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大国】官员、企业家必读! 新型政商关系,船怎样才不会翻?

2016-04-29 13:00:00 环球网-学习大国 分享
参与

  一、“官商勾结”的旧船,真是说翻就翻!

  回顾中国历史,商人对官僚体系的依赖,古来素有传统。在封建时代“士农工商”的社会等级序列中,商人排在末位,自身主体感的缺失,使其对官僚体系的依附甚至勾结,成为一种传统。

  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之前的计划经济年代,中国基本不存在政商关系,只存在高度政治经济一体化里的上下级关系或同级关系。改革开放后,一如中国经济发展轨迹,中国政商关系在经历了略显粗暴的粗放式发展之后,伴随着大力反腐,也进入转型升级时期。

  既然“官商勾结”的旧船古已有之,为什么现在一定就会翻?

  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认为,腐败不但可能吞噬改革的成果,而且将瓦解公众对改革的支持,引发激烈的社会冲突,成为终结改革的致命杀手,“中国面临腐败和改革赛跑的挑战”。面对挑战,反腐势在必行,“官商勾结”的旧船说翻就翻。

  其实,只要打开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发展史,不难看到一条铁律——经济起飞,反腐必行。

  先看美国。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初,工业革命将原本以务农为主的美国快速推入“镀金时代”:工业产值迅速赶超欧洲强国,社会和个人财富急剧积累,但还没来得及建立完整的防治腐败法律体系,腐败前脚到,反腐随之推行。1883年1月,美国国会通过了《彭德尔顿联邦文官法》,明令禁止官员进行金钱收受。1904年,信奉“腐败是自由政府最大的敌人”的罗斯福总统展开一系列颇有成效的反腐行动。可以说,延续到今天的百年反腐,对净化美国经济环境、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日韩等国也是如此,都在经济起飞之后开始反腐。韩国经济崛起的过程中,政府通过扶持财阀来体现政策意图,稳定经济秩序。20世纪90年代,“财阀经济”催生腐败等弊端日益显露。1992年金泳三就任总统后,将消除腐败作为新政府的第一要务,反腐一直在持续。20世纪70年代的日本,商业贿赂事件常有发生。但是,日本致力于打击商业贿赂行为,完善司法制度,日本商业交易秩序明显好转。

  二、旧有政商关系必将扭转,有三大因素!

  报告组认为,随着反腐成为一种新常态,以贿赂换取资源的旧政商关系成本太高、大势已去,企业需要更能规避风险、更有利于企业长远发展的新型政商关系。

  1、反腐常态化,非正常政商关系存在空间被明显压缩

  十八大后反腐的重要特点,就是更倚重于“制度式反腐”,让官员不敢腐、不能腐,反腐常态化使得非正常政商关系行为的存在空间,在较长时期内都会被明显压缩,也使企业家调整对待政商关系的态度成为必要。

  2、简政放权,易滋生腐败的权力被直接砍掉

  随着简政放权成为改革的必然趋势,企业和企业家们将面临新的政商环境。过去通过权钱交易,部分政府官员释放部分资源给市场。在现实中,随着管制给官员带来越来越多的灰色收入,官员会得到负向激励,更有动力去实行更多管制,因此消除腐败的根本办法就是减少管制,简政放权。

  2013年3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宣布国务院行政审批事项要削减三分之一。这一任务在2014年底提前完成。三年来,累计取消下放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事项达618项,占原有底数的40%。2015年,国务院下发文件,要求把这项改革推向纵深,并且宣布,非行政许可审批全部取消。“壮士断腕”,将过去容易产出腐败的权力直接砍掉。

  对于企业家而言,过去在许多领域,只要拿到牌照、通过审批就可以赚钱。但今后,许多行业的准入权会放开,进入者会更多,企业经营过程中的监管政策也会变多,规范经营比取得审批上的优势更为重要。

  3、新型企业家成长,他们不认“老一套”

  以1984年为当代企业史元年计,目前国内许多企业已经发展到了三十年历史。这些企业的许多创业者已逐渐退居幕后,由职业经理人或企业家第二代接班。

  这些新的管理者往往受过良好教育,其中不乏具备海外留学背景者,对法治化、市场化和文明化的认识较深,知识结构、价值观、是非观和经营观与其父辈相比已有明显不同,他们更认同现代化的企业管理方式。职业经理人的日渐普遍,也让企业的政商关系变得更为规范。一般来说,职业经理人逐利的动力没有创业者那么强,对不健康的政商关系依赖程度没有那么高。

  三、新型政商关系该咋办,听七条建议!

  随着环境变化,政商关系面临不可逆转的新局面。为此,《报告》对企业家提出七点建议。

  1、理解底线

  企业家要有“底线意识”,即判断自己的行为是否超出了社会容忍度。企业家的底线高于社会底线,有利于企业的长久生存和发展。用周其仁的话说,底线略高不吃亏,越过底线,危险就变大,底线高有高的难受,但也有长远回报。

  2、坚守“复利最优”策略

  企业家要勇于放弃眼前需要通过权力寻租获得的短期利益,转为追求长远利益,通过复利积累的方式,赢得企业和个人的最大收益。用周其仁的话说,不怕慢,就怕站。有机会进入长期复利通道的企业家,要珍惜这个位置。

  3、专注核心竞争力

  做人要成为能扛活儿的人,做企业要成为业绩好的企业,这样的人或者企业可以获得更大的自由,回避不健康的政商关系,坏事不易找上门。

  4、以法人关系替代个人关系

  政商关系未来发展方向是制度化与规范化,个人因素将会逐渐减弱,企业法人与政府之间的交往将取而代之。

  5、学会识别政府需求

  企业与政府可以形成合力,推动社会发展,而这种合力也受政府官员的欢迎。要学会在企业运营理念、核心目标与政府的议程、节奏和目标之间找到契合点。

  6、利用行业协会力量

  企业应该逐渐从企业个体行动走向行业组织行动,在企业个体力量有限的情况下,借助行业组织的帮助,形成行业影响力,提升与政府、与公众对话效率和效果。

  7、学会走出去

  优秀的企业总会不断腾挪,提前为自己寻找更规范、更优的生存环境。用周其仁的话说,农业社会吃亏的就是故土难离,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工商业文明下,走出去、换个屋檐就可以抬起头来。中国这么大,政商关系发展必然是不平衡的,也必然能找到相对的净土,这也是大国的优势。

  友好提示:本文由学习大国原创出品,欢迎转载,请注明原创作者“小根”和学习大国(微信公号XXDAGUO),谢谢合作!

责编:陈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