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下滑?别怕!李克强决定这样办......

2016-02-16 22:28:00 中国政府网 分享

  ●猴年一开年,全球经济、特别是各国股市急剧下跌,也给我国经济带来很大的挑战和新的不确定因素。因为今天的中国经济已经与世界经济深度融合。

  ●有事了,咱也不怕事,中国经济从来都是在挑战中成长的。每逢困难会更加坚韧,越遇挑战会越战越勇!

  ●去年针对股市、汇市异常波动,采取稳住市场的方针政策是正确的,符合国际惯例,而且在一段时间内拆掉了一些“炸弹”,避免了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

  ●但回过头来看,有的主管部门也要总结经验教训,包括适时有效应对的问题、在技术层面主动作为不够的问题、甚至还有内部管理的问题。

●就业“稳”,中国经济大的基本面就能“稳”。这是中国经济近一个阶段以来最大的亮点。

  ●就业形势稳定、居民收入跑赢GDP增速,单位GDP能耗逐年下降,这些数据是我们经济基本面保持稳定的体现。

  1、现实工作中还存在不少项目批了、钱拨了,却迟迟开不了工等问题,今后需要进一步加大抓落实和督查力度。

  2、我前两天点名批评了几个部门工作拖拉的问题。各部门的工作今后决不能再拖拖拉拉!

  3、一旦经济真的出现滑出合理区间的苗头,该出手时我们会果断出手。

  4、国务院各部部长、直属机构主要负责人都要主动召开或者出席新闻发布会,积极回应舆论关切。

  5、一个人的脑袋能想多少事?能看多少事?只有把“众眼”“众足”变成自己的“眼”和“足”,才能真正把天下的事情搞清楚。

中医药产业迎来“刚需+政策”双重利好

  除了以上李克强总理的讲话,在1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还确定了进一步促进中医药发展措施,发挥传统医学优势造福人民。从促进中医药和民族医药继承保护与挖掘、探索运用现代技术和产业模式加快中医药发展、放宽中医药服务准入、发展中医养生保健服务、加大中医药投入和政策扶持等五大方面,进一步促进中医药发展。

发展本土医学正当时

  中医药覆盖第一、二、三产业,中医药健康服务不仅满足了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健康需求,丰富的技术和产品应用也带动了相关制造业发展,年产值超过万亿元。

  面对“天时地利人和”的社会环境和政策环境,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表示,“要紧紧抓住大好时机,趁势而上,顺势而为。”他说,“屠呦呦研究员获得诺贝尔奖毫无疑问对中医药界起到了很大的振奋作用,但是我们也要从获奖中得到启示,我们要做好继承和创新工作,深入挖掘中医药宝库,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推动中医药现代化,让中医药走向世界”。

  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促进中医药和民族医药继承保护与挖掘”,将中医药和民族医药置于同等重要的地位。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国医大师”孙光荣说,“促进中华民族多种本土医学的发展十分重要,蒙医、苗医、傣医、维吾尔医、土家族医等少数民族医药,以及上个世纪50年代由我国首创的中西结合医,尽管具有差异,但都是主张自然与人体相互关联、阴阳平衡、综合论治、气血共存共济、内治外治结合。在‘道’这个层面是一致的”。

完善中医药标准体系

  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完善中医药标准体系,强化中药材资源保护利用和规范种养。”医药不分家,提高医疗服务能力离不开过硬的药材。

  被称为“中药泰斗”的“国医大师”金世元认为,“中医、中药是一个理论体系,是不可分割的关系。中医治病通过望闻问切,立方开药,药就是治病疗疾的有力武器,中医、中药必须密切结合才能形成战胜疾病的有机整体。中药历史悠久,来源广泛,品种繁多,产区分散,现状各异,成分复杂,疗效不同。近年来,由于中医药事业不断发展,中药用量猛增,出现了货源不足、部分药品紧张的情况,有不法商贩借机制假、掺假,影响了中医用药的效果,危害了群众健康,必须要依法管理。”

  我国目前对药品执行的是流通追溯体系,北京崔月犁传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张晓彤认为,这一体系对中药材来说存在不适宜之处,因为中药材的管理太复杂,药监部门难以顾及全面。如果由中医药专家组成团队来管理,则效果更佳。他建议把流通追溯体系改为质量监测体系,实行责任追溯制。他以院内制剂为例解释说,“这样既可以提高制剂的质量,又可以增强医院研制制剂的积极性,还可以真正提高对制剂的监管”。

大力培养中医药人才

  “医改归根到底是要解决三个问题——医生、医院、医业,而医生是改革的核心。医改的关键不是钱,而是人。”孙光荣说。

  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要促进中医药和民族医药继承保护与挖掘,强化师承教育,大力培养中医药人才。

  “现在人才培养问题已经十分迫切。”金世元说,“目前中医的从业人员是34.5万人。传统上,1个中医就要配备3个中药师,通过人员比例可以看出,中药从业人员应该比中医从业人员还要多。但现状并非如此,不仅数量上远远不够,而且很多中药炮制人员没有经过正规培训,这就影响了中医药的服务水平。中医药人才需要采取正规学校培养和师带徒两种方式,双管齐下,而且要很长时间才能培养出来,中医药发展出现了一些问题,是由于人才培养不够造成的”。

加大政策扶持和资金投入

  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加大中医药投入和政策扶持”。孙光荣认为,各级政府应加大对中医药事业的投入,明确对中医药事业投入占国家财政的比重,进一步明确政府在保护基层创新发展、临床教育、科学文化以及中医药生产中应发挥的作用。

  孙光荣还表示,中医药事业发展涉及文化、卫生、教育、科技、农业、林业、工业、商务、药品食品监管等多部门,为避免“多龙治水”局面出现,建议即将出台的《中医药法》应明确建立跨部委的常态化决策机制。

放宽中医药服务准入

  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放宽中医药服务准入”,释放出为中医药“松绑”的信号,这一切都紧紧围绕着遵循中医药发展规律这一核心。

  孙光荣认为,当前应建立更加符合中医药发展规律的职业准入、人才评价、成果评审标准体系,中医药的管理、医院制剂、教材改革等应与西医的规范和标准有所区别。他举例说,医院制剂是中医药的一大特色,因人因时因地制剂,本来就是为了突出中药简、便、验、廉的优势,而由于目前审批环节太过复杂,导致中医院不愿意搞,老中医也缺乏积极性,许多验方就此流失。不仅如此,在关系到执业准入资格的中医考试上、现行的规培上、中医院管理模式上、中医师晋升评优标准上,都关系到中医事业发展的根本。他建议,应明确改革中医院校课程设置和教材的方向,增加中医药专业课程的比重,增加中医药经典教学的比重,增加中医学术经验传承的比重,增加院校特色教材、临床的比重。

责编:冷春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