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491人涉聚众吸毒被查 来自20多个国家

2016-02-24 07:05:00 央视 分享
参与

  《新闻1+1》2016年2月23日完成台本

  ——音乐派对?涉毒派对!

  (节目导视)

  解说:

  491人被警方带走,118人尿检呈阳性,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户外派对?

  市民:

  桥洞上面有很多涂鸦,还有一个来自荷兰的外国人他介绍说有很多人参加。

  解说:

  活动主办方 外国人,抓获的贩毒者 外国人,尿检呈阳性的,也有几乎一半是外国人。

  参加派对的人:

  这个派对至少70%都是外国人。

  驻场DJ:

  我们开始的时候在很小的场地演奏,也就是20个人左右的听众。但是今天,在深圳的真是个大场面

  解说:

  一个由外籍人士已经组织了四年的活动,《新闻1+1》今日关注:音乐派对?涉毒派对!

  评论员 白岩松: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这几年吸食毒品这样的新闻,我们可以屡见不鲜,隔三差五就会遇到一起。但是说如果在一次活动当中一下子就捕获了100多人来参与到吸食毒品当中,而且其中小一半是外籍人士这样新闻的确非常非常少见。前天的凌晨深圳的警方就来到了这样一个现场,我们来看看这个现场,首先看看这个车是粤B,这是在深圳,这是很多城市当中都能够看到的是在公路下面的老百姓可能叫桥洞子,或者叫涵洞,是具有一定的空间,又封闭但是又具有一定的开放性。

  我们看到这个地上非常非常的杂乱,在干什么呢,我们来看这显然有很多酒,从这个酒包括饮料来看也很不中国,这个洋酒的比例非常大,我们再来看,当时正在办一个好几百人参加的音乐的派对,在现场贴出很多派对的照片,显然大家似乎玩的很嗨。

  我们再来看现场,还有煤气罐、音响的设施,甚至汽车都扮演了临时搁架放很多很多东西,现场非常非常杂乱,烟等等,但是现场已经被警方给进行封闭,接下来就走进这样一个少见的事件当中。

  解说:

  通道两边墙壁上夸张的涂鸦,桥洞内依旧停放着的废旧汽车,这是位于深圳市南山区北环大道下供路人行走的一个地下通道,很难想象,三天前的夜晚,这里会上演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

  深圳市民徐先生:

  在南山区北环大道跟沙河立交,交界处的一个隧道底下,比较靠近宜家家居,周板五没有什么大型的小区,晚上的时候一般人也比较少,桥洞上面有很多涂鸦,可能经过的时候会很有辨识度,当时到现场,有一个来自荷兰的外国人,他介绍音乐派对,有很多人参加。

  解说:

  根据派对组织方网站的描述,从2月20日晚上九点开始,这个地下通道,就陆续聚集了近千人,低音炮音箱释放着震耳的摇滚乐,还有炫动的街舞,迷幻的灯光,特别引人注意的是,在聚集的人群中,出现了不少外国面孔。

  然而,在2月21日凌晨三点左右,这次派对就被警方制止,根据现场的参与者回忆,“警方到达现场后,将派对现场方圆五百米的人都控制起来,甚至包括商贩和路口的出租车司机;并分了几辆大巴车,将所有的人送往不同的派出所。”

  市民:

  从晚上两点开始搞到四点多警察就介入了,我只是站在桥洞口,我进到里面人家也不让进,好多警察,上边下边两边全部是警察。

  解说:

  根据对参与者的采访,在派出所,他们先被要求登记身份证信息、暂时没收手机,随后每个人被编号,并按顺序验尿、等出结果后,继续填表、录指纹、做笔录。

  随后,22日下午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也通过官方微博发布通报:“2016年2月21日凌晨,深圳南山警方接报称,有多人在北环大道边一立交桥寒冬通道聚集娱乐,其中有人吸毒。接报后,警方立即组织行动,现场带走491人进行调查。经初步检验,其中118人尿检为阳性,吸食毒品以大麻为主。随后,警方根据线索,在蛇口捣毁一贩毒窝点,抓获2名涉嫌贩毒的男子。目前,因吸食毒品行政拘留93人,其中包括50名外籍人员,因贩卖毒品罪刑事拘留2人,均为外籍人员。”

  此外,一名南山警方人士表示,此次行动涉及的外籍人员,分别来自二十多个国家。

  音乐派对、聚众吸毒,外籍人员,三个元素的结合,也引发了舆论热议!

