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农村天价彩礼本质是买卖婚姻

2016-02-25 07:00:00 央视 分享
参与

  《新闻1+1》2016年2月24日完成台本

  ——彩礼真贵,爱情就珍贵?

  (节目导视)

  解说:

  谁家要娶了媳妇,大家都会问一句,多少钱买的?

  知情人 陈先生:

  很多人是举(借)债娶媳妇,一般怎么也得借个,十几万二十万的。

  解说:

  三转一向四大件的聘礼账单,如今已经变成一动不动,

  万紫千红一点绿。

  东营市民 王先生:

  万紫就是一万张5块的,千红就是一千张100的。一片绿就是一张50的,条件好的,还可以多绿一些。

  解说:

  如此飞涨的彩礼背后,揭示了一些农村怎样的现实?《新闻1+1》今日关注:彩礼真贵,爱情就珍贵?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说到天价这个词随着这些年天价虾、天价鱼等新闻事件的发生,人们已经不再陌生了,但是今天晚上我们的节目要说到您可能并不熟悉的概念就是天价彩礼,为什么说不大熟悉?因为它往往发生在农村地区,尤其是一些贫困地区。好了,说到彩礼可能不同年代的人想到的东西、物件都不一样,我们不妨疏理回顾一下。比如说50年代的时候说到聘礼的时候,四个一工程,都有什么啊?像暖壶、脸盆、还有一套床上用品、包括痰盂这都叫彩礼。60年代是36条腿,也就是一套家具。到了70年代,三转一响,包括转的有缝纫机、手表、自行车,还有一个响的就是收音机。到了80年代四大件儿就是冰箱等电器。那么到了现如今这聘礼账单都包括什么呢?要穿金带银不说,还有一动不动、三斤三两,万紫千红一点绿,这些名字听起来都有点专业了,稍候我们会一一加以解释。

  那么从这些彩礼的变化,你也许会感受到社会经济的一些发展,但是与此同时农村的一些家庭,包括小伙子真的感受到不堪其重,所以在农村这些年有一句话叫爱情珍贵,但彩礼真贵。好了,一些农村地区的彩礼到底贵到什么地步了呢?我们今天就一起去关注。

  解说:

  三斤三两的重量,称的是什么?它既不是菜,也不是粮食,而是在一些农村娶媳妇时彩礼的重量。三斤三两,称的是百元大钞。在山东省西南地区,彩礼是用秤称的。3斤3两百元大钞的重量,加起来是10多万元。三斤三两的百元大钞,也仅仅是彩礼的标配。

  知情人 陈先生:

  彩礼只是一个入门,只是双方定亲的表示而已,剩下的结婚还是另说。

  解说:

  16万,对于山东省西部的农村家庭来说,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随着经济的发展,农村的彩礼也是水涨船高。取一个媳妇,彩礼的开销只是一小部分,四金、汽车,房子也一样不能少。

  陈先生:

  很多人结婚都是举债结婚啊,娶媳妇一般怎么也得借个十几万二十万的,现在都不是要求男方在农村盖房子,在山东这一带要求至少在镇中心买商品楼,现在房假都在四千以上。

  解说:

  穿金,一动不动,万紫千红一片绿,这不是在作诗,也不是顺口溜,而是山东省一些农村地区彩礼的标配。

  东营市民:

  一动就是一台车,不动就是一栋房子,万紫就是一万张5块的,千红就是一千张100的。一片绿就是一张50的,条件好的,还可以多绿一些,多给一些。

  解说:

  在河南,明码标价的不仅仅是彩礼;农村的婚介市场上,前来相亲的男士,也会根据学历、长相、家庭条件、身高、是否是独生子女的条件,明确分类。

  媒人 孟先生:

  第一(类)身高一米七五,高中、初中学历,小伙子长得还不错的,弟兄两个以上的,家庭有楼房,经济生活富裕。低于一米七五的,弟兄们多的,小伙长得丑陋的,家庭也过得去,这都统统(属于第三类)。

