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被失踪"书店股东李波:自愿回内地配合调查

2016-02-29 20:36:00 澎湃新闻网 分享

李波接受采访。

春节期间,李波夫妇在内地游玩。

春节期间,李波夫妇在内地游玩。

  “我是自愿回到内地来协助调查的,从来都没有被绑架,也没有被失踪,完全是我的个人行为。”近日,“被失踪”的香港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首度面对媒体,回应了外界质疑。他说,待配合调查结束后,随时可以返回香港。

  2015年10月,车祸肇事致一名在校女大学生死亡,潜逃11年的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敏海回内地投案自首。在收监期间,警方发现他另涉非法经营罪的犯罪线索,将其解回再审。去年底,李波自愿回内地配合桂敏海案的调查,并指证了桂敏海涉嫌犯罪的事实。

  “我只是以证人的身份配合调查,回答执法人员的问题。”李波说,因为此事关乎他的公司和几名员工,作为他们的负责人,他当然有必要,也有责任去解决这件事。

  李波的“下落不明”曾在香港引起不小的风波,不少香港民众认为其是“被失踪”的,是被内地警方跨境执法从香港绑架回内地。为此,不少香港民众为李波声援,甚至到英国美国驻港总领事馆为其请愿。

  李波表示,这些声援和请愿对其个人有损无益,不仅干扰了他家人的正常生活,也不利于事情的解决。“我不想我的身份被人炒作,也不想被一些团体利用成政治活动工具。”

  李波是如何回到内地的?为何配合调查这么长时间?他配合调查的进度如何?对此,李波接受了凤凰卫视、星岛日报、澎湃新闻等媒体的专访。

  记者:前段时间,您的“下落不明”引起外界很多猜测,不少人认为您是“被失踪”,遭内地警方跨境执法从香港绑架回内地,请问整件事的实情如何?

  李波: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我已透过香港警方和我太太多次向外界声明过,我是自愿返回内地配合调查的,是我个人行为,我从来没有“被绑架”或者“被失踪”,我也没有受到任何人的胁迫或利诱。至于这种“被绑架”或者“被失踪”的说法,我认为完全是无中生有,别有用心的。

  记者:您刚说是自愿回到内地,但据您太太所说,您的“回乡证”(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都没有带在身上,那您究竟是怎样回到内地的?

  李波:我是在朋友的帮助下偷渡回内地的,所以没有用到“回乡证”,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

  记者:您为什么要偷渡回内地?

  李波:这个原因比较复杂。因为在巨流公司出事之后,我就想偷偷地回内地,尽快解决自己的事情,再偷偷地回香港,不想让外界知道,也不想留下出入境记录。我担心到内地配合司法调查,指证别人,会导致他们及他们的家人迁怒于我,对我和家人造成不利,所以为了保证我和家人的安全,我选择了偷渡,没有使用“回乡证”。

  记者:您最初回内地时,您的妻子蔡女士曾报警说您失踪,更一度怀疑您遭绑架回内地,事件也变得愈来愈复杂和政治化,您当时为什么没有和家人讲过您的行踪?

  李波:其实不是这样的,我回到内地的当晚就已打过电话给我太太,告诉她我已经身在内地,而且据我所知,并不是我太太首先报案的,而是有其他人报案,然后怂恿我太太去报案。后来,我在内地跟我太太见面后,详细了解了她报案的过程,就让她去销案了。不是我太太把事情搞复杂了,是别人把这件事搞复杂化了。

  记者:之前有媒体报道说,位处香港柴湾康民工业中心的闭路电视拍到您离开大厦时,被几名男子带上一架客货车,是否确有其事?

  李波:我可以正式地说,根本没有这回事。

  记者:香港有人说您是回内地嫖妓被抓,还有媒体说您出版了涉及内地人物负面消息的书籍,并用这些书籍敲诈当事人,将面临刑责。您怎样看待这些说法?

  李波:这些肯定是胡说八道,我从没有到内地嫖妓,更没有敲诈过任何人,说这些话是对我人格的污蔑,我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记者:您说您是自愿回内地配合调查,您是以什么身份配合调查?配合调查哪些内容?目前进展如何?

  李波:我是以证人身份回来配合调查的,配合调查的是我公司的内部事务和员工的问题,还有桂敏海涉嫌犯罪的问题,目前还在进行当中。

  记者:为什么配合调查,而且时间这么久?

  李波:因为这件事关乎我的公司和几个员工,我作为他们的负责人,我当然有必要和责任去解决这件事。据执法人员说,案件情况比较复杂,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所以要问得比较久一点。具体的情况我不掌握。

  记者:您现在能否自由返回香港?

