本两地产业界的合作内涵有所改变。

  寻找创新协作的机遇

  但在这一广东和日本产业界新的协作方式中,珠三角企业还有更大的施展空间。

  广东与日本经贸往来十分密切,2015年广东对日进出口额超过600亿美元。但在国内,长三角在牵手日本企业开拓合作新空间上处于领跑位置。

  在位于日本知立市的富士机械总部内,执行董事江崎一指着眼前的机器说,全世界60%的手机电路板是用富士的机械来贴装的。而中国是富士机械最重要的产品市场,其中长三角是该公司当前布局的重点。2012年1月,富士机械独自出资,在江苏省注册成立昆山之富士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500万美元。

  不仅富士机械,很多日资企业都会把长三角作为进入中国的首选地。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数据显示,中国有2万多家日资企业,其中有一半集中在上海。

  而前往上海面向日企招商,已经成为珠三角一些城市的一种选择。

  今年4月,佛山市南海区在上海正式设立广东·南海驻沪投资促进代表处。“我们主要瞄准总部在华东,且有意向在国内进行二次投资的日本优质企业。”佛山市南海区科技和经济促进局(经贸)常务副局长伍慧英说。

  “但总体而言,从日本来华进行首次投资设厂的日企已大幅减少,在华的日企已逐渐过渡到技术转移等方向。”工场网信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商务拓展咨询部部长周建均说。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迎来了以技术、品牌等无形资产为主体的新一轮并购热潮。周建均认为,若日本企业不在这个时候与中国企业合作的话,很可能再过几年,等中国企业技术提升上来后,就未必看得上了。

  佛山市南海区副区长刘铭恩认为,珠三角的工业产业配套在国内最为完善。在迈向“创新驱动”的大背景下,珠三角城市与日本企业的技术合作前景广阔,这也是日本高科技中小企业扩大在粤投资的新机会。

  就在去年,美的集团与安川电机(中国)有限公司宣布双方将各自斥资2亿元成立两家机器人合资公司,其中之一是服务机器人合资公司,专注研发推广辅助人类的助老助残、康复护理机器人,目标是成为国内服务机器人龙头企业之一。

  服务类机器人研发合作,有望成为珠三角企业与日本企业进行创新协作的一个新热点。

  ■对话

  日本ESJ株式会社董事长山口胜彦:

  为精益生产注入IT灵魂

  当德国提出工业4.0,美国发展工业互联网,另一个制造业传统强国日本在作什么探索?“在日本,我们的重点是为精益生产注入IT的灵魂,让TPS(丰田生产方式)与工业4.0相融合。”日本ESJ株式会社董事长山口胜彦说。

  山口胜彦此前在日本一家大型制造业公司从事IT设计30年,对运用IT技术提升日本制造业有过长期的实践。近年来,他开始对德国工业4.0、美国工业互联网以及“中国制造2025”进行比较研究。

  也因此,联合调研组与山口胜彦的对话,便围绕世界制造业大国的趋势对比、日本精益生产的升级方向,以及对中国制造有何建言来展开。

  将工业4.0

  融入到现场改善之中

  南方日报:“工业4.0”已经成为全球工业界的一大热词。日本企业是怎么理解它的?

  山口胜彦:德国提出的工业4.0将工厂作为起点,把顾客和供应商的信息公有化,而美国称之为工业互联网,主要集中在大数据方面,通过分析大数据,构筑新的顾客价值观和商务结构。在日本,我们的重点是在精益生产的基础上融入工业4.0。它将是一个超级大的可视化系统,涵盖客户、供应商和生产过程的整个供应链,使得工序变得更快速。

  但根本还是要靠“改善”,要通过大数据,让人与人、部门与部门之间的沟通更加充分,将工业4.0融入到传统的现场改善之中,加快改善的速度。

  南方日报:在工业4.0时代,日本将如何继续提升精益生产水平?

  山口胜彦:很多日本企业拥有高水平的工艺技术,但却很少关注客人是否需要这种技术和品质,并认为要把产品做得越高级越好。比如说,过去日本企业在电视和电脑行业非常领先,现在却衰败了,原因就在于产品做得太高级,价格太高,客人不接受。

  因此,我认为,日本企业要将TPS(丰田式生产方式)与工业4.0相融合。如果不补齐在IT等层面的短板,日本制造很难走上成功的道路。比如,丰田制造业很强,IT方面弱,这就是问题。

  中日企业有合作空间

  南方日报:你认为,这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有何借鉴意义?

  山口胜彦:目前中国制造业企业对IT的应用还不够,工作人员之间、企业之间的精密协作还需要进一步加强。比如,如果出现不良品,一些企业可能会认为这是因为供应商没有提供好产品,或者工人没有做好,而很少会自己反省进而寻找背后的“真因”。长久下去,工厂的情况不会得到改善,这是中国制造业企业要注意避免的问题。

  从精益生产的角度,运用信息技术,结合客户订单做出来的排产计划,精度很高,能够减少浪费。所以现阶段,中国企业应该从准时化生产、自动化方向进行改善,从而降低成本。

  南方日报:中日制造未来有何合作的新空间?

  山口胜彦:对中国制造2025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政府有非常强的推进能力的,我相信中国企业也会最终实现这个目标。同时,我也感受到中国企业有后发的优越性。一些日本企业花了十年研究开发的设备,中国企业拿钱就能买回来,这意味着两国企业的技术合作有不小的空间。

  但我要提醒是,现在德、美讲的工业4.0和工业互联网是要多年后才会实现的事情。问题是在此之前,企业需要做什么?对于企业来说,要做一家能在这段时间里赚钱的企业才能活下去。工业4.0是一个需要长期努力才能实现的工具和系统,具体到一家企业来说,除了要放眼未来,眼光还要放在现在的“改善”上来。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林焕辉 李慧君 赵越 陈奕凯 高绮桦 发自日本

  总策划:莫高义 张东明 总指挥:王垂林 姚燕永 郎国华

  统筹:胡智勇 何又华 刘江涛 执行:林焕辉 郑佳欣

责编:陈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