  解说:

  按照他的说法,几乎不给条件不好的男士介绍对象,成功率太低,说不成媒,也收不到费用;这样说来,虽然彩礼市场价格高涨,但是给“彩礼”的资格,也不是人人都有。

  孟先生:

  现在都是五六万起步,八万八是发发发,最低是六万六等这个婚定下来得十来万,办这个事需要多少钱就借多少钱,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如果)差二十万就借二十万。

  解说:

  婚庆鞭炮的硝烟虽已慢慢散去,但对于甘肃省庆阳市佛殿湾村的张湖夫妇来说,没有一丝睡意。虽然,儿子娶了媳妇,压在心头的一块巨石被搬走了。但是,为了支付结婚费用,这个甘肃大山里的家庭,不仅倾其所有,还欠下了15万元的外债。

  中国青年报记者 兰天鸣:

  整个婚礼大概花17万左右,彩礼在13万多,基本上是借的,大概在15万左右。这个家庭一年大概挣五六万,整个家庭已经严重透支了。

  解说:

  张湖表示,大儿子刚结完婚,二儿子正在读高三,如果考不上大学,也面临着娶媳妇的问题,他已经难以再承受一次彩礼的折腾了。

  兰天鸣:

  两个人的彩礼,这个家庭就已经不是一般的超负荷了,是有一个家庭这俩人定了,但是他只能给到12万块钱,但是(女方)一定要15万元,所以你什么时候把这个钱补齐,咱们什么时候(结婚)。

  董倩:

  不知道刚才短片里面的那个说法您听清楚了,没有,我们不妨再看一下就是山东的家庭是万紫千红一点绿,真有想象力,这个紫是指什么,因为这5块钱的钞票是紫色的,要一万张,然后一百块钱的钞票是红色的要一千张,绿色的是50块钱的钞票也得来点,那么光这笔钱相加十多万出去了,这么重的负担对于很多农村家庭来说两种情况,要么勉强能够拿出钱来当彩礼,但是钱拿出去了,马上家庭就进入贫困状态,进入到一种负债状态。另外一种根本就拿不出钱来,结果就是那你就耍单吧,当光棍。怎么去看待农村这种越来越沉重的彩礼的现象,接下去我们连线一位专家,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的张翼研究员,张先生您看,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年来,我们对比50年代然后一步一步过来,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彩礼呈现出一种飞涨的状态?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院 张翼:

  有这样三个原因,一个原因就是在人口结构上由于出生性别的影响,现在开始女性的短缺逐渐显化。

  董倩:

  物以稀为贵。

  张翼:

  越来越稀少,第二个情况就是由于人口流动所造成的,就是这样农村女性,适婚的女性的人口大量降低,使得这个婚姻市场的竞争越来越强化,引起了这样一些竞争越来越厉害。第三个原因是彩礼文化的影响,也就是对于女方家来说,如果收不到彩礼,就感觉没有颜面,别人看不起。那对于男方家里来说,如果自己条件好,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娶到更好的媳妇,宁愿出更多的彩礼,也要把这个媳妇娶回家。如此经过这个市场的竞争以后,大多数的彩礼价格都处于一个飞速上涨的态势。

  董倩:

  张先生刚才您提到一个概念就是这个彩礼文化,彩礼文化,因为我们刚刚看图,50年代有彩礼,14块钱就已经够了,但为什么这些年来会形成所谓的彩礼文化,怎么形成的?

  张翼:

  主要是我们在这个社会的金钱,在人们的判别生活水平的高低过程当中,人的价值的衡量的过程当中,它越来越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因此在别的衡量标准逐渐淡化的过程当中,以货币的方式来表现的价值,突出到人们的婚姻匹配的市场最前端来了,因此彩礼文化只能是水涨船高的文化。

  董倩:

  我们不知道这种现象总结的对不对,一些媒体的总结就是在一些发达地区的农村,彩礼文化相对于欠发达地区的农村,彩礼文化似乎要的不是那么多,可能越欠发达,越穷的地方要的就越凶,这是为什么?