  李波:因为配合调查的工作还在进行当中,我想我暂时还不能回香港。还有一个原因,原本这件事没有那么复杂的,但是因为香港有些人炒作得沸沸扬扬,给我带来很大的压力,让我进退两难。如果外界不再炒作这件事,压力降低了,我在调查结束后随时可以回香港,也可以随时以合法的方式进入内地。

  记者:您返回内地协助调查,外界不少人认为您是“被失踪”,从而引发不少风波,有人抗议“一国两制”被践踏,有人抗议香港政府、警方没法保护港人安全,有人忧虑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您对事件发展至此有何看法?

  李波:我只是到内地配合调查,完全是我个人的事,我所涉及的,就是我个人、公司和公司的几个员工,我认为这和“一国两制”、“港人安全受威胁”是完全没有关系的。至于你说到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我相信,香港仍然是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当然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不代表可以乱造谣或胡编乱造。

  记者:现在外界还有一种说法,认为您的事被一些团体或部分人士拿来炒作了,您是否认同这一说法?

  李波:我还是很认同的。其实我回内地配合调查都是我个人的事情。我和我太太都不希望被人利用,作为政治活动工具。希望那些利用我的事来炒作的人,不要再用我的事大做文章了。

  记者:也有不少人以您“被失踪”为由,作出声援和抗议行动,对于这些行动,您怎样看?

  李波:我一再说过,我到内地配合调查是我主动的行为,是我个人的事。但是,仍有一些团体利用我的事情来发动游行活动,甚至鼓动我太太参加。还有的团体到英国和美国驻港领事馆请愿,我认为他们这些做法对我其实是有损无益的,一方面干扰了我家人的正常生活,另一方面也不利于解决我的事情。

  记者:您是持有英国护照?

  李波:是的,没错。

  记者:那您有没有向英国方面寻求过帮助?

  李波:我是绝对没有向英国方面寻求过任何的帮助。这方面我还有一些话要说,我是在90年代初申请到居英权。但是我这20多年来从未到英国居住,也没有享受过英国本土公民的任何权益和福利。我的女儿目前在英国读书,她的学费也是依照外国留学生的标准缴费。我从来都认为自己是香港人,是中国人。

  记者:不过英国方面很关注您的事,也曾经指您是“非自愿被移送回中国内地”,认为这是“严重违反《中英联合声明》”,破坏“一国两制”的行为,您怎样看英国方面的意见?

  李波:关于这个问题,我希望他们的这种态度,是因为错误的信息而做出的误判和误读。我希望可以随着我这次的公开露面澄清而平息下来。因为有人利用我的居英权问题进行炒作,让事情变得比较复杂,我决定放弃居英权。这件事我已和太太商量过,也得到了她的同意。有关放弃“居英权”一事,我已通过有关渠道告诉英国方面。

  记者:关于桂敏海涉嫌犯罪的案件,您之前写给太太的信中也有提及过,您和桂敏海的关系到底如何?您如何评价他?

  李波:我和桂敏海认识了很多年,巨流公司也是他鼓动我合作成立的。他品德上是很有问题的,因为后来我才知道,他曾经因交通肇事导致他人死亡,而且在缓刑期间出逃他国。另外,近年来,桂敏海通过巨流公司出版了很多涉及内地的书籍,这些书籍都是胡编乱造、东抄西拼的,有些是凭空捏造的。其实这些书都没什么实质内容,只要你抄书上的一些内容,放在网上一检索,随时可以找到一大堆,对这些情况我是知道的。巨流公司将这些书卖到内地,我也有过错。我也想借这个机会,为我的错误表示忏悔,也向因此受到伤害的人表示深切的歉意。这也是我自愿回内地配合调查的原因之一。

  记者:外界对您目前的情况十分关注,您在内地期间的生活情况如何?身体状况怎样?内地的执法人员对您态度怎样?

  李波:首先很感谢大家的关心,我在内地生活很好,很安全、很自由。至于健康问题,您也能看到我的健康还是不错的吧。我和执法人员的关系很好,他们对我很友善。

  记者:回内地配合调查这么久,您春节也是在内地过的吧?有没有和家人见面或团聚?

  李波:有的,新春期间我和太太见过面,和她一起出去玩过,散过心,都很开心。

  记者:您之前说过,这个案件配合调查结束后就会回香港,您也公开承认您是非法出境,回去之后是否担心被控非法出境?是否会担心被媒体不断追访?

  李波:我偷渡出境这件事是事实,当然我也有准备去承担相关的责任。我回港后很担心传媒不断追访我,会严重影响我和家人的正常生活,所以我希望,大家看过这段访问后,就放我和家人一马,不要再来追着我们了。因为我想说的事,在这里已经讲完,再问我一千次,我的说法也是一样。

责编:张冬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