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孕妇举报民警钓鱼执法 3名嫌犯一审被判刑

2016-02-29 06:56:00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分享
参与

2014年9月,吴良彩向检察院提供举报材料

手持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的吴良彩

涉案的永新派出所

2015年2月1日 本报报道吴良彩多次举报的过程

  3月1日,《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实施。民警在执法办案中故意或者过失造成违反法定程序等执法错误的,将被追究执法过错责任。

  2014年4月,南宁孕妇吴良彩被“江湖”黑警钓鱼执法。在实名举报后,被立案成为犯罪嫌疑人,因有孕被取保候审。

  《北京青年报》刊发《永新派出所涉嫌钓鱼执法被调查》、《永新派出所“钓鱼执法产业链”调查》、《吴良彩再次举报“钓鱼执法”》系列调查,揭秘当地派出所公权寻租黑幕。

  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被吴良彩举报的警所,先后有5人被公诉,3人被判刑。2016年春节,被解除取保候审的吴良彩,度过了她“洗白”后的第一个春节。近十个月过去了,她被扣押的钱物仍未归还,身份尚不明确。

  坐下病根

  正月十五,回防城港扶隆乡过完春节的吴良彩,赶回南宁筹备新店。因取保候审的嫌犯身份,之前被“禁足”南宁的她,此时重拾了自由的畅爽。记录晦暗心境的“世界边缘”,开始被暖色的“五彩缤纷”网名取代。

  违法者的获罪和自己的“洗白”,像给家里的生意添了把火。除了北部湾建材城的涂料装饰店,家里又在江南开了新店。从春节前,进货、买车,她忙得不亦乐乎。

  因无暇照顾孩子,四个月前,吴良彩把双子送去幼儿园“整托”,14个月的小女儿则交由婆婆带去乡下。

  如若不是有“身份不明”这块心病,吴良彩本来已经缓过劲儿来了。

  傍晚6点,蒙蒙细雨中的吴良彩骑电动车回家。一路上兴致勃勃的她,一从江南大道拐下住家附近的宏德路,便不再开腔。及至路过巷边的龙运超市,她就像电影《青松岭》中的大马陡见村口的老树,瞬间变得焦虑。她不时地四处张望,因无暇顾及路面坑洼,坐在车后的人,被她颠得头晕眼花。

  掏出钥匙开启楼门后,直到铁门咣当在身后合拢,她才开始爬楼。

  “惊恐后遗症”是2014年4月20日那个夜晚落下的病根儿。在被三名尾随入户的“警察”抄家带走后,她便患上了强迫症。

  事发至今,吴良彩说她没关灯睡过觉。“老公平常不在南宁,我一个人每晚都要醒上两次,然后睁眼熬到天亮。外面稍有动静,我就想该不是有人找上门吧!”

  由吴良彩揭开的派出所钓鱼执法“窝案”,已“搁”进永新派出所5名涉案警员。除所长邓建聪、陈朝晖两名正式警员和两名协警外,还有被称为“胖警察”的博白混混李其伟。而此前她曾听说,挑脚筋是“博白帮”常用报复手法。

  随着曝光率的增加,吴良彩在广西称得上“名人”。但在警界,很少有人知晓她的本名。他们只知道有个孕妇,端了一个钓鱼执法警所。因报道中称她操博白口音,圈内便以“博白大肚婆”称谓。

责编:陈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