  解说:

  在警方发布通报后,有市民在昨天下午六点钟左右,再次经过这个具有标志性的立交桥桥洞时,这里仍是一片狼藉,地上散落着烟盒、酒瓶,还有一些音响设备。

  深圳市民 徐先生:

  地上就有很多酒瓶,烟盒,吃剩的食物还有他们自己的海报,还有现场拍的照片,气味非常难闻,酒和烟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现场有几名工作人员在那边打扫。那个桥洞入口处拉了一个警戒条幅。

  解说:

  今天,当我们再次打开组织方的宣传网站时,仍可见这场派对的广告。对每位音乐爱好者和地下派对动物敞开大门,加入我们的狂欢!但是这样的狂欢还会继续吗?

  白岩松:

  其实音乐不是问题,音乐派对也不是问题,有很多人参加只要是在没到报备或者要审批的人数的下面的话也不是问题,很多人参加的音乐派对即使有很多外籍人士参加也不是问题,问题就出现在有相当多的人在吸食毒品,这违反中国的法律。

  我们来看看这起事件,线索的来源是接到群众的举报,然后现场一共带走了491人,初步检验其中有118人的尿检呈阳性,那么最后行政拘留93人,这其中包括外籍人员有50人,如果从行政拘留的人数来看,这个比例是够高的。吸食毒品主要以大麻为主,另外捣毁了一个贩毒的窝点,刑事拘留两个人,因为涉及到贩卖毒品罪是外籍人员,这个是贩毒窝点。整个这个情况通报是由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昨天下午4点29分,一个官方微博来显现出来的相关的信息。

  接下来我们连线一位专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入境管理教研室的副主任常亮,常主任您好。

  (电话连线)

  常亮:

  您好。

  白岩松:

  我们在面对这起事件当中的时候能够看到,因为有相当大的比例是来自于外籍人士,涉及到外籍人士,比如说这种吸毒的案件整个办案的程序应该是什么样?

  常亮:

  对于外国人在中国违法犯罪行为,办案流程与本国公民违法犯罪行为大体类似,因为是外国人,所以有一定的特殊性,比如说在案件的受理环境,我们要对外国人的身份要进行一个核查与确认,来确认他的国籍,他的入境、出境,以及来华事由等等这样一些信息,并且对他是否属于外交领事特权与豁免的信息进行确认,其次在案件调查环节,比如说在对外国人进行案件询问的时候我们注意语言与翻译问题,其次对外国人权利保障方面我们还有一个特殊的程序,就是要对他进行领事保护的程序,对外国人采取羁押措施一开始要进行告知,告知他可以与本国驻中国领事官员进行联系与会面,同时我们还应该与他国籍国驻中国领事官员通知他们,告诉他们你本国公民谁因为什么事情被我们国家警方现在采取强制措施,你可以对其进行一个领事权利的保护。

  白岩松:

  您说到这一点的时候深圳警方的工作量还真不小,别看只有50个外籍人士,涉及到的国家接近20个,这些工作都要去做,不管大的国家还是小的国家都一样。

  接下来有一个细节,可能很多第一个有一个直觉,他主要以吸食大麻为主,有很多外籍人士在他所在的国家或者地区吸食毒品可能是合法的,但是在中国又不合法,是不是要严格按照中国的法律进行处理,接下来怎么走?

