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改:鸡蛋从内部打破是新生

2015-11-28 10:28:00 中国军网 分享
参与

  (一)

  北京冬雪初霁,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大幕拉开。很多人诗意地说,一抹嫩绿在寒冬里破土萌芽,告诉我们:“春天来了!”但是,更加形象、准确的表达是,“一只鸡蛋”被打破了,被从内部打破了。

  鸡蛋从外部打破,是碎裂,是毁灭;从内部打破,则是孵化,是新生。

  纵观世界,古往今来,文恬武嬉、抱残守缺,最终被别人从外部打破的国家和军队比比皆是,敢于从内部打破自己、涅槃重生者则不多。

  一朝守旧,百年梦碎!殷鉴不远,百多年前就有一个轰然倒下的满清王朝。

  1887年12月,也是一个隆冬。留着长辫子的邓世昌挺立舰首,驾驭着新式巡洋舰致远舰驶回中国。彼时,北洋水师是何等的意气风发?谁能想到,悲剧竟然来得如此之快而又如此之惨烈?不到十年,致远舰永远地沉入了大海。

  铭记伤痛,我们曾不止一次地追问:致远何以不能致远?

  从国家层面来看,面对1840年到1894年这半个多世纪难得的改革窗口期,满清王朝痛定却未能思痛,在事关国防安全和军队建设的重大问题上,始终抱持着像脑袋上拖着的辫子一样古老陈腐的思想观念和编制体制,全然没有刀口向己、刮骨断腕的勇气。这样的军队又如何能迎来一场胜利?

  两个甲子弹指一挥间,但是——

  我们不会忘记“落后就要挨打”这一颠扑不破的历史铁律,只有改革,才能搭上世界新军事变革的高速列车,确保我们这支军队在未来信息化战争中不掉队;

  我们不会忘记“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一发人深省的警世恒言,只有改革,才能焕然一新、提神醒脑,更加清醒地应对可能到来的危机和挑战;

  我们不会忘记“军队最大的敌人是自身的腐败”这一振聋发聩的谆谆箴言,只有改革,才能革故鼎新,去除腐肉、赘肉、烂肉,长出好肉、新肉、肌肉,让我们这支军队始终保持强健的机体。

  一支军队战无不胜,不仅在于战场上勇往直前压倒敌人,更在于和平时期自觉地正视自我、超越自我、改造自我!

  刮骨疗毒的痛我们受得,壮士断腕的疼我们忍得,浴火重生的改革阵痛我们又怎会怕它?

  改革,从来时不我待!哪怕拳头把过去的自己打倒,再站起来,必会是一个更强的强者。

  (二)

  从战争中学习战争,不仅仅是从失败中收获教训,更是从苦痛中分娩未来,而最难能可贵的,是在胜利后打破陈腐,在和平中看到忧患!

  1952年1月,北国寒冬。抗美援朝战场打打停停,敌我双方陷入僵持。硝烟犹未散尽,多少个呵气成霜、滴水成冰的夜晚,毛泽东来回踱步,殚精竭虑,最终批准了《军事整编计划》。当年10月底,全军共精简19个军部、73个师,近200万人,基本实现了将军队员额压缩到400万的目标。

  也正是在抗美援朝激战正酣的1951年1月,在攻打丰都时失去右眼、被德国医生赞为“军神”的刘伯承挑起了另一副重担——领导创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从那时起,我军一大批胜利归来的“泥腿子”战将坐进了现代军事课堂,第一次把飞机、大炮、舰船、诸军兵种协同这样的词汇刻入脑海。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1985年,南疆的战火还在燃烧,邓小平无比坚定地伸出了一个指头:裁军一百万。从战火中走来,公文包里揣着接收成都军区方案的原昆明军区司令员张秀,到京后获知的最终方案却是昆明军区被裁撤。

  这就是改革!

  不痛下决心,就不会有今天,更不会有明天;不痛定思痛,就不会有复兴,更不会有崛起;不居安思危,就不会有和平,更不会有幸福!

  人们常说,我们这支军队,总是从胜利走向胜利,续写着辉煌;但我们也应当看到,我们这支军队,总是从改革走向改革,永葆青春活力。

责编:陈奕