  张翼:

  越是贫困的地方,女性嫁入到那个贫困地区的意愿就越低,因此彩礼只有高的彩礼才能把这个女性娶回家,成为自己家的儿媳妇,所以说家庭越是贫困的人家,他的彩礼就会越高。

  董倩:

  但是恰恰是这个人群是最无力去支付彩礼的这样一个人群。

  张翼:

  所以在这个婚姻市场上,他们竞争的时候这些人会永远的成为光棍。

  董倩:

  就是越穷可能是越要支付一个高额的彩礼。

  张翼:

  才能娶回媳妇。

  董倩:

  像这种情况的话,是一直就这样呢?还是说这些年来比较越来越集中,越来越密集的出现?

  张翼:

  应该说在中国历史当中这样的现象就是存在的,那么在解放以后,曾经在计划经济时期相对来说表现的不那么强烈,那么市场经济发生以后,尤其是偏远山区的人家正好伴随人口出生性别比的上升过度到现在这样一个女性短缺的时期,因此运用彩礼的方式更加极端的表达了女性短缺所造成的婚姻挤压的严重性。

  董倩:

  好,张先生稍候会有更多的问题给您。刚才我们说到农村现在流行的那句话爱情珍贵,彩礼真贵。本来希望这两个贵应当呈现出一种正比的现象,但是事实上是这样吗?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目前,一些农村的彩礼动辄十万多元,有的甚至二三十万元,然而,我国2015年的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才首次超过11000元,这也就意味着,一个青年农民,需要不吃不喝十多年才能够攒够昂贵的彩礼钱。为了能取上媳妇,一夜返贫,负债累累的情况并不少见。

  乐平市乐港镇护里村村民:

  出不起就借,为了儿子娶老婆不得不借。

  乐平市乐港镇护里村村民:

  结婚那天拿不出来那么多,就肯定得打欠条。打欠条就是说结了婚以后,慢慢生活好了,慢慢再还给他们。

  解说:

  而“天价彩礼”有时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农村的现象,还引发了各种严重的社会问题。

  江西省乐平市乐港镇村民 李炎林:

  你要买了(新娘)跑掉了,人家会讲(讨论),你要是不买(新娘),人家又怎么讲你,讲你把钱放到钱包里面舍不得拿出来。儿子那么大了,还让他单身。

  解说:

  江西乐平市乐港镇的村民李炎林,有三个儿子,都还未婚。2015年时,正是因为看中了价格便宜,就花了四万五千元,为大儿子买了一个越南新娘。可没想到,在去年7月7号,包括李炎林的儿媳在内的,乐平市总共20名外籍新娘集体失踪了。

  李炎林:

  讨个儿媳讨不起,真的讨不起,真的没有办法了,无能为力了。

  解说:

  实际上,近年来从国外买个媳妇回来,已经成为很多农村青年避免成为“光棍”的最后方式。因此让越南新娘、柬埔寨新娘,缅甸新娘等等,通过一些婚恋机构嫁到中国农村,而有的则是涉及拐卖和诈骗。

  2014年9月13日新闻:

  近年来,中国与东盟国家间的人口拐卖犯罪日益猖獗,来自越南、缅甸、老挝等国的妇女被拐入我国,或者被卖为人妻或者被强迫卖淫,国内外犯罪分子相互勾结,跨区域大范围作案,并与强迫卖淫、组织偷渡、婚姻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交织在一起,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

  解说:

  如今,在网上只要输入越南媳妇、缅甸媳妇等关键词,就能轻而易举地找到各种能“交易”洋媳妇的信息平台。这样的婚姻甚至已经成了产业,而婚姻也成为了赤裸裸的交易,那么,在如此的背景下,一些农村青年的未来将会变成什么样?