  常亮:

  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实施了违法犯罪,那一定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来进行相关的处置,这是属地管辖原则,这是非常明确的法律原则,接下来这个人员将会按照我国的法律,比如说我们注意到有行政违法人员,我们注意到有93个人被行政拘留,其中有50个是外国人,还有两个人被刑事拘留,说明他们所涉及案件是刑事案件,将会采取刑事案件的操作程序继续往下进行,毫无疑问的是不管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只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实施了违法或者犯罪行为,都必须按照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来进行相关的处置。

  白岩松:

  好,一会儿有问题继续向您请教。

  接下来就关注,的确从新闻事件当中来说,我们说吸食毒品的案件,包括一些明星这些年我们几乎隔一段时间就能够看到一起这样的案件,几乎都快成了规律了,尤其北京朝阳群众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一次捕获的活动当中居然有110多个人尿检呈阳性,然后最后有小一半是外籍人士,的确不常见,接下来我们继续去关注这样一起事件。

  (播放短片)

  解说:

  据了解,此次活动的发起组织,官方名称为The Real Deal,记者在微信中,也找到了这个地点标记为“深圳”的公众号。在这个公号中清楚的写到:“他们是深圳最大型的电子音乐地下派对;组织者来自德国法国,中国,并集合了来自世界上六大洲的DJ、艺术家、视觉艺术家和音乐人。”查阅该公号的历史内容可以发现,该公众号每月大约更新一到两次,大多都是活动预告。最近预告的一次,是该组织成立四周年的特别纪念,也就是被深圳南山警方通报的,20日晚到21日凌晨的这次活动。

  (2015年3月 )

  音乐歌词:

  每个人都很嗨,转过头去找那个友好的眼神。但是我什么都没找到,没有一双眼睛。

  解说:

  这段视频是在去年,他们为成立三周年而办的纪念活动。视频中,组织者自己介绍到,通过几年发展,这个组织的人数已经远远超过初创时期的规模。

  活动创始人 组织者:

  这个三周年的聚会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们试着邀请了这三年都在支持着我们的朋友,因为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们就不能成为现在的这支乐队。

  驻场 DJ:

  开始我们在很小的场地演奏,也就是20个人左右的听众。但是如今在深圳的真是个大场面。

  解说:

  翻看今年1月推送的一次预告可知,他们的活动地点一般选在立交桥涵洞,或者仓库改装的酒吧,当晚会请一位来自台湾地区的DJ,门票50元,派对从当晚9点直到第二天凌晨都有节目。这条推送后面还附上中英双语的地点介绍,甚至提供专门巴士接送参加者。有参与者为我们描述了他在去年参加一次活动是的场景。

  派对参与者:

  70%都是老外吧。然后有DJ,然后也有一些周围的小吃摊,像煎饼果子这样子的,然后还有卖饮料和酒水的,因为我们那会儿走得比较早,都接近半夜两点了,我觉得当时去了大概100来人。

  同期:参与者

  这个很特别!

  同期:女参加者:

  我感觉很好,很好。

  同期:男参加者:

  这个活动非常棒,在深圳你找不到这么好的了。

  解说:

  查阅这个组织,最经常被看到的一个词就是“Rave”,甚至在他们的自我介绍中,第一句话就是:“弘扬欧洲的RAVE精神”。查阅英文词典,这个词的本意是:狂乱、热烈、胡言乱语的状态。而有研究文章称:受到历史因素影响,“锐舞”文化,已经与“夜店”、“毒品”不自觉得联系到了一起。

  白岩松:

  其实这是一种错误的联系,一提到锐舞,提到这种时尚派对的时候,就觉得要有一些达麻或者其他一些所谓时尚的毒品来进行一种嫁接,我记得以前说过这样一句话,音乐才是最好的兴奋剂,音乐是给你带来最大快乐的东西,如果你一旦添加了其他东西味道就变化了,恐怕后果也就变了,那么再在这样一起聚会当中,再次去强调还是会有一些疑问可能出现,比如说人数很多的时候到什么界限需要报备,他们已经举办了好几年,如果没有线人举报的话,这种情况又该怎么样进行更好的防范。

  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入境教研室副主常亮。

  (电话连线)

  白岩松:

  常主任,这里面涉及到这样一个问题,大家可能很多人觉得,一下子带走了400多人,在不同城市举办这样的音乐聚会活动的时候,是什么人数才可以报备,这个是否是合理的,没有报备?

