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和政要 习大大2015年见得最多的两类人

2015-12-29 08:52:00 时代周报 分享

时代周报记者 付聪 发自广州

  2015年,习大大很忙。

  这一年,习近平踏出国门8次,出访天数达42天,足迹遍布亚、欧、美、非四大洲, 出访中有6次提及“一带一路”。

  在国内,习近平主席前后考察了云南、陕西、浙江、贵州、吉林5个省份,4次提到扶贫;其间还考察了8家企业,6次提及创新;接见了近100名外宾,其中39名外宾所在的国家涉及“一带一路”。

  从扶贫、创新、“一带一路”,这三个词汇大致可以串起习近平在2015年治国理政的工作重点与总体思路。

  国内:强调扶贫、创新、保护生态

  2015年,习近平分别在云南、陕西、浙江、贵州、吉林5个省份进行了考察调研。自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已在全国21个省份考察调研,费时80天左右。

  习近平今年考察的5个省份,从2014年全国31个省份的GDP总量排名来看,除去浙江省,其余4个省份都在后15名之列,属于国内经济发展较为落后的地区。与此呼应,习近平在云南、陕西、贵州、吉林考察期间,均重点强调了扶贫。

  2015年1月19日,习近平前往新年考察的第一站—云南鲁甸地震灾区,这里也是地处乌蒙山的连片特困地区。习近平在考察时强调,当地一定要做好扶贫、救灾的双重工作;2月14日,习近平考察陕西杨家岭福州希望小学,提出教育要注重帮助老区、贫困地区发展教育事业;6月16日,习近平考察贵州遵义县枫香镇花茂村,这里是统筹推进精准扶贫的范例村;7月16日,习近平考察了吉林省延边州的光东村,这里是少数民族聚居的村落。

  这四处考察地点囊括了中国的特困区、老区和少数民族地区。“相较于往年,今年习近平国内调研的最大特点,是更加侧重落后与贫困地区的考察。”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说,“习近平的心里装着贫困地区的人民,他想了解中国落后与贫困地区的真实发展状况。同时,这也属于推进‘四个全面战略’的实施,完成‘十三五’的布局——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贫困地区的考察自然会被列为重点。”

  考察期间,习近平听取了各省委与省政府的报告并发表讲话。在云南、贵州、浙江、吉林考察时,习近平均论述了经济发展的“新常态”,其中强调最多的是产业优化和生态保护。

  2015年的国内考察中,习近平参观了8家企业,其中有3家属于互联网公司,4家属于制造业,1家为医药企业。

  在考察这些公司时,习近平反复提到“创新”二字。在浙江杭州海康威视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研发中心,习近平说:“企业持续发展之基、市场制胜之道在于创新。”

  竹立家认为,习近平今年的国内考察尤其注重“互联网+”。“十八大以来,今年是习近平第一次考察浙江地区。考察这些互联网企业,也是和‘互联网+’经济相互呼应。”

  强调生态保护在习近平的国内考察中也有诸多体现。在考察云南洱海、浙江舟山、贵州遵义三地时,习近平都强调要注重生态保护。在云南洱海,和当地干部一起拍完合影后,习近平说:“立此存照,过几年再来,希望水更干净清澈。”

  接见与访问,双重覆盖“一带一路”

  在国内,2015年,习近平接见了近100名外国政要,出访近42天,外交足迹遍布亚、欧、美、非四个大洲。无论是接见外宾还是出国访问,所涉国家拥有一个共同点——大量覆盖在“一带一路”沿线。

  “一带一路”指“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2014年,我国经济增速下跌,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初现疲软,人民网署名国平的评论曾指出,“一带一路”是中国经济新常态下爬坡过坎、转危为机的一大助推器。

  从接见的外国政要比例来看,习近平会见的100名外宾中,33名来自亚洲,20名来自欧洲。亚欧地区会见人数第一,占比超过半成。这53名亚欧政要,有39名政要所在的国家都在“一带一路”战略的所在沿线,习近平在和这些政要会谈时,也都强调了“一带一路”的合作。其中有14位亚欧政要在受到接见后,和习近平一起见证了两国合作合约的签署。

  从出访地区来看,2015年上半年,习近平先后访问了巴基斯坦、印尼、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外交部长王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习近平的出访线路正是按“一带一路”走向延伸的,目的是积极推进与沿线国家发展战略的相互对接。

  竹立家分析说:“‘一带一路’战略落到实处,就是与周边国家的合作。与周边国家合作的有效与否,关系着‘一带一路’能否实施。因此,我国目前的外交重点放在了‘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

  以中亚地区为例,这里是“丝绸之路经济带”走出国门的第一站,矿产能源丰富。今年5月7日,习近平出访哈萨克斯坦,访问期间,习近平特别强调:“我们愿在平等互利基础上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同哈方‘光明之路’新经济政策对接,实现共同发展繁荣。”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会谈后,习近平决定将中哈关系推进到全面战略关系新阶段。双方领导人还共同见证了司法、产能、投资、人文、基础设施建设、矿产开发、金融、会展等领域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

  在和中亚元首的会晤中,习近平反复指出,要和这些国家地区携手共建“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并和中亚国家推动能源合作不断深入。因此和中亚国家签署的合作合约,多半都集中在产能、基础实施建设等领域。

  “中国现在产能过剩,通过更多的对外投资,可以帮助一些制造业走出去。同时,国外投资又可以和国内的制造业结合起来。经过国外资本的历练,还能提高国家装备制造业的竞争力。”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说,“通过‘一带一路’扼制中国经济下行趋势,扩大中国经济发展的空间。”

  与中亚国家相比,习近平与欧洲国家签署的合作合约更多地集中在了高科技领域。2015年,习近平在和荷兰法国波兰比利时奥地利这5国会晤后签署了合作条约。这些合作条约涉及航天、核燃料、智能制造等高科技领域。

  周天勇表示,“现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太多,但是‘互联网+’的制造业与硬件技术过少。和像德国这样的国家合作,有利于我国‘工业4.0’规划的实施。通过让我们的资金、产业和项目和欧洲发达国家合作,还能扩大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

责编:胡适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