  庆阳市正宁县 未婚村民:

  我现在不管人家女的人怎么样,只要头脑没啥问题,没什么大的毛病,就是只要人家能行,我就能行,就是有些脑子的问题不敢要。

  庆阳市正宁县 未婚村民:

  现在结婚就不谈感情,谈物质。

  记者:谈什么呢?

  只谈物质,就看你家里兄弟几个,你一年干吗呢。你家里条件好不好,过去以后吃不吃苦。

  董倩:

  花大价钱买来的却是脆弱的婚姻和感情,那么有的人甚至希望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来赚上一笔,怎么看待这种现象,我们继续来连线张先生。张先生您看在目前如果呈现出这种只重物质,用彩礼维系只购买婚姻的话,对于农村长远的发展带来的影响,带来的一种外在的表现会是什么?

  张翼:

  有这样几个影响,第一个影响就是买卖婚姻本身是触犯了中国的婚姻法的。如果从境外来形成这样一种买卖婚姻的方式,有可能还会对东南亚这些国家婚姻法形成违法。因此这种买卖婚姻表现的是在国内的婚姻市场上他找不到自己配偶的时候,不得不走出这样一条道路,所以彩礼要的价格越高,距离男方自己的收入差距越大的话,那么通过境外买卖的这样一个概率发生就越大,所以这是一个不好的因素。

  第二个情况它使得家庭内部、夫妻双方之间的感情,家庭内部发生家庭暴力的概率也会大大增加,因为男方拿出大量的资金,女方到新的家庭生活的时候,肯定会与男方之间发生这样那样的矛盾,一旦矛盾发生总会拿这样一个事情说事,导致家庭的不稳定,所以这两个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很负面的影响。

  董倩:

  张先生,刚才记者在甘肃庆阳进行了采访,在2015年6月份的时候,庆阳市政府出台了一个关于这方面工作的意见,它就是希望用这样一种政府的这个干预的方式,把这种天价彩礼能够杜绝掉,但是社会的现实是什么呢?并不认可这种政府的好意,就是该怎么样还怎么样,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就是政府想去制止这种行为,它有什么可以做的空间?

  张翼:

  可以说在当前的人口结构环境跟当前的经济环境,跟当前的社会环境的这个复杂的影响之下,政府简单的用一纸文件的投入想把这样一种现象来转变到自己所期望的轨道的做法实际上很难见效。但是政府可以做一些发展当地的经济,使当地的人口均衡,或者是使得那些娶不进媳妇的那些家庭的扶贫力度加大,改变自己的面貌吸引人家的凤凰飞到自己家里来的,可以去多做一些这方面的工作。

  董倩:

  其实说到底还是一个贫困扶贫的问题。

  张翼:

  主要是这方面的问题。

  董倩:

  好,我们刚才关注的是农村彩礼这些年来越来越高涨的问题,其实透过这样一个问题反映的是农村的一个贫困的现实,那么除此之外我们还能看到哪些其他的问题呢?继续关注。

  解说:

  每到春节,似乎都是农村问题集中暴露的时间段。今年也不例外。从“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开始,到再穿插以“安徽农村新春豪赌见闻:一年打工钱不够打牌”、“农村彩礼动辄数十万,大龄男性结不起婚”等报道。这样的农村是怎么了?