  常亮:

  这起行动是否报备,我目前没有掌握相关的信息,但是我们对此什么活动需要向公安机关或者向公安机关进行报备是有规定的,我们在2007年国家出台了大型群体性活动安全管理条例,在这个表条例当中明确规定,举办像体育比赛活动、像章演唱会这样一些活动的时候,人数在一千人以上的需要向公安机关,具体说就是公安机关的窒治安部门进行安全许可的报备,各地可能会有一些相关不同规定,我这里不掌握具体的信息。

  白岩松:

  那回到深圳具体这个活动显然达到不到一千人这样的标准,即便达到比较高潮的时候连摊贩都算起来可能还不到500人,刚才一个参与者说,她两点钟走的时候之前只有100多人,显然还达到部分到大型聚会报备的人数,在这一点上举办这样的活动,有的时候可能一看不一样,有点像像人家大妈跳广场舞,其实具有某种一样的性质,上百人在那里跳也不需要报备。

  常亮:

  对,我们目前来说这样的活动,在这样的条例里面是有对活动形式的规定,比如说刚才说的体育比赛活动,演唱会、音乐会,另外像展览展销,游园灯会这样的一些活动,是需要进行报备的,一些自发性的群众活动在这个条例当中没有规定。没有明确规定需要进行报备。

  白岩松:

  那像类似发生在深圳的活动,如果要从将来更有效管理,尤其在防范更多的人参与到吸食毒品的进程当中给我们哪些启示您觉得?

  常亮:

  我觉得这样的一起事件被披露出来,我们公安机关工作也是带来一定的启示,我们下一步如何更好开展工作,我想对我们治安,对我们禁毒部门,对我们出入境管理部门对几个警种来说呢,接下来都会有一些工作需要去思考和改进,比如说对于治安部门来说人数没有达到一千人的活动,我们如何去进行提前介入,对于禁毒部门来说,从广大人民群众可能在这些年已经看到公安禁毒部门做大量工作,对于这种,大型的特别是涉及到外国人的涉及到毒品非法犯罪的活动,更好如何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对公安出入境管理来说,在外国人管理这一块,如何更好的去进行应对,我想这都是公安机关在接下来有必要从这起案件当中,产生启示去改进我们工作的地方。

  白岩松:

  因为有的时候,可能一个具体的事件不一定是好事,因为有这么多人吸食毒品,但是出现这样一个事件有可能变成一种好事,你要去思考新的应对方案。

  常亮:

  没错。

  白岩松:

  好,一会儿有问题继续向您请教,接下来就去关注,其实虽然中国现在国际化,尤其中国很多大城市越来越国际,比如说广州、深圳、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当中其实老外的面孔非常非常多,他已经更加近距离的切入到中国社会生活当中,甚至他很长时间就会把这儿当家,在进行相关管理如何让他生活的更加舒适,社会更加和谐,但是不要去触犯法律,接下来继续关注这几话题。

  (播放短片)

  解说:

  外籍人员、吸毒,音乐派对,当这三个关键词叠加在一起,发生在深圳的这次涉及一百人的聚众吸毒事件,也让人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疑问。而深圳警方截至目前所公布的外籍人员信息,我们能看到的,只有50和2 这样两个数字。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国际警务执法学院 常亮:

  我认为发生在南山的这样一起案件,恰好说明我们深圳警方也是把这批外国人没有作为一个特殊需要去特殊对待执法对象去看待,把他们看作只要你在中国违法犯罪你就应该受到中国法律的管制和惩罚这样的一个角度去看待的。

  解说:

  这样一起涉及人数众多而且是多个国家外籍人员的案件,近几年来并不多见。而把时间回溯到2009年7月15日,在广州,曾经发生过一起非洲裔外籍人员聚集派出所并堵塞交通的事件,而当时对这一事件的处理,也暴露了警方在基层涉外案件中,对外籍人员执法存在的一些问题。