  焦波:

  我认为可能是现在乡村一种传统文化和道德教育,还有那种乡风民俗包括家风,慢慢地这种东西的缺失,或者还没来得及,一种丢失还没有把它找回来,还没有复兴过来。

  解说:

  焦波,拍摄过画册《俺爹俺娘》的著名摄影师,2012年连续一年驻扎在村里拍摄了《乡村里的中国》,真实记录下当代农村的生活变迁。片中主人公之一,村里的“文化人”杜深忠

  对儿子杜海龙直接说,我对土地没有感情。

  杜深忠:

  一些人说对土地有感情,海龙我跟你说实际上我一开始对土地就没有一点感情。咱就是没有办法、无奈,这个土地不养人,我和你说。咱这里的二亩贫瘠土地不养人。

  焦波:

  他始终是这种对文化的追求,始终用他比较丰富的一种文学素养来养育他的一些梦想,所以他担心的也是有时候农村一些不和谐的东西吵架,他认为这就是没有文化的体现。所以他认为只要文化提高了,素质提高了,这些事情自然而然就解决了,村庄就和睦了,他是在农村有一部分人,都是这样的一个代表。

  杜滨才:

  我不愿意回这个破家,这个破家对我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解说:

  不愿意回家的是杜滨才。他对家的复杂感情,则代表了村里年轻一代的命运。

  焦波:

  杜滨才那种孩子,90后的孩子,他们觉得这个家庭和这片土地确实也是不可能实现他们的理想,他们的生活的一种目标的地方,他要出去闯荡,我要出去,我要到大城市,我要从事我所喜欢的工作。

  解说:

  也同样是他,在村里的春节联欢会上,含泪唱了一首《父亲》。如今,毕业后的杜滨才如愿在济南一家旅游公司担任导游,常在微博上分享自己天南地北的见识。去年毕业的杜海龙,则和与同学合伙创业,开了一个卖水果的电商平台,生意不错。

  焦波:

  杜滨才现在在做导游,到国外,但是他还同时不忘家乡,而且是也具体地也正在做工作,他想把他家乡作为一个旅游点,这种现在青山绿水变成一个旅游点,叫大家都去看这个,这就是一个回报方式。

  董倩:

  其实说到底,农村的彩礼问题反映的是农村深层次的一个贫困的问题,那么大家如果能够感觉到的话,就是在过去的这个春节似乎在微信、微博等朋友圈里面传播的一些关于农村,贫困的这种文字特别的多。接下去我们连线一下张先生您怎么看待刚刚过去的春节里面出现的这种现象。

  张翼:

  可以说是在城镇化的过程当中,一方面是人口城市的迁居,另外一方面是农村的空壳化,农村的空心化和空洞化,人口的老化这样一个趋势同时上演,在这个情况下反差,就城市的繁荣和农村的凋敝,尤其是偏远农村的凋敝之间的反差放大了当前的这样一种社会问题。那么在当前的情况下,更多的如果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很可能就是说把城镇化问题跟农村的治理问题要结合起来,共同思考下一步的对策。

  董倩:

  就是贫困是我们今天关注天价彩礼它所表深层次的问题,除此之外您认为在您的列表里面农村问题还什么是您最关注的?

  张翼:

  除了贫困问题之外只要是产业的空壳化,以及农村发展以来土地,它的收入的提高,与在城市里面打工之间的反差,使得年轻的一个劳动能力的人力资本比较高的,这样的劳动力逐渐输出到城市,尤其是女性在我们国家的后工业化当中,她们更容易在城里面找到工作岗位,使得大量在城里面竞争不利的男性留在农村,形成农村的剩男跟城里面的剩女之间的矛盾,可能是未来可能十几年,二十几年我们需要解决的一个重大问题。

  董倩:

  那您看未来一段时间,农村的小伙子娶媳妇是越来越难,还是相对会变得越来越易?

  张翼:

  在一个可以预期的这样一个时间段里面娶媳妇的这个难度还会继续强化,甚至于在十年之内我们还看不到有反转的趋势。

  董倩:

  好的,谢谢张先生,今天我们关注的是天价彩礼,其实天价彩礼说到本质是一个买卖婚姻,我的婚姻我做不了主,那么我们现在什么时候才能够做到我的婚姻我做主,恐怕还有相当一段的路要走,那么解决这个问题要多方努力。好,这就是今天的节目,感谢您收看,再见。

责编:张冬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