  2009年7月 新闻资料

  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副局长 戚凡科:

  7月15号下午3点钟左右,越秀区公安分局矿泉派出所民警依法在广园西路唐旗服装城二楼进行治安检查时,发现一名外籍男子,正在非法兑换外币,外籍男子见到民警前来检查迅速用手击破档口的窗户玻璃,并从窗口往下跳,背部被玻璃刮伤。

  解说:

  就在警方处理这一事件的过程中,陆续有一些非洲裔人员前往矿泉派出所门口聚集,随着外籍人员越聚越多,部分人开始手挽手将广园西路围堵起来,不让车辆通过。虽然后来,广州警方组织民警对现场外籍人员进行了教育劝解,一些聚集的外籍人员开始逐渐散去,但更现实的问题是,面对越来越多的外籍人员入境,事实上,对外籍人员的警务管理难题,已经切实摆在了中国警方的面前。

  常亮:

  我们公安涉外执法目前遇到最大的问题不是说我们公安基层民警不敢管了,其实更多问题是不会管,特别是我们的开放程度比较低的地区,不会管才会导致不敢管,不敢管那就必然不愿管,我们认为能力建设更重要。

  解说:

  一方面要面对外籍人员增加的现实,另一方面,对于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的三非外国人的清理也在持续进行中。而同时进行的,还有警方对基层警力涉外执法的培训也在加强。

  常亮:

  2008年和2010年以奥运会和世博会为契机,北京和上海的警方对基层警力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公安涉外执法的轮训,在两起大事件以后,其实全国的很多地方尤其是东部的一些经济比较发达的地方,都进行过公安涉外执法的一个培训,这个从近几年从之后逐渐观念改变过来了以后,我们也会发现到在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你,公安涉外执法水平是有一个显著提升。

  (电话连线)

  白岩松:

  接下来继续连线常亮,常主任,您刚才在接受我们短片采访的时候说到这样一句话,两个关键词,一个是不会管理,一个是能力建设,我们先说不会管理,如果从不会管向会管您觉得要发生什么变化,怎样才是一种会管?

  常亮:

  我们想在我们公安机关来说,外国人管理以及涉外案件处置原本来说是公安出入境管理部门的工作内容,比如说我们在以前情况,基层民警遇到外国人为执法对象的时候,他们第一想到向公安出入境管理部门去求助,这样一个过程确实能够保证案件的在环节上的正确处置,但是必然造成时间的增加,以及办案流程的增加。我们现在提出一个关键是全警涉外,不但是我们出入境管理部门的民警能够掌握公安涉外执法的能力,那么我们基层民警在遇到以外国人为执法对象的时候也能够熟悉掌握外国人和中国人相比的话,他作为一个执法对象到底有哪些不同,在哪些方面跟中国公民又是一样的,这个就是很显著的一般个公安涉外执法能力。

  白岩松:

  您说到这个能力的时候,接下来的时候其实挑战只会越来越大,北京、上海、甚至包括桂林、阳朔、大理等等,外国人在这里待的时间越来越长,在能力建设需要增加是什么投入?是钱?时间?还是人才?还是观念?

  常亮:

  我想都有,公安涉外执法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如果公安涉外只有执法经验不足,能力欠缺,甚至专业人才欠缺都会造成公安机关整体的公安涉外执法一个水平的停滞不前,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综合的改进过程。

  白岩松:

  首先您觉得什么是提前要格外重视了,人才?

  常亮:

  对,人才是很关键的,人才储备之外我们对现有基层民警也要进行培训,他对公安涉外执法不畏惧,并且能够掌握相关的一些法律知识。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常亮主任带给我们的解析,的确突然发生了涉及到上百人而且外籍人士50人这样一个吸食毒品的事件不是好事,但是如何把它变成好事,是接下来我们要思考的。

责编